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风卷残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二人只觉得一股猛烈掌风袭来,二人躲闪不及,被人击落在演武场中,霎时间,数十人将二人团团围住。一人高声骂道:“莫问柳,又是你,你这个废物,你看得懂吗?你爹是个废物,你也是个废物,乖乖挑你的水去吧,再让我看到你,我见一次打一次。”围观之人爆发出一阵嘲笑之声。

    莫问柳趴在地上,连连磕头道:“我我错了,请诸位师兄放过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杨潇看着说话之人,只见这人身形消瘦,一双三角小眼,薄薄的嘴唇上两撇八字胡,嘴角上还有一颗黑痣。

    那人看到杨潇盯着他,喝问道:“还有你,你是哪冒出来的,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这时身旁一人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就见他冷笑数声道:“原来是杨凌生的野种,小杂种,真人只答应传你心法,可没答应传你武功。你若是再敢来偷看,我便挖了你的双眼。”

    杨潇见他辱及父母,怒目而视,双拳紧握,仿佛要攥出血来。

    那人见杨潇瞪着自己,便骂道:“小杂种,敢瞪我,不服是不是,今天我就替你老子管教管教你。”

    说完一巴掌抡在杨潇的脸上,杨潇大喝一声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咬了一口。那人哎呦叫了一声骂道:“小杂种竟敢咬人。”又挥出一掌将杨潇击倒在地。几个人上来一通拳打脚踢,将二人打的鼻青脸肿。杨潇突然感觉自己体内一阵彻骨奇寒,寒毒偏偏在此时又发作起来。杨潇在地上不住的颤抖,牙关紧咬。那人见状,骂道:“小杂种装死啊。”又上前踢了两脚。

    莫问柳大声叫道:“你们别打了,天兆师兄,这次是我不对,不关他的事,你要打打我吧。”

    黄天兆看杨潇倒地不起,怕真出了事,便厉声喝道:“快滚吧,再让我看到你们,老子见一次打一次。”

    莫问柳连忙搀起杨潇,踉踉跄跄的退出演武场。

    莫问柳又背又抱将杨潇带回松风观,同住二人见他们鼻青脸肿,忙问何事。莫问柳将经过一说,他们却埋怨二人惹事生非,害的他们要自己挑水。

    杨潇在床上躺了三天,第三天,传功长老前来传功,看见杨潇脸上有伤,也不问原因,冷笑一声将手中玉册一扔对着莫问柳说道:“太上流云道心法在此,你教他就行了。”

    莫问柳忙将传功长老送出门外,杨潇看着床上的玉册,心中百感交集,着实懊悔,早知如此,宁愿死,也不上流云宗。杨潇暗暗发誓,一定要让那些侮辱自己的人付出代价。

    从这日开始,杨潇便刻苦修炼太上流云道。太上流云道共分九重,前三重练气,中间三重以气御劲,后三重以气御神,所谓气发劲至,无坚不摧,气发神至,万法皆破。

    杨潇每日苦修,内功却进展缓慢。一晃一年过去了,这一日,杨潇和莫问柳正在山中砍柴,杨潇望见远处山峦纡回起伏,云海飞卷奔腾。不禁心驰神往,一指前方那座高山问道:“那座山叫什么。”

    莫问柳看了看说道:“那是青云峰,是清水宗的山门。”

    杨潇一听心中一动,问道:“听说,清水宗的功法和天师教的功法颇为不同,不知为何?”

    莫问柳靠着一颗大树坐下,擦了擦汗说道:“清水祖师自创清水道,有别于其他六脉,所以,只有他一人拥有祖师的称号。”

    杨潇望了一眼青云峰道:“哦,听说清水祖师的一身玄功出神入化,不在掌教真人之下。也不知是真是假。”

    莫问柳摇了摇头道:“多半是假的,你看那清水宗冷冷清清,咱们流云宗都有数百人之多,玄天宗更有上千人,他们清水宗怎么抵得过,再说我哥哥便在清水宗,他的武功我看也不见的有多高明。”

    杨潇奇道:“你哥哥在清水宗,怎么你却在流云宗呢?”

    莫问柳望着青云峰叹了口气道:“我爹也是流云宗的弟子,他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我娘带着我们兄弟二人来流云宗,希望玄都真人能够收留,谁知刚到山下我娘突染重病而亡,刚巧清水祖师路过,他见我兄弟二人可怜,便出钱葬了我娘,将我兄弟二人带上清水宗,一年之后,祖师看我资质不佳,便派人送我到流云宗,玄都真人不好推辞,只好打发我到松风观来打打杂。”

    杨潇拍了怕他的肩膀说道:“天生我才必有用,资质差又怎么样,只要下的功夫深,铁杵也能磨成针。你不必气馁,有朝一日,你必有扬眉吐气的一天。”

    莫问柳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