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春情只到梨花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你竟然还有脸回来?王府的规矩,你全然不放在眼里。”一身紫红色的长袍,腰间翡翠玉环加身,衣服以银线勾边,在阳光下流转出灼灼的光芒。夫人莫玉锦望着夏颜夕手背上的伤痕,眼眸中闪过一抹阴狠之色,她轻轻晃动着手中的檀木折扇,头上的金步摇在颤动间,碎了一地的光华。

    蓝灵扑捉到莫玉锦眼眸中的阴狠,唇角浮动起揶揄的笑意,“不知夫人说得是什么规矩?我为何没回来,莫非夫人不知?”

    即便是重生,蓝灵依旧保持着杀手的敏锐,自然洞悉了莫玉锦眼眸中凝聚的杀气。照现在看来,即便她是王爷的女儿,在家中的地位,必定尴尬无比。

    中年妇人颤颤巍巍的走到大院中,一身碧色的麻衣上飘转在风中,仿若撩起了一池的碧叶。她眉宇间勾动着愁容,皮肤透出一股病态的惨白,未施脂粉,素面中却浮动着几分媚意。怏怏病态中芳华正弦,虽然已到中年,然而却仍看出当初的姿色,“夕儿。”

    莫玉锦的神色中露出淡淡的慌张,然而一瞬间又隐于无形。一时间恼羞成怒,走到蓝灵的身旁,拍一个巴掌打了过去,“当真是贱妾所生,都认不清自己的身份。”

    由于连日马车操劳,外加上伤口还未愈合,这具身子未能承受住莫玉锦手上的力道,她的重心不稳,打了一个踉跄。蓝灵一抬眸便对上了老妇人的眼眸,老妇人的眼眸中凝聚着浓重的怜惜,跌跌撞撞的向蓝灵跑来,“夕儿,我的好夕儿。”

    蓝灵看到中年妇人眼眸中的忧愁,心底泛起心疼。刚才由于被打的力道过大,身子一时间不稳,扯伤了身体上多重伤口。红色的血液,从伤口中淌出,侵透了她的衣衫,在碧色的衣衫上染出棕色的花,妖冶中带着蛊惑的美感。

    “把贱妾二字收回去。”蓝灵直起身子,忍着周身的疼痛,一步步走向莫玉锦的身旁。风撩起她的发丝,她的眼眸中透出凌厉的杀气。

    莫玉锦自然看出了眼前这个女孩儿,并非之前柔柔弱弱的夏颜夕,最然被这股杀气所震慑,然而却仍故作从容,“莫非你还想造反怎的?”

    “啪。”蓝灵伸出掌心狠狠的甩在莫玉锦的脸颊上,伤口中溢出的血液,顺着白皙修长的手指,低落在地上。她站在阳光下,身上让若笼罩着一层橙色的光环,然而这层光芒却勾勒出了她周身的戾气。

    “夕儿?”中年妇人眼眸中充斥着惊异,夏颜夕自小就知书达理,性情柔弱,而此刻的夏颜夕却仿若是脱胎换骨了一般。

    “放肆,夏颜夕?”北凌毅刚回到家中,便看到了夏颜夕打莫玉锦的一幕。这几日他忙碌于朝廷中的大事,听闻夏颜夕失踪了,他派出了大量人马寻找。今日听闻夏颜夕回来了,他心情大好。虽然对于这个女儿谈不上喜爱,到底也是自家骨肉。

    莫玉锦一看北凌毅前来,眼眸中滚动出泪光,碎步走到北凌毅的身旁,娇弱无骨的依附在他的肩头,“老爷,您瞧瞧她们娘俩,我出来迎接夕儿,倒白白的受了她的侮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