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十六 国丧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二天,孟帅大摇大摆的走出巷子。

    这回出去的时候,他还特意留心了一下,要看看巷子口有没有暗哨,但直到他走过一条街,也没发现暗哨在哪里。

    他江湖经验还太浅薄。

    其实从角度来看,能够盯着巷子口的就那么几个地方,是那个乞丐呢,还是那个卖油果的呢,还是那个卖茶蛋的呢?

    孟帅匆匆扫了一眼,看谁都不像。但如果让他停下来多看几眼,估计看谁都像。

    所以他就不为这件事烦恼了。

    据说现在是国丧,但并不见街上肃穆。往来的行人,也没有看谁一身缟素的。人们该吃吃,该喝喝,肉铺子也挂着新鲜屠宰的猪羊,没见那“禁屠宰”的禁令生效。

    孟帅觉得自己略蠢。

    出门的时候,他想到了国丧这件事,特意换了一身素色衣服,腰间系了条白带子。百里晓在里面看见了,多看了他一眼,倒也没阻止。

    可能百里晓也觉得,街上说不定也有人这么干呢?大齐朝廷建国四百年,总得有点遗老遗少,甘愿服国丧吧?

    大家一起这么干,就显不出孟帅另类了。

    还真没有。

    也不知道姜都督怎么教化的——凉州归到姜家治下,还不到十年,所有人都忘了远在中原的朝廷了。

    孟帅只好躲进了一个胡同口,把白带子解下来,穿着一身素袍子继续往郭家药铺走去。

    走着走着,孟帅眼睛一偏,突然见到一人,不由怔住。

    但见那人真正一身缟素,浑身戴孝,面上严肃如挂了一层冰霜。除此之外,他倒是比街上的人都仪表堂堂,尤其是斜飞入鬓的剑眉,带着三分英气,三分煞气。

    孟帅多看了他几眼,那人立刻有所感应,回过头来,目光中神光湛湛。

    是个高手。

    孟帅自己下了个判断。

    那人目光在孟帅身上素服略一扫,又看见他手中拿着的那根白带子,目光一动,开口道:“娃娃,你家大人呢?”

    孟帅道:“什么大人?我不就是吗?”

    那人眉心略皱,道:“我是问你爹妈。”

    孟帅心道:干你屁事。道:“我爹妈都没了。”

    那人哦了一声,道:“那你这身衣服是谁替你选的?”

    孟帅略感尴尬,道:“我听说今天国丧,都要缟素,就穿出来了,没想到他们都不穿。”心中暗道:我说些干嘛,又不是什么光彩事。

    那人继续问道:“你家邻居呢,他们穿素么?”

    孟帅摊手道:“没看见,但估计他们不穿。”郭宝莲会为皇帝穿孝?想想也不可能,她可是无家无国的女人。

    那人唔了一声,道:“那就罢了。”说着转身走了。

    孟帅被白问了这一场,心中莫名其妙,但也只好继续往前走。

    路过郭家药铺的时候,他本来没打算停下来,毕竟他今日不是来找郭三小姐的,但门口一张告示,还是把他吸引住了。

    郭家药铺门口,打着红色的大布告,布告上就几个字。

    “本月初三至初五,歇业三日”。

    你说这是不是有病?

    歇业而已,又不是什么好事,至于弄这么大一张布告么?

    还是红纸的。

    孟帅正自摇头,就听身后有人道:“你说郭家搞什么鬼?好好地出大布告关门歇业干什么?”

    就听身后有人叹息了一声,道:“这都有人不知道,看来沙陀口真是换了一群人在混了。”

    孟帅暗自撇嘴,心道:装完逼之后赶紧说真相啊,我们都等着呢。

    果然就听那人道:“我教你个乖。郭家每年在这个时候,都在这里举办珍稀药材交易会,有个名目叫“药仙会”。只因每年这个季节,从口外来的胡商到达高峰,大量的西域药材涌入,郭家会组织所有的异域药材和南边运来的药材一起在这里出展。现场交易。”

    旁边人咦道:“所有的药材都要在这里交易么?”

    那人道:“差不多吧。沙陀口一地的药材生意,都是郭家掌控的。就是专走口外生意的沙陀帮也插不进手来。外地新来的胡商,要是不走郭家的线,是没有一家药铺能接他的货物的。”

    旁边人道:“我记得前几日不是出了官榜,说因为战事吃紧,要求停止交易疗伤的主药么?”

    那人冷笑道:“官家虽然厉害,但这里是沙陀口,郭家的地盘。难不成还有能管到郭家头上得人?”

    旁边人维维称是,那人再一点那官榜,道:“你看这布告,上面根本没写什么药仙会的事吧。那是因为能与闻此事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人家才不会告诉俗人详细信息。就是官府......往年郭家会给官府下帖子,今年官府得罪了郭家,郭家若是把帖子一扣,连官府都没地方买药材去。嘿嘿,这就是郭家的威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