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猛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顾昀慢吞吞地从怀中摸出了一片琉璃镜,架在鼻梁上,溜达到长庚旁边,推开窗户眯细了眼往停鸢台上张望。

    那琉璃镜镶着白金的细链,横斜入耳,遮住了他一只桃花眼,鼻梁却越发挺直,整个人的气质陡然间显得冷冽了起来,幽幽地冒着一股衣冠禽兽的气息。

    长庚呆呆地看了他一会,问道:“义父,你戴了什么?”

    顾昀偏头逗他道:“洋人的小物件,好看吧?他们那边就流行戴这个,等出去走一圈,给你骗个洋后娘回去好不好?”

    长庚:“……”

    有个玄鹰部的小将士有意缓和方才的凝重气氛,抖机灵道:“大帅,您也不是亲爹啊!”

    顾昀没心没肺地跟着笑。

    那小将士摇头晃脑地说道:“这几年世道变了,人心都不古了,以前的女人看重的是咱们的德行能耐和性情,咱们都不发愁,现在倒好,她们只关心男人俊不俊俏,大帅,咱们弟兄们光棍可不是因为长得丑,是生不逢时啊。”

    玄铁营的土特产就是光棍,一听这话,全都跟着起哄起来。

    顾昀大笑道:“滚,别把我也扯进去,哪个长得丑?本侯乃是堂堂玄铁三部一枝花,美名都远渡重洋去了。”

    一群军中糙汉震慑于自家大帅的厚颜无耻,只好哄堂大笑以对,沈易凉凉地说道:“大帅,您貌美如花,怎么也讨不到媳妇呢?”

    一句话戳到了顾昀的伤心事,顾大帅只好捂着胸口道:“我待价而沽呢,好东西都压轴,你懂什么?”

    说起这事,也实在怪不得顾昀。

    当年先帝对他十分矛盾,又疼他,又防备他,小时候还好,稍稍长大些,安定侯的婚姻大事就成了先帝喉咙里卡的鱼刺。

    选个身份卑微的,怕人说他亏待了忠良之后,先帝给谁也交代不过去,但要是选个位高权重家里的,先帝心里又要打鼓。

    两厢为难,想必当年先帝心里一定恨不得顾昀是个小太监。

    安定侯的亲事一直拖了很久,最后先帝给定了郭大学士之女。

    郭家世代书香门第,家世清贵,郭姑娘据说貌美如兰,才名满帝都,与当年的太子妃、现在的皇后并称京城双姝,既不牵扯什么,也不算辱没顾昀。

    可也真奇怪了,这朵名花自从订婚开始,就跟被霜打了一样,一天不如一天——没等顾昀打完仗回京,郭小姐已经先香销玉殒了。

    说起来,死过老婆的人多了去,没什么稀奇的,何况只是个没过门的未婚妻子。可这事摊到安定侯头上,就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他那鳏寡孤独的外祖、早逝的爹娘。

    于是就这么着,安定侯克妻的名声不胫而走。

    能嫁给安定侯固然里子面子全有,还不用伺候公婆,可天大的福分也要有命享才行。

    后来顾昀辗转西域北疆,四五年没回京城,也就再没什么机会张罗,现如今先帝蹬腿去了,当今皇上虽然比顾昀年长几岁,却是从小叫着他皇叔长大的,差了一辈,纵然君臣有别,管起他的婚姻大事来也多少不太方便。

    顾昀本人也没精力上心,一拖二拖,就拖到了现在。

    沈易不肯饶过他:“待价而沽?大帅你想把自己卖给谁?”

    顾昀一抬头,透过琉璃镜,正看见长庚紧紧地盯着自己,脸上还不由自主地带出些许紧绷来,便以为那少年是担心自己娶了亲不疼他。

    顾昀安抚性地抬手拍了拍长庚的后脑勺:“我喜欢聪明温柔性情好的,放心,以后肯定不弄个河东狮回来搅合你。”

    这话仿佛在长庚胸口豁开了一个洞,那仿佛已经被他降服的妄念得了机会又出来作祟,翻起无处排解的黯然*来。

    他只好逼着自己挤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

    好像每天晚上逼着自己合眼睡觉一样用力。

    这时,停鸢台上突然一阵鼓噪,只见几个西洋人将台上的跳来跳去的猴儿鹦哥都带了下去,扛着一个绒布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