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章 心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破了皮。

    下一刻,长庚意识到自己的手指还在顾昀的耳侧,顿时仿佛被烫着一样缩回了手。

    他僵立片刻,气息不稳地轻唤道:“义父?”

    顾昀正装睡装得投入,没睁眼,也就没有看见长庚眼睛里没有褪去的血光。

    长庚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拎起自己的佩剑,快步跑出了船舱。

    船舱外海风猎猎,玄鹰徘徊在主舰附近护卫,下面正牌的江南水军正在姚镇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收拾战局。树倒猢狲散的东瀛人干脆跳到海里,准备乘小舟或是游走,四面海蛟已经在水里张了暗网,不多时就抓了一大堆自投罗网的。

    黄乔被亲自带到姚镇面前,姚镇面带玩味,正在不远处弯腰和他说什么。

    这些匆匆入了长庚的眼,统统没往心里走,他身上脸上灼烧一般的热意在海风中缓缓消散。

    海上独有的、如附骨之疽一般湿润的阴冷悄悄地钻进了他的骨缝,冷得刻骨铭心,长庚面朝大海,心里对自己说道:“你这个畜生。”

    他想,自己不能再待在侯府或是顾昀身边了。

    两天后,姚大人府上。

    院里的桃花开了,含着芳菲的水汽扑面而来,顾昀坐在窗口,磕着瓜子等姚镇写奏折——唯恐京城生变,加急奏折早已经送往京城。

    京城封锁了消息,不过各方都有自己的眼线,已经传出了只言片语,说皇上震怒,令御林军围捕魏王,魏王打算趁夜逃离京城,走到德胜门被追了回来,具体怎么处置,谁也不知道了。

    眼下江南尘埃落定,得再上一张折子,向皇上奏明前因后果。

    姚镇一脸睡眠不足地搁下笔:“侯爷,您看此事怎么算?”

    顾昀漫不经心地回道:“就说按察使大人察觉到海上有异,暗地派人明察暗访,在叛军未成形时一举挫败其阴谋。”

    姚镇:“不不,我一介书生,上蛟晕蛟,上鸢晕鸢,一路吐过去的,何德何能?自然是侯爷只身入敌阵,力挽狂澜。”

    顾昀笑道:“侯爷?安定侯远在西北,难道他会飞天遁地之术?我倒是听说姚大人临阵机智百出,令手下兵将着黑甲,震慑叛军,令其自乱,这样的手段实在让人佩服。”

    姚镇脱口道:“我不干,你别害我。”

    姚大人今年三十有六,正是一个男人最年富力强的岁数,留着两撇精神的小胡子,天生一张精明强干的脸,此人半生仕途几起几落,始终赖在鱼米之乡不走,毫无建树,身怀一天一宿长睡不起的绝技。

    人们大概都已经忘记了,元和十二年,顾昀的老师林陌森还在世,正是那一届会试的主考官,见姚镇文章,不由得拍案叫绝,上呈元和皇帝,御笔亲封了状元郎。

    顾昀意味深长地说道:“平东海之叛,将一场可能危及京畿重地的大战消弭于无形,这么大的功劳你不要么?将来出将入相指日可待啊姚大人。”

    姚镇苦笑道:“有多大能耐吃多大碗饭,下官无才无德,偏/安一隅舒坦养老就好,哪有乘风化云的本领?侯爷绕了下官吧。”

    顾昀:“我还想上报皇上,派你来西北做监军呢。”

    姚镇抱头作揖:“下官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幼子嗷嗷待哺,求英雄饶我一条狗命,看上我家什么好,您尽管拿去。”

    顾昀:“……”

    “要么侯爷您看这样,这个事出在我们这里,两江总督周大人肯定是绕不过去,我去跟他老人家商量商量,”姚镇赔笑道,见顾昀脸色似乎不太好,忙又补充了一句,“对了,还有小殿下,小殿下游历江南,偶然见到叛军征抓民间长臂师,路见不平,只身潜入,与我军里应外合,亲手抓到匪首,您看这样好不好?”

    这话一出口,顾昀便不吭声了。

    对长庚的出身,当今虽然不便明说,但肯定心怀芥蒂。现在这个事搞不好要牵涉魏王,皇上必然心寒,再看这一直不待见的幼弟旗帜鲜明地站在他那边,说不定愿意放下上一辈的恩怨。

    长庚眼看着快要到可以封王的年纪,如果能得皇上偏爱,将来的路或许会好走一点。

    顾昀权衡片刻,没好气地瞪了姚镇一眼——此人确实非常有才,否则也难在一面之缘后跟安定侯保持长期的友谊,但不求上进也是真的,全部的追求就是混吃等死,将聪明才智都放在了上下打点、溜须拍马上。

    姚镇笑嘻嘻地又问了一遍:“侯爷,您看这样行吗?”

    顾昀懒得理他,翻了个白眼,披衣而起。

    他准备悄悄离开江南,这件事中,临渊阁和玄铁营都参与了,但是都不便露面,怎么编圆了,全靠姚镇一支笔了。

    顾昀推门而出的时候,见长庚在院里削竹笛,葛胖小曹娘子还有姚大人的两个小女儿都围着他,长庚手巧又温和耐心,一人给削了一支小竹笛,像模像样的,两个小丫头都不到十岁,围着他又蹦又跳。

    顾昀看见长庚就觉得心情很好,他虽然从未说出来过,但一直希望长庚能长成一个敏锐但不过分机灵外露,仁义又不优柔寡断的人,既不要像他父亲一样懦弱,也不要像他母亲那么偏激。

    长庚的成长完全和他的设想不谋而合。

    连模样也是从父母中挑了优点继承。

    他走过去,从长庚手里将一根新成型的笛子抽出来,笑道:“有我的吗?”

    长庚脸上放松的笑容一顿,又将笛子拿了回去,递给一边眼巴巴等着的小女孩,口中道:“哄孩子玩的小东西,粗陋得很,义父不要取笑。”

    顾昀:“……”

    他默默地盯着小姑娘手里的笛子,心想:“我也想要。”

    还没有顾昀腿长的小孩将手往身后背了背,悍然无畏地仰头和顾大帅对视。

    长庚将手头的东西放下,示意葛胖小他们带两个小丫头玩,自己跟上顾昀,将心绪沉了沉,对顾昀说道:“义父是不是要回西域了?”

    顾昀:“嗯,你替我回京面圣,该怎么说,重泽会教你,不要担心。”

    长庚默默地点点头。

    “这回你立了功,皇上可能会有封赏,”顾昀道,“可能会让你提前上朝听政,你要是提的话,他说不定还会放你来西北找我。”

    今年再见,长庚俨然是个临危不乱的大人了,去年还满身稚气的样子荡然无存,顾昀坚决不带他去西北的心也松动了,眼下趁着西北还勉强算是太平,顾昀心想,也可以带长庚去长些见识,反正不用他跟着干什么,将来回朝还能算他的资本。

    顾昀离家时,长庚曾经那么一门心思地想要跟他去西北,顾昀本以为他终于得偿所愿,起码会喜出望外一次。

    不料长庚脚步一顿,沉默了片刻,却说道:“义父,我不想去西域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