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陌生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大夫要是看错一个病人,自家饭碗是等于有了一丝裂痕。

    李敏能想象到杨洛宁刚才放这个狠话是相当于落水狗放的马后炮。

    杨洛宁是要这个面子的,何况他并不是治不好虎子的伤,只是不想被欠药费。现在突然被李敏搅了局,失了面子,他怎能不气,是肺里都快气炸了。

    走回永芝堂里,药童端了口茶水递给他,他接过之后,一举摔到了地上,吼了声:“还不去查!”

    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绝对不是一般人。检查伤口的手法,处理伤口的精确性与训练有素的迅捷。他刚才都站在台阶上看着,能清楚地闻到了一股来自同行的气息。

    “不过是,哪家的小姐,凑巧——”药童不以为意,怎么想,李敏只是个未出阁的小姐,很少听说有哪家姑娘是学医的,理应是凑巧。

    杨洛宁只是瞪了他一眼:“你知道她刚才用什么药吗?”

    药?

    药童回想那碗白色粉末。

    “愚蠢的东西!你连她用什么药都看不出来,敢说她是凑巧!”

    药童被杨洛宁喷了一脸的唾沫,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等杨洛宁的气消了些,说:“八皇子在楼上等着呢。”

    杨洛宁回过神来,匆匆整理好衣冠,走上楼梯。

    这边,李敏带了农妇回到徐氏药堂。叫了念夏,打盆水,给虎子擦拭脸上脖子上的血迹。接着和徐掌柜商量道:“煮碗鸡蛋,加点蔗糖。”

    虎子还是流了不少血的,需要补点血。李敏不喜欢随便用药。再说古代又没有什么输血器具。不如煮点有营养的东西,比如鸡蛋糖水,让孩子喝了也好。徐掌柜听她话点了头,马上让人去*蛋糖水。

    农妇向李敏跪下,磕了个脑袋:“感谢小姐救命之恩!”

    李敏见怎么都阻止不了她,就让她干脆磕了脑袋,微笑说:“你对我磕了头,以后不准拿东西到我这儿说要还我药费。”

    不说农妇,其他人听了她这话都吃一惊。

    李敏笑而不语,走过去,再检查虎子的情况,见孩子脉搏精神都有恢复的迹象,心头踏实了,再与徐掌柜继续商议药店经营的事。

    徐掌柜其实挺担心的,在见到她刚才是义无反顾冲永芝堂门前的骚乱走过去,生怕她惹了麻烦,悄声对她说:“小姐,永芝堂的人是不大好惹的。”

    “我清楚。”李敏淡淡道。

    “小姐?”

    李敏心头冷冷地笑着:这种拿药杀人的大夫,死一百遍都不够!

    徐掌柜伸手接过店里伙计递来的账本,双手递交给李敏查看。李敏让王德胜接过,吩咐道:“去备马车吧。”

    时候差不多,是该回去了。账本她需要回去后仔细研究。

    临走时,叮嘱徐掌柜能不能给那对农妇母子多点帮助,徐掌柜答应帮她想法子。李敏随之带了念夏走出药堂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