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千一三九 座上不为客,信手点地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在不周山顶上,是有一座高高的宝座的。那是天皇的宝座,当年开天者独自居于座上,众生俯首,不敢直视。

    当初人皇鼎也曾蹦到宝座上,仿佛案头的装饰品。那是一万年以来,第一次有东西能接近人皇鼎,在之前,连尘埃都不能。

    然而,那也只是一个鼎而已,能落得也是宝座的扶手,就像一个把件,随时等着主人的赏玩,后来人皇鼎倾倒,也就从宝座上掉了下来。

    但现在,人皇竟然看到,有人坐在上面。

    此时天地皆明,纤毫毕现,然而那人的身影与巍峨的宝座融为一体,仿佛笼罩一层烟霞,朦朦胧胧,看不清晰。

    人皇微震,她不会认为那种朦胧是光影造成的错觉,因为她自己也曾笼罩在一片氤氲中,那是神的特权——神力隔绝。

    然而,向来是她隔绝那些愚钝卑下的众生,现在却有人能隔绝她,难道说她也不过是蝼蚁中的一个?这绝不可能!

    抛却被隔绝的屈辱,她更难以接受的,是有人坐在宝座上本身。只有天皇,才做坐在宝座上。天帝能不能?谁也不知道。

    天帝就算是天皇的继承人,终究不过是后天诞生的凡类,如果得不到座的承认,那么亘古以来,能够坐上宝座的,只有那位开天者。

    可是现在,真的有人坐在上面,是她看不清的人!

    人皇没想到自己会颤抖,她也不想颤抖,但她现在就在颤抖。飘逸的长裙下,她的手脚都在微微发抖。

    “呸——”

    她手指一点,火种再次燃烧起来,如同火炬一样照耀四方。其实现在天色本就明亮,但火炬一出,明亮再次上升一个层次,若有凡人看她,恐怕一眼就要被灼瞎。

    催动这么强烈的光芒,当然是要付出神力的,对于人皇来说,这些神力本来不算什么,但刚刚被剥夺了神印,又和黄泉如此力拼,这些消耗就不能说无关紧要了。但她此时哪怕燃烧神力也一定会点起火炬,因为她害怕。恐惧让她不计后果。

    在如此强烈的光芒下,对方身上笼罩着的雾气,也渐渐散开,能看穿容貌。

    “是你......”人皇惊讶的看着这张眼熟的容貌。

    说是眼熟,也不是真的熟。只是人皇见过,并且有印象而已。然而有印象也不容易,人皇高居神座,不会拿正眼看过几个人,就算看过,也不过转眼既忘,能在她印象里留下浅浅影子的,无一不是非常人物。

    眼前这人,她就见过,而且记得。她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记得对方那张圆圆的笑脸和隐藏在笑脸后面冷静敏锐的心。她看好那年轻人,把他列在了自己培养种子的第一位。

    然而,后来鼎中的大战太过混乱,她一直期望的人一个个陨落,成了舍利材料,落入泥沙。唯独这个圆脸少年没出现,她当然还是有些期许的,不过后来白也出来,一件件事走马灯式的出现,她就把这人给忘了。

    哪怕最后巨龟从鼎中爬出来,她也只是惊讶这巨龟从何而来,又猜是白也在搞鬼,并没想到在鼎中最后一个天帝苗子到哪里去了。

    看到这少年的一瞬间,她才猛然想起来——刚刚那疾风暴雨的局面,其实是有一个巨大的缺陷的,当时没感觉,时候想来,十分诡异。

    在几乎密不透风的局面中,偏偏少了一个关键子。

    天帝——巨龟代替的天帝人选,到底去哪里了?

    看到眼前的人,人皇才反应过来,这一系列的变故,令人眼花缭乱的翻转,其中的关键,或许就是现在高踞宝座上的少年。

    “你......”她嘴唇一动,声音变得尖细,“你是谁?”

    少年的目光降了下来,和她微微一触,目光凉如井水,虽然不至于寒冷,但也没有多余的温度,道:“还没跟你介绍过么?在下孟帅。”

    说完,他微微一笑。

    孟帅的笑容一向是很亲和,很引人好感甚至是令人放松警惕的,他如今笑起来,刚刚那种寒凉的意味一扫而空,仿佛冬月天转三月天,如沐春风。连人皇也忍不住卸下一点心防,那种因为警惕变得炸起的状态竟平复了一些。

    但若是熟悉孟帅的亲友在此,定能看出此时孟帅笑得和当初不同。当初孟帅笑时,是他自己引人好感,现在他笑起来,让气氛变得轻松,让环境变得温暖,甚至连天都明朗了几分,但他这个“人”本身的感觉却消失了。孟帅自己从世界中抽离了出来,成了独立世外的存在。

    人皇并没有感觉孟帅的不同,对方的历史对她当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