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幕后的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长乐宫神仙殿。“母后近几日身体可好?”刘启参加完丞相府的早朝赶过来看望太后,进殿门施礼道。“嗯,最近身体好得紧,身子骨轻健了不少”太后也没回头,继续背对门口看着后面灯火掩映下的那幅飞凤图,随口回道。“陛下,随意坐吧,今天这个殿里就你我二人”。刘启还是坐到常坐的那个位置,也看着那幅画,开口道:“的确是一幅好画,意境深远,如果父皇在世,定会为之叫好”,“只可惜,扈候晚生了十年。凤凰盘桓双飞翼,神游山水福人间,也正是先帝想做而没有做完的。一幅图两种意境,不知陛下可有体会?”,“刘启也是盯盯的看着那幅画出神,半天才道:“凤凰一雌一雄,一弱一强,皆为上古神兽,莫非一种意是父皇与母后泽福人间,一种是说父皇与朕接续之意?”。“我看是,原以为凤凰为侣,但这画凤与凰无分,但强与弱可分,用意甚高,老身佩服之至。哦,陛下,老身听闻太医令全家23口皆被游侠斩杀,可有此事?”,太后后来转过身来说道。“嗯,确有此事,一家23口除丫鬟仆役外尽皆屠殁,身形也甚快,除太医令外其他人尽皆一击毙命。如不是太医令留有罪己书与案前,朕尚不知天下还有此等卑鄙之人,借朕之手涂害7户19条人命,尽皆朕开朝欲任之人,包括朕下诏灭门的义太医,朕之错,错在查人不明”。“知道就好,那晁错,老身看着也是如此之徒,是不是曾建言杀扈候,是不是还上书削梁王郡县兵权?”,“却有此事,太医令之事,让朕也有些明白些道理。朝中阿谀陷勾之徒甚多,晁错只是其一,朕已命廷尉一一查明,河北崔氏现已下诏灭族,今日朕尚知朝中崔氏党羽足有百人之多”。“此子所行虽与法不容,做得也确实磊落,一举多意,犹如此画中之意,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只是行事有些草莽”。“朕已命廷尉莫追究此人,就算是严查也难查处此人,做事没有首尾,剑法甚快,有8人,皆为一剑之下而亡,无翻墙入室痕迹”。

    长安城北一处院落。“爹爹,那个大夫就是救我和胡安堂之人,爹爹怎么不谢他?”,“哈哈,我的乖女儿,爹爹自然不会贸然去谢,等过些时日,他若能治好爹爹的久病,自然会去答谢一番”。“那要带上我,他的狼很好玩儿,不咬人,很通人性”。“那是自然,快给爹服药。”

    终南山庄,北辰楼前亭中。欧阳轩和聂聘面对面的坐着,吃着早餐,别克和古丽正在各自对着一条半米长去了刺的鲤鱼较劲。桌子上放着一个账簿。“贤弟还是看一眼吧,要不为兄心里有些不安”。“某既然全权委托聂兄,自然信是得过,每月只需告诉我还有多少钱粮就可。我教于聂兄的算数方法和计数符号可以开徒授业了。在庄子边上建个学堂,先教会买来的孤儿,作为你的徒弟,我在授一些格物之术,让他们去*劳新事物,新方法,不知聂兄可否?”,“如此怎好,本是贤弟之名,为兄有愧之”,“你我兄弟何谈此类。瓷窑建好后,火速知会与我,这屋内太过昏暗,与眼不利。另我给聂兄的土豆可得挖地窖掩藏好,莫要发芽腐烂。开春还有一些种子,找块上好土地,中上,待秋后看看能否有产出”。欧阳轩实在是对转i基因的种子没信心,自己本来是极度的反转斗士,实在是不知道那些通过转i基因而由植物产生的抗倒伏抗虫的脂类或者蛋白质,甚至是激素类的安全性,尤其是这玉米更难说。“瓷窑还有两日即可开炉,贤弟指出的石炭,也运来了数万石,是否建贤弟所绘的焦炉?”,“建,只是严格按照我的图施工,不能有偷工减料,要不然对不起子孙后代”。“一切听从贤弟安排”。“我一会儿去军营,有事那里找我”。

    饭还没吃饭,就感觉有东西咬外衣,回头一看,古丽可怜巴巴的看自己,别克在那吼吼的伸脖子吐。这是鱼刺扎喉咙了,哈哈。看你们还吃鱼不,想归想,赶紧把比克嘴对着阳光,掰开仔细观察,还真扎了一个,很细小,用手拔出来,在它们两个面前晃了晃。才回亭子接着吃早餐。白狼兄妹对着吃剩下的鱼闻了闻,扭头回到亭子里趴在欧阳轩腿边,拿脑袋蹭腿。“你说你们两个,放着好好地肉不吃,和鱼较什么劲”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盘子里的大块的肉扔给它们两,叫仆人去厨房把给它们准备的两个羊腿给他们弄来。“贤弟这两只神兽,怎么就听你的?”,“我从它们的娘胎里救出来的,也有些奇遇,才会如此”。“狼一般几天一餐,这两可是一天两餐,绝对是消耗大户”,“也是,真的想个办法,要不然真的让它们给我败家了。对了,就让庄户们养彘,就说扈候爱吃这肉”。“那肉过了一岁就不能吃了,腥i臊得紧”。“哈哈,明天找个屠夫,我教他怎么弄,两三个月的猪只要阉i割了就好”。“弄些种彘,分发给他们,让他们漫山遍野的去放养,羊也是弄些,不行就去匈奴和羌地那拿我的狼皮和魔牙弩箭每月用布匹和黍米去换些”。“嗯,某这就去办”。“我估算着,也快要打仗了,匠人提议的马半凯抓紧生产。如果匈奴能同意铁器运输,某真想去趟龟兹,弄些上好的韧铁马刀”。“贤弟如何得知?”,“聂兄前月不是教导过某吗,外战不至,内战必来”。“希望别有战事”。“不远了,听闻晁错上了一封削藩书,诸王不乱才怪”。

    看着白狼兄妹各啃了一条羊腿,起身先去医馆看看那个猎户,今天没有再发烧,已经能起来,只是欧阳轩不让他说话,肋骨骨折,还是少说话为妙。看这家伙明显是用弓高手,右手指肚茧很厚。和几位大夫探讨了医馆一个疑难杂症,最后的结论是肾结石,开了排石汤。让仆役把手术的器械都用高温煮一遍,万一有个阑尾炎啥的,都用得上。麻沸散的配方,欧阳轩只知道个大概,所需药材正在运来途中。不行就自己生产乙i醚,就是麻烦点,还得弄出浓硫酸,还有高浓度的酒精,都是环环相扣。只要有了玻璃器具,欧阳轩还真不怕这些,作为一名在特种兵服过役的人来说,有些事情真不是难事,一个特种兵不仅仅是身体锻炼,还有脑力,社会学、自然学、物理化学等等方面的学习。必须经过利用现有物质条件进行制作,欧阳轩在边境就利用煤和农药配置过炸i药。

    从医馆出来,回去佩戴好剑,挂好弩和短刀,骑马去了营地。这些兵卒正按照自己第一天来时布置任务,总共分成三部分,一部分人每百人一组,在悬木阵里练反应速度和打击力度和角度,现在都是步下练习,还有部分人在步下练习快速击杀,另一部分人练射箭,射的都是无规则运动规律的300步箭靶。现在还不敢让这些家伙骑马练习,一是汉地的马都没有马鞍和马掌,马镫也是单侧的,为了上马方便所设。所有的马具还在制作生产,还得半个月才能装备完毕。

    看到欧阳轩过来,所有士卒都是赶紧停下训练,拱手施礼,对于他们现在的训练水平,欧阳轩是很不满意的。把所有人召集一起,亲自演示了一遍悬木阵。让几个自认为反应很迅速的士卒和自己在悬木阵里对阵。欧阳轩徒手就把那几个拿木刀的士卒击倒。强调了一些要领。这个靠的是天分和长时间的训练才能达到。接着教授了很多一击必杀的绝技,现在教的都是靠力量和速度而达到一击毙敌招数,都是欧阳轩在天山温泉幽谷和乃蛮部对练时自己根据既往经验、军体搏击、南拳、太极和二十九军刀法等总结的一套技能。整整教了一天,直到有大部分人都记住融通了才下令吃饭。晚饭后,又演示了夜战里悬木阵的作用,不停地讲解。还有夜战搏斗技法等等。也不是希望他们一天就学会,得不停地反复灌输才有可能让他们把教的成为自己一种技能,军营的伙食也不错,都是豆油炒制的大锅菜饭,顿顿有肉。军营由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