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千一四二 二目定时空,八印成世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人皇在一瞬间,显得有些心虚,但此时已经无法收手了。

    她手中的巨鼎,如山倾一般压了下去,压得是孟帅的头顶。那股声势好似天崩,天塌下来也就是如此。

    一边催动巨鼎,人皇也在观察孟帅,要看孟帅这幅成竹在胸的样子,到底留了什么后手?

    她也闪过念头——为什么他如此淡定,难道是我中了他的引蛇出洞之计?若是这样,孟帅就该在宝座附近,留下了足以致胜的后手。

    此时,就是正面交锋的时刻,看孟帅到底埋了什么手段。

    只见孟帅手中光华一闪,一物陡然出现。

    也是鼎!

    孟帅手中,赫然托着人皇鼎。刚刚因为诞生天帝,如蜕下的蛇皮一样黯淡无光的人皇鼎,现在稳稳地托在他手中。

    比起那足以瞬间吞噬众神的巨鼎,孟帅这个鼎小巧玲珑的多,仿佛天生就是玩物。被托在手中,也轻巧异常。而且......依旧黯淡无光。

    人皇本以为孟帅祭出人皇鼎,必然已经得到了人皇鼎的认可,再次掌握了这天地至宝,比起自家后铸的鼎,自然更有优势。然而再看那人皇鼎,分明还是之前消耗殆尽的模样,哪里是能和法宝对抗的模样?

    莫非是绵里藏针?

    此时,巨鼎已经落下,孟帅的身躯笼罩在阴影之中。

    孟帅手中的人皇鼎也飞起,不过不像是被祭起,倒像是被扔起来的。直直的往上飞,然后......

    落了下来。

    落在孟帅自己头上。

    头上巨鼎落下前的最后瞬间,定格在孟帅手中的鼎落在自己头上。就像小丑玩杂耍,玩丢了之后,急匆匆落下大幕。下一刻,巨鼎盖上,孟帅的身形完全被吞噬。

    人皇显然也出乎意料,但她随即点手,火焰升腾而起。别管对方是自己失误还是其他缘故,落到手中,先炼成药再说。

    大火腾起,人皇正专注的感受着鼎中的变化,突然觉得周围的空气一变。

    有什么东西,正在改变。似乎是......世界。

    头上,有东西亮了起来。人皇抬头,只看见两轮如日月般的光团。如果是常人看到,大概会以为那是新的天体。

    然而人皇的瞳孔骤然缩了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记忆深处又恐怖的东西。

    “眼睛......”

    人皇低低的自语,她说的是自己内心深处的记忆——刚刚从人皇伤口中诞生时,如同雏鸡破壳一般,第一眼看见的世界,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力。

    当初,她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天上的两轮明光,仿佛天生二目,在盯着她。

    这一幕给她的心理造成了极大地阴影,以至于她现在都常常回想那一幕,被两只眼睛盯着的震撼。

    那时,是她的母亲,那位人皇摸着她的头,轻言漫语的告诉她:“别怕,一个死去的鬼,只有眼睛还留着,一会儿他就瞑目了。”

    说完了,果然在下一瞬间,天空的眼睛闭上了,天也黯淡下来,再也没有之前的辉煌。

    这是她对那双眼睛唯一的记忆,但后来,人皇也曾给她讲过那双眼睛的故事。

    那是天皇的眼睛。当初天皇开天,身上一寸一缕都化为天地。本以为他的双目将化为日月,哪知道他将日月交给光神来执掌,一些权柄也移向众神,唯独把时间和空间的神性留下。

    是的,众神也好,地皇与人皇也罢,可以染指所有的权利,唯独不能染指时间和空间。他们可以改变一部分时空的现象,却永远也不能真正掌握。而时间和空间法则的中枢,随着神的双目闭合,已经消失在世间了。

    正因为时间与空间的中枢消失,所以世界倒也没有失序,神乃至强大的武者都可以运用小窍门让时空暂时扭曲为自己服务,但谁也无法彻底改变,也无法影响其他神的领域,因此大体做到了平衡。

    然而今天,黄金双眼再次出现,仿佛沉睡的梦魇醒了过来,人皇下意识的战栗了一下。

    到底......他传承了什么呀?天皇真的全传给他了么?

    正在震动,周围又有什么亮了起来。

    一个印记,从虚空中升起。

    “风——”

    这个封印,在之前曾经出现在风神身上,那时叫做风神印。但现在没有神,只有印,如果解读的话,只有一个意思:“风——”

    风印出现,狂风四起,空气疯狂的流动着,四面八方都是风。

    “地——”

    苍茫大地,沃土与岩石并存,迅速拉开了充满原始旷野气息的舞台。

    “水——”

    水印出现,滔天洪水奔涌而来。

    “火——”

    烈火红莲,人间开遍。

    “雷——”

    电蛇乱舞,雷霆阵阵。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