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夜市(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十三章夜市(上)

    弈城属冀州中心,已过淮河以北,险险堪称北地。

    渐入冬,天色亮得渐晚,刚一蒙蒙亮,驿站外梆子声音渐消,长亭一下就醒了,一扭头陆长宁正抱着她胳膊睡得香——昨儿陆长宁要赖在她厢房里头给真宁大长公主写信,写着写着小姑娘就委屈起来,哭哭哒哒地扯着长亭膀子死都不走,非要挨着长姐睡,郑妪过来请了三两次,长宁犯起倔劲儿来像极了陆家人,直将郑妪撵回符氏那处去,符氏也过来一趟,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人不舒服...

    她教训陆长宁是不留情面,可长宁到底是她妹妹,又一心与她亲近,流的都是陆家的血,还能趁着独处击杀了她不成!?

    处处小心眼,又狗眼看人低!

    长亭想起符氏就不舒坦,抿抿嘴,蹑手蹑脚地将胳膊从长宁怀里抽出来,小姑娘嘤一声,砸吧砸吧嘴,带着哭腔语气软软地,“大母...”

    大母就是真宁大长公主。

    陆长宁是真宁大长公主带大的,长亭尚且记得陆长宁幼时发热出疹,真宁大长公主彻夜不眠,为她换冰袋喂药,长宁日渐好起来,真宁大长公主便搂着小姑娘心肝宝贝地叫唤,边叫唤边喜极而泣。

    她自然心中颇有不平,她没有母亲,陆长宁还有母亲,就算符氏蠢了点,再蠢也是有的,凭什么都是一样的孙女,真宁大长公主却待她一向极淡,对哥哥陆长英也敬而远之。她也想有人搂着她哭,心肝宝贝地胡叫,再看看自家父亲日日风轻云淡着清俊的一张脸,长亭闷了闷,小小年纪就觉出了单单靠爹,这个愿望大抵是永远实现不了了。

    于是很是低迷了一阵子。

    陆绰便教导她,“人与人的缘分是上天注定的,有多少缘分也是天注定的。阿娇当了大长公主的孙儿,只这一件事约就耗尽了你们所有的缘分了,其他的就再难强求了。”同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将佛偈的缘分,陆绰眨了眨眼,力正真实。

    饶是如此,陆绰胞弟陆纷的妻室陈氏却突然之间,日日往长亭这处跑了,叔母与侄女变得亲近起来。

    过后长亭才想明白,真宁大长公主皇室出身,婆媳两个女人天然有隔阂,陆家这对婆媳隔阂更大——一个正派皇家女,一个正派士家女,相看生厌,人心都是偏的,大长公主怎么可能像心疼陆长宁似的,心疼她?

    母亲拜托不动,陆绰只好将把主意打到胞弟身上,于是才有了叔母亲近内侄女的戏码。

    陆绰当爹又当娘,当了十几年,自己当不动的时候,就求别人来,只求长女不委屈。

    长宁有大母,她有父亲与哥哥,她赢了。

    “大母...”也不晓得小姑娘梦见什么,瘪瘪嘴又软绵绵地轻声唤。

    长亭心里一下子也软了,替小姑娘掖了被子,悄无声息地掀被起床。

    陈妪要凑近伺候,长亭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披上大氅走出内厢,见只有百乐侍候,便问道,“百雀呢?”

    “罚她的经书还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