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没有撒谎。”孟柠勇敢地迎上施荣可怕的眼,“我什么都没有瞒着你,你知道的,我什么都不会瞒着你的。”

    她充满诚意的语气和坦荡的眼神终于得到了施荣的相信,他慢慢放开她,眼睛却仍旧盯着她的脸,似乎只要她有丝毫的不对劲,他就能发现,从而抽丝剥茧将她破开。“去做饭吧。”

    孟柠似是被宽恕了性命一般赶紧起身,草草将衣服整理一下,踩上拖鞋就走了出去,直走到厨房,才像是死里逃生般松了口气。

    然后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颤抖。

    自从看到那个女人,以前那些令她难以启齿的往事就又会浮现在眼前,施荣也就从一个完美宠爱她的丈夫变回了那个只知道掠夺的魔鬼。孟柠不想去想的,因为那些事情早已过去,她再为其纠结,也不过是徒增烦恼。可有些记忆就像是顽固的伤疤,即使你遗忘了它,它也会在某个时刻,突然隐隐作痛,告诉你,它从未消失,它一直都在。

    孟柠深深吸了口气,洗米煮饭,她以前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女,虽然是单亲家庭,但爸爸宠她宠的要命,家务事从不舍得让她沾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也变成如此标准的贤妻良母了。

    正切菜的时候,背后一双手伸过来,将她抱住。孟柠先是被吓了一跳,意识到是施荣后,道:“饭还要一会儿才能好,你在客厅等吧。”

    施荣却把下巴搁到她的肩膀上,亲昵地吻着孟柠的脖子和耳垂。她不仅生得一张漂亮的脸,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完美的叫他痴迷。要是可以,他真是一秒钟都不想跟她分开。曾经以为对她的性趣很快就能散去,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对她的热情却是不减反增。“你不喜欢我陪着你吗?”

    孟柠笑了一下,没回话。

    施荣见了,在心里忍不住要骂自己犯贱,明知道这样的问题,除了在床上,其他地点他是得不到她任何回应的,可他偏偏就是要想问,期待着有哪一天,她能甜甜地笑着,说喜欢他。

    略去心头那点心酸,施荣也不拘泥于这个问题,要是真要跟孟柠算账,那就是从年头到年尾都算不完,他也习惯了。反正就算得不到孟柠的回应,她也别想从他身边逃走,现在她就在他手里,是他的老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继续。”

    于是孟柠只得在他火热的视线下切菜做饭,施荣极具侵略性的视线总让她有一种下一秒就会被他剥光衣服丢到床上去的错觉,偏偏她还不能拒绝,只能咬牙忍着。以前觉得这样的过程是种酷刑,可这些年过去了,她竟然也习惯了。

    午饭是很简单的三菜一汤,施荣很捧场地将饭菜一扫而空,他吃完饭后,将碗筷轻轻向前一推,用一种很随意的语气问:“今年果果放暑假,咱们回老家一趟?”

    他是土生土长的帝都人,嘴里说的老家是指孟柠的老家榕城。那里是他第一次看见孟柠的地方,他对那里充满回忆。

    孟柠愣了一下,说:“这好端端的,去榕城做什么呀?”

    “去年过年的时候你不是没回去么?今年也回不去了,刚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