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章 分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落,侧身蹿上梁柱,整个人在空中打了个旋,一脚踩上顾昀的重剑。

    顾昀叫了声好,蓦地松开剑柄,长庚脚下骤然失去支撑,踉跄了一下,顾昀探手一抓,重新抓住剑柄,轻轻往下一压,正压在了还没站稳的少年肩膀上,玄铁剑光让他起了一脖子鸡皮疙瘩。

    顾昀笑起来,用重剑拍了拍长庚的肩膀,回手将重剑扔给身后的玄鹰:“不错,功夫没懈怠过。”

    长庚活动了一下隐隐发麻的手腕:“比义父还差得远。”

    顾昀大言不惭道:“嗯,那是还差得远。”

    长庚:“……”

    正常情况下不应该先自谦再语重心长地教导两句吗?他怎么还顺杆爬了!有这么不谦虚的义父吗?

    顾昀:“你要是到西北大营来,我可以亲自教你。”

    果然还是为了这个,长庚忍不住失笑。

    说起来也是奇怪,有的时候,一个人真想得到什么东西,汲汲渴求机关算尽也求不到,忽然觉得不想要了,那东西反而会纠缠着找上门来。

    长庚婉拒道:“我在侯府的时候,曾问过师父,义父小时候练剑习武也是在侯府,为什么能那么厉害,师父告诉我,功夫扎实,主要看自己肯下多大工夫,功夫厉害,主要是战场上生死一线的情况多了,谁教都一样。”

    顾昀笑容消失了。

    长庚:“义父,我三思过了,还是想出去见见天地。”

    顾昀皱眉道:“京城和边疆的天地不是天地吗?你还要见什么,大梁装不下你了?你还想游到西洋去吗?”

    又要吵,玄鹰在后面一声不敢吭——高大的天空杀手抱着自己的重剑,假装自己是一座忘了收的煤堆。

    长庚不吭声了,只是深深地看着顾昀,有那么一瞬间,很想把自己心里压抑的事呕吐一样地倒出来,后来忍回去了——他设想了一下顾昀可能有的反应,感觉自己可能承受不了。

    顾昀:“你不用说了,我不想知道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是哪来的,明天就让那和尚滚蛋,你老老实实回京城,既然不想去西北,那就待在家里,哪也不许去!”

    长庚很想冲顾昀大吼一声:“侯府不是我的家。”

    可这话已经到了嘴边,又被他一口咬成两半,咽下去了,他本能地怕说出来伤顾昀的心——尽管不知道顾昀有没有心可以伤。

    “义父,”长庚静静地说,“这次累你从西北赶来,我心里很难过,但你要是不讲道理,我也只能任性以对。我能跑一次,就能跑两次,你不可能永远看着我,侯府的家将关不住我的。”

    顾昀气懵了,侯府一直是他心之归处,无论多不想返京,一想到可以回家,总归还是有所期待的,他这时才知道,原来在长庚眼里,那里就像监狱一样。

    顾昀:“你尽管试试。”

    两人再一次不欢而散。

    玄鹰连忙追上去,顾昀还没走远,根本不避讳长庚听见没听见,冷冷地吩咐道:“你明天不用跟着我了,跟着四殿下上京城,不能让他离开京城一步!”

    玄鹰:“……是。”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就算了,连门口飞的黑鹰一块烧成了秃毛鸡,真是无妄之灾。

    第二天清早,顾昀顶着火气就走了。

    他没再见长庚,临走的时候,缺德的安定侯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姚大人家五岁小孩的院中,将人家放在秋千上的竹笛摸走了,那小孩醒来以后发现笛子凭空消失,伤心得嗷嗷哭了一整天。

    顾昀比来时还迅疾地赶了回去,落地后跟沈易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给我准备药。”

    沈易神色凝重:“你现在还能听见吗?”

    “能,”顾昀道,“快不能了,有话快说。”

    沈易从怀中摸出几张纸:“这是沙蝎子的口供,没给别人看过,我亲自审的,等大帅回来定夺。”

    顾昀一边走一边一目十行地翻看,突然,他脚步停住了,蓦地将手中的纸折了起来。

    一瞬间,他的表情有点可怕。

    沙蝎子进犯古丝路只是顺便,他的目标竟是楼兰,他手上有一张楼兰的藏宝图,所谓的“宝”,竟是千顷的紫流金矿。

    沈易压低声音问道:“大帅,兹事体大,上报朝廷吗?”

    顾昀脱口道:“不。”

    他心下飞快地转念:“图在哪?”

    沈易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耳语道:“沙蝎子纹在了自己肚皮上。”

    顾昀:“没说哪里来的?”

    “抢来的,”沈易说道,“这些沙匪横行无忌,中原人、西域人诸国、西洋人,碰见谁抢谁,自己都不知道是抢了谁的东西里面夹带的。”

    顾昀“唔”了一声,眯起视野开始有些模糊的眼,望向远处万家灯火的繁华楼兰,一个楼兰小伙子远远地看见了他,人来疯似的坐在城墙上弹起了独弦琴,看着顾昀不停地笑。

    顾昀无暇和这些吃饱了就知道喝酒玩的楼兰人逗,回手将那几张纸塞给沈易:“灭口。”

    沈易瞳孔微微一缩。

    “灭口,毁尸灭迹,”顾昀嘴唇几乎不动,话都含在了牙缝间,“连着那沙匪一帮,就说悍匪要越狱,我方将士迫不得已,只好将其斩杀——此事在你我之间,泄露出去唯你是问,立刻追查那张藏宝图的由来。”

    沈易:“是。”

    片刻后,他又问道:“大帅,我听人说,京城那边传来谣言,魏王被软禁了?”

    顾昀看了他一眼:“你也说是谣言了,圣旨未下,不要胡乱猜测,办你的事去。”

    沈易应了一声,顾昀脸色倦色未消,站在原地轻轻地按了按自己的眼角,希望自己对这来历不明的藏宝图反应过度了。

    东海蛟祸未平,西北又出变故,他总觉得这些事不是巧合。

    半个月后,两封江南奏表罗在了隆安皇帝李丰面前。

    李丰敲了敲桌子,旁边一个四十来岁、留长须的男子立刻上前,替他调亮了汽灯,此人正是皇上的亲舅,名叫王裹,当今第一宠臣。

    李丰打开上面的折子,正是姚镇当日与顾昀商量的说辞,隐去玄铁营和临渊阁,将江南大小官员马屁从上到下拍了个遍,最后歌功颂德一番,皇帝看完后没说什么,拿起第二封折子。

    第二封却是一封密奏,说辞与上一篇截然不同,上书:“海上剿匪之日,安定侯及玄鹰、玄甲数十人现身东海,拿下贼首,据贼首招供,叛军海蛟上令有一女子,行踪诡秘,疑似临渊阁之人,似是顾昀旧识。”

    李丰看完以后什么话也没说,顺手将两份奏折递给了王裹。

    王国舅飞快地看完,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李丰阴晴不定的神色,揣度着他的意思开口道:“这……皇上,安定侯牵扯其中,虽然有功无过,但这擅离职守,也……”

    李丰:“他有玄鹰可一日千里,纵横中原不过几天的事,虽擅离职守,但也不算特别有失分寸,只是朕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巧,安定侯在其中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王裹眼皮一跳,意识到了什么。

    李丰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案头:“还有临渊阁——临渊阁隐匿江湖多年,为什么突然现身?顾昀什么时候和这些人扯上联系的?”

    临渊阁,盛世不出,出必逢乱。

    王裹深吸一口气:“皇上是说那顾昀心怀不轨——”

    李丰斜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国舅想哪去了,十六皇叔从小和朕一起长大,弹压叛逆立下大功,你这么想,岂不是要寒了忠臣的心?”

    王裹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一时只敢附和,没敢接话。

    李丰:“只是我大梁万里河山,南北四方全仗他一人,岂非要累死朕的小皇叔吗?朕想着,也是该找人替他分分忧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