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隐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p;   嘴上训斥了一句,心里倒也没太计较,顾昀顿了顿,说道:“肯定有,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尤其那些番邦之地,长着好多中原没有的草药,再加上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好多这个神那个神的,有好多我们不了解的诡秘伎俩。”

    长庚心里沉了沉,狠狠地握住胸前挂着的废刀。

    顾昀有些奇怪地反问道:“怎么想起说这个?”

    长庚指尖冰冷,心里天人交战转眼水落石出,他闷声闷气地说道:“没有,梦见有一天我变成个疯子,杀了好多人。”

    说完,不等顾昀做出评价,长庚又抢道:“梦都是反的,我知道。”

    他最终下定决定,要将乌尔骨紧紧瞒住,以一腔少年意气,长庚不肯承认自己有输的可能,他要和乌尔骨对抗到底,清明到死。

    然而纵使他胸中鼓动着这么大的勇气,却依然不敢打听顾昀若是知道此事会作何想。

    长庚想,即便自己头生赖,脚生疮,小义父也不一定会嫌他,可是倘若他知道自己最终会变成一个歇斯底里的疯子呢?

    他本能地避而不谈、不愿深究,只是问道:“你也被噩梦魇住过吗?”

    顾昀脱口吹牛道:“怎么可能?”

    不过刚一说完,顾昀就想起沈易让他“对长庚实在点”,又感觉自己吹得太满了,忙干咳一声,往回找补道:“也不……那什么,有时候睡的姿势不对,也会做些乱梦。”

    长庚:“那都会梦见什么?”

    顾昀不爱谈自己的感受,因为感觉说出来怪尴尬的,像当着人面扒光衣服满街跑,便搪塞道:“乱七八糟的,睁眼就不记得了——你快睡吧,再不睡要天亮了。”

    长庚没了声音。

    可是过了一会,顾昀偏头看了他一眼,却见长庚睁着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终于忍不住头疼了起来。

    “好吧,”顾昀叹了口气,绞尽脑汁地回想了一下,用哄孩子睡觉的语气说道,“我小时候,有一次梦见自己被关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周围一点动静也没有,但是我就是知道那地方有好多吃人的野兽,于是就一直跑——那天可能是腿没伸开,都说腿没伸开的人在梦里跑不快,我跑到最后,感觉腿脚是棉花做的,越急越跑不动。”

    长庚追问道:“然后呢?”

    然后当然给吓醒了呗,还能怎样?

    可是顾昀嘴上万万不肯承认自己被吓醒过,便绘声绘色地鬼扯道:“然后我跑得不耐烦了,不知从哪抽出了一把金丝镶背的大砍刀来,一刀捅死了追我的野兽,就心满意足地醒了。”

    长庚:“……”

    他竟然真想从姓顾的嘴里听到几句正经话,想得真是太多了。

    谁知顾昀又一本正经地问道:“你知道做噩梦的时候应该怎么办吗?”

    长庚迟疑了一下,再一次轻信了他,认认真真地摇摇头,等着聆听他的高论。

    顾昀煞有介事道:“你之所以会做噩梦,是因为屋里有夜游小鬼捉弄你,小鬼都怕秽物,你以后记着在门口放个夜壶,一准能把它们都轰跑。”

    长庚:“……”

    长庚特别容易把别人的鬼话当真,顾昀很快发现了逗他玩的乐趣,大半夜里笑精神了。

    长庚曾天真地认为小义父是来看望他的,现在才知道,这货原来纯粹是来消遣他的!

    他愤怒地翻了个身,用后背对着顾昀,背影里大大地写着“快滚”二字。

    顾昀没滚,他一直看着长庚呼吸渐渐平稳,才轻轻地替他拉好被子,起身离开。

    临走,顾昀本想顺手把自己方才摘下来的肩甲拎走,刚一伸出手,又想起以前好像听谁说过,小孩半夜容易惊醒是阳气太弱,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用铁器压在床头就会好一点。

    这些民间市井的无稽之谈,顾昀以前是从不相信的,此时他突然觉得它们或许也有些道理,不然怎么流传了那么多年呢?

    于是他将那副铁肩甲留下了,穿着一身单衣离开了长庚的卧房。

    顾大帅可能果然是个辟邪的鬼见愁,长庚的第二觉居然真就没有了那些纠缠不休的魑魅魍魉,一觉睡到了天蒙蒙亮。

    可惜,长庚醒来以后,脸色比一宿没睡还难看。

    他面色铁青地在床上坐了片刻,掀开锦被看了一眼,便忍不住带着哭腔长叹一声,将自己团成了一团,低头抱住了头。

    第二次了。

    长庚再也没法自欺欺人下去,因为这回他的梦实在真实又直白……他真实又直白地在梦里亵渎过他的小义父。

    他把脸埋在被子里,含糊地大吼一声,被自己恶心得无地自容,恨不能一头磕死在床头。

    这一次,连祥云状的废刀片也不能让他冷静下来了。

    就在这少年心乱如麻时,他的门突然响了。

    长庚痛苦而沉郁的三魂被吓飞了七魄,第一反应是先慌乱地将床单卷成一团,狠狠地咬咬牙,逼迫着自己稳下心神,腿脚发虚地开了门。

    不料一开门,他又受到了第二波惊吓。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