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贵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留下几个没吃的包子馒头,李敏带上念夏,走到对面停着的轿子上轿离开。

    念夏跟在她后面嘴里念叨着:“小姐,不就是个酒鬼,你对他这么好干嘛?”

    只是个酒鬼吗?

    李敏虽然说不清楚这男子是什么来历,但是,有一种感觉,这男子并不像表面表现的那样悠然轻松,是有麻烦的。当大夫的,又是见了病人,没法不抱有些同情的心肠。她刚说的那些话,不知他能听进去多少。

    愿意听,不愿意听都好,她只能说尽了自己的一分职业责任。

    念夏掀开轿帘,李敏坐了进去,吩咐:“到市郊转一圈,我要看看地。”

    据说,李大同在郊外有一块地,地域不止遍及平原,而且蔓延到山里,这样的好地,她要定了。李家必须连骨头都不剩吐出来偿还她们母女。

    朴素的海蓝轿子疾步离开,不知道她是急着上哪儿。

    朱隶望着她余下给他的那几个热腾腾的包子馒头,再手里摸着她送他的银锭子。

    她在可怜他吗?

    “隶爷。”

    伏燕和公孙良生见李敏走了,才敢现身。

    来到他面前,却发现他像傻了似的,摸着手里的银子半天不做声的趋势。

    伏燕真的着急:自己主子不会是,真想娶了尚书府那个病痨鬼吧?

    不要看现在这个病痨鬼好像健健康康的,但是,谣言既然能传播这么多年让几乎所有人信以为真,肯定是有些事实在里面的。要是娶了过来,这个病痨鬼忽然病发,或是,把晦气再传给已经负伤的朱隶。

    朱隶好像终于摸清楚了这块银锭是什么样的,塞到了他手里。

    伏燕接过时一惊:“爷?”

    “用它帮我打成块银佩,我要挂在腰上。”

    啥?

    “什么表情?”朱隶斜眯着眼睛瞪了下他,“你们未来夫人送我的定亲礼物,我不得好好珍惜,是要被天诛地灭吗?”

    伏燕一阵哆嗦,迟迟不敢确定:爷真的是看中了那个病痨鬼?

    为什么?

    他伏燕想不通。

    公孙良生却是眯眯眼,像是早有所料,早在看到李敏与传说中不一样时都可以多少猜到朱隶的想法了,只因朱隶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果然,朱隶回头,又对他吩咐:“找人跟着她。”

    说完,一双幽深的眸子向他们两个沉了沉,道:“是你们未来的夫人,给我看着点。”

    “是,爷。”

    公孙良生和伏燕,一个高兴,一个像是愁眉苦脸。

    拿起碟子上的一个包子,本来没什么胃口的他,想到是她特意留下的,朱隶咬了一口。很香,是韭菜香味。他是有多少年没有尝过这样的包子味了。

    徐氏药堂

    门前,突然变得车水马龙的徐氏药堂,从来没有这样的忙碌过。徐掌柜记得李敏的话,站在门口,劝告百姓,哪怕喜欢喝这个凉茶,一天只能喝一次,一次不能超过三天,否则会失去效用。

    听说是神医发出的指示,没有人敢说不是。

    即便是这样的指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