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3章 曙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大梁与西洋两军前线对峙良久,双方谁也不肯退让,交手大小战役无数场,总体算下来基本是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

    正月十六这天,一批大梁海蛟战舰趁凌晨出发,神不知鬼不觉地离港,在物资已经开始绷紧的情况下,再一次分走了一部分人马,悄无声息地沿江而去。

    当时晨曦尚未升起,沈易在一片漆黑里对顾昀说道:“你这样未免太冒险了。”

    顾昀没理会,只是风马牛不相及地说道:“早晨让人给我煮碗面吃,要打个鸡蛋。”

    沈易忙晕了头,听得莫名其妙,半天才想起这是什么日子,嘀咕道:“你还挺有闲心。”

    他低声跟旁边的亲兵吩咐了几句,随后又接茬不依不饶地唠叨道:“先前不是说起码等铁轨线修好吗,倘若紫流金专线真的开通,到时候咱们的胜算会大很多,你现在动手,万一两边配合稍微出一点问题,那就……这也太冒险了!”

    “险中求富贵,”顾昀面不改色道,“我一个风华正茂的男子,干嘛要和对面那老头子一样谨小慎微?”

    沈易听他又不说人话,怒道:“顾子熹!”

    顾昀叹了口气,往北的方向看了一眼,他这时的视力已经无力再洞穿千山万水了。

    “季平,”顾昀低声道,“倘若京城一番平顺,我们早已经不战而屈人之兵了,你说是这场战役的冒险大,还是继续让他们拖下去,拖到朝中生变冒险大?”

    沈易愣了愣,哑口无言,他是负责一方的将军,只需排兵布阵,不必思考四境布局,也不必忧虑大梁前后五十年是否还有兵祸。

    “这次我们无论如何要在主和派开口之前先下一城,一旦给了他们开口说话的机会,不知道会让他们拖到什么时候,一鼓作气,再衰三竭,哪怕休养生息,也不能超过三五年,否则北都的天潢贵胄们会逐渐好了伤疤忘了疼,再等我们这一代人死光,后人会认为南半江山生来就是所谓双方共治的,”顾昀瞥了沈易一眼,说道,“冒一次险是值得的,到时候我会把玄铁虎符留给你,万一……你就迅速收拢剩余兵力,以待来时,不必慌张,立刻抽调玄铁营临时支援,西洋人最多是水上的能耐,到了陆地上没什么可怕的,咱们还有回旋余地。”

    沈易眉头快要拧出皱纹来了。

    正这时,炊事兵将煮好的面送来了,下面条的人给大帅的小灶做得十分精心,长寿面一根是一根,粗细均匀,蛋也熟嫩刚好,汤是汤肉是肉的,还有浸满了肉汤的细笋丝沉浮其中。

    顾昀接过来吃了两筷子,忽然问道:“怎么没有青菜叶子?”

    沈易奇道:“你不是不吃吗?”

    “我什么时候说不吃的……”顾昀嘀咕了一句,随意扒拉了几口,还是觉得这碗面里差了点什么,他原地思索了一会,恍然大悟。

    原来所谓生日与节日,其实都不过是因人而起,有那么个人愿意在这么一天给他办一个小小的“仪式”,是变着法子表达“我把你放在心上”。

    其中的滋味其实都藏在那句压在面汤下面的话里,而不是这几口不咸不淡的吃食。

    五天后,顾昀正式接到了外事团名单,只扫了一眼,他就塞给沈易,轻描淡写地吩咐道:“看见了吧,只能准备动手了。”

    沈易别无他法,只能从命。

    “以防万一,季平,我要交代你几句话——真要是有点什么事,你替我坐镇中军,在地上你和洋人有一战之力,但记着不许下水,你水战经验太少,不是那老东西的对手。”顾昀说着,又从帅帐中取出四封写好的信,“倘若大体不出错,给京城发第一封战报,倘若天命不眷顾,咱们真出了意外,那就发第二封,让军机处全力配合补救,别忘了附一封请罪的折子,玄铁虎符盖章,责任我一人担就是……后面两封是私信,第三封先寄给长庚,稳一稳他,等事端平静了,要是有机会,你再把第四封给他。”

    沈易怒道:“你跟我交代后事吗?”

    “本帅犯得上因为几只西洋猴子交代后事?”顾昀满不在乎地一挑眉道,“我这叫思虑周全,也省得到时候我再写一遍了,军令如山,别在这跟我废话,滚去干活!”

    第二天夜里,大梁水军毫无预兆地突然发难,大张旗鼓地进犯西洋军阵地,双方都快打熟了,一照面立刻分外眼红。西洋军虽然始料未及,仍然迅速组织反攻,一上手便感觉到这一回的大量水军格外凶猛。

    雅先生在睡袍外面直接批上外衣,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是什么让顾昀突然想打破已经胶着的前线态势,依照他们眼下得到的消息,大梁国内不应该有这么一个契机。

    顾昀这回连例行试探的过程都省了,好像根本不关心敌军储配情况,直接上重炮,“海乌贼”雨点似的往外打,西洋主舰猝不及防间挨了好几下,刚修好的侧桨又沉了下去,几乎瘫痪起来。

    西洋主舰上一时间一片混乱。

    “不要慌,别慌!”雅先生一把扯过一只铜吼,“都原地待命!短蛟立刻集结,拦住他们……陛下!”

    教皇缓缓踱步而出,来到甲板上顺着千里眼往外望去。

    “镇定一点。”他低声吩咐。

    这年迈的首领好像有种能安抚人心的神力,轻轻的一句话,周遭乱七八糟的船员与卫兵顿时都安静了下来,等着他发号施令。

    “对方的前锋舰船规模大约只是平时的一半多一点,冲锋这样厉害,不是顾昀的风格,”教皇低声道,“为什么?”

    雅先生勉强压下心绪:“梁人太疯狂了,我看他们不像冲锋,倒像是最后的鱼死网破。”

    教皇一边让传令兵调整护卫舰队的队形,一边摇了摇头:“这不合逻辑。”

    雅先生皱眉思量良久,忽然道:“对了!我记得陛下前些日子收到了一封来自敌营的外事团即将抵达前线的消息,会不会和那个有关?”

    教皇:“你的意思是说,梁人国内内政出现了裂痕,有人想要妥协结束这场战争?”

    “有证据支撑,”雅先生飞快地说道,“您想,我们曾经估算过大梁火车建成通车时间,陛下当时还说过,他们整条线路建成后,我们会很被动,我们不是还设计过几条破坏该线路的方案吗?可是按照我们的推算,这条铁路线去年年底之前无论如何也应该建成了,甚至可能已经开始了试运,可是他们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说明确实是内部出了问题!”

    教皇双手抱在胸前,一根手指微微磨蹭着自己的下巴,此时,顾昀的前锋已经如一把尖刀刺穿了西洋战舰防线,杀气腾腾地破浪而来。

    西洋护卫队将主舰包围成一个坚实的球,储存的鹰甲从主舰上横飞出去,雨点似的攻击居高临下而至。

    “如果是我,”雅先生自顾自地说道,“我会将主舰后退,迅速制作一个包围圈,将这支前锋引入其中,包抄歼灭,他们这么猛烈的炮火绝对支撑不了太久,一旦与身后断绝联系,就死在这里面了!”

    教皇静静地反问道:“你认为顾昀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雅先生:“……”

    “在上战场之前,你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了解你的对手——传令,收缩两翼,防御为主,往东南方向转移,立刻召援兵。”教皇一边有条不紊地发号施令,一边对雅先生说道,“如果你真的认真研究过顾在东海平定叛乱、在西南抓捕山匪的那几个经典案例,认真反省过我们跟他在北方交的几次手,就应该对顾昀有一个粗略的了解,当他手上的资源真处于劣势的时候,他不但不会让你看出来,还会天衣无缝地将整肃的玄铁营拉到你面前,让你一看就吓破胆子……他们梁人管这个叫‘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雅先生不以为然,但面上不敢反对,只好顺着教皇的话音说:“是,陛下。”

    “你看着,这只是个诱饵。”教皇笑道,“我们有点耐心,拖着他的鱼钩跑远一点,很快就能真正看见他手里的筹码。”

    就在这时,传令兵跑来报:“陛下,第一第二第三军舰队不在港,在出‘远海任务’,您看……”

    “远海任务”是专门去护送接应圣地物资船的。

    教皇头也不回道:“他们应该还没走远,立刻调回来,‘远海’沿线很安全,护送那点物资不需要三支舰队,对付亲爱的宿敌必须要有敬意和诚意。”

    “是!”

    “回航!收拢两翼!”

    “护卫舰队调整东南方向,注意速度——”

    “鹰!暂时撤回来。主舰所有防御钢板落下,排水启动——”

    整个西洋舰队飞快地聚集成了一个紧密的庞然大物,刚出港的物资护卫舰队飞快地回航,虎视眈眈地盯着面前悍不畏死一般横冲直撞的大梁海军,结成了厚实的防卫。

    每次都是顾昀遛西洋人,这回情况突然变了,变成了西洋人用厚重的防卫遛着大梁前锋四处寻找下嘴的地方。

    两刻之后,大梁这支疯狗一样的前锋军终于慢下来了,显然是已经筋疲力竭。

    教皇:“雅克,你看。”

    他话音没落,便见大批的接应与补给舰队从三路而下,大梁的底牌终于藏不住了,在夜色中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雅先生大吃一惊——如果方才真按着自己所说,立刻包围吃掉梁人前锋,那缺了三支舰队的己方两侧立刻会被敌人拉长削弱,轻易就会被埋伏的梁人洞穿撕裂!

    “我说过,”教皇略带责备地看了他一眼,“只有了解你的敌人,你才会知道自己真正的机会在哪里——所有舰队准备反击!趁他们没有‘站稳’,给他们当头一棒!”

    他话音刚落,西洋人的炮火便海啸似的平推了出去,大梁三路主力部队才一照面就损失惨重,他们甚至没来得及还击一炮,最前端的海蛟战舰就已经被纷纷击沉。

    一眼看过去,这一次有效供给几乎消灭了大梁水军主力部队近四分之一的有生力量。

    西洋水军舰队沸腾了,从顾昀坐镇两江的那天开始,他们就没在他手上讨到过这么大的便宜!

    然而顾昀本人却并没有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