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6 没法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让您查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回主子,救你的女子名叫风笑笑,父亲风正良,母亲谢秀英,风正良于十六年前突然出现在王家村,而后娶了其母谢秀英,之前的信息恕属下无能,无法查到,前些天风正良上山打猎摔下山崖身亡,其母携弟逃回谢家村,留下风笑笑及其妹妹,风笑笑于当天喝农药自杀,醒来后进山就遇见主子您。”谋一五一实地禀告着自己查到的情况,虽然常随主子左右,还是会被主子身上浑然天成的冷气所冻。

    后面的情况上宫南天是知道的,他想知道之前的,看来这个风正良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居然连谋都查不出诛丝马迹。

    “依你看,这个风笑笑可留得?”上宫南天闷声道。

    谋一惊,主子何曾问过自己这样的问题,噗的一声跪下。

    “全听主子安排”

    “罢了,再观察些时日再说。”上宫南天摆了摆手,意思让谋起来。

    谋站起来退到一边,等待上宫南天的进一步指示。

    “名,利,权现在在哪”

    “回主子,大主子派名出去打探消息至今未回,利和权听闻主子无恙,本欲过来伴随主子左右,我转达了主子的意思,利和权已回暗香阁。”暗香阁是江湖第一大情报组织,传闻暗香阁主怪癖成性,凡见过其真面目的都得人头落地,至今无一人见过暗香阁主的真面目。

    “回去告诉利和权,让他们时刻盯着老四,有什么情况交给翠夏,翠夏自会告诉我。”

    “主子,您都知道了?”谋有些奇怪,主子是怎么发现翠夏是自己安排进来的

    “嗯,你为我的安全着想我不怪你,以后切勿善作主张。”主子还是没说怎么发现的,唉,主子就是主子,自己的那点小技俩怎么逃得过主子的法眼。

    “是”

    “一会你去查一下肖成富及陈家志,有情况告诉我,现在还不能让那女人死掉,说不定对我们有用”上宫南天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思,不想看那女人就那样死掉,也许因为她救过自己一命。

    “是”肖成富及陈家志,不是现任的县令及县辅吗?

    “退下吧,今晚我在此歇息”上宫南天靠床而坐。

    “那个,主子”谋吞了吞口水,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睁开紧闭的双眼,射向谋。

    “我身上还留了些银两,”不等谋说完,上宫南天寒气已经开始凝聚

    “谋,你暨越了”目光如剑射向谋,谋不禁有些颤抖。

    “是,属下告退”握了握自己的拳头,自己真是笨,主子如果缺银两还用自己操心,明显主子现在不想暴露身份,刻意为之,默默的退下。

    吃饱喝足的笑笑,打着饱嗝,躺在光秃秃不剩一根草的石板上,不禁打了个冷颤,她娘的,吃是吃饱了,这要怎么睡,太硬,太凉,睡一个晚上骨头不得散架才怪。话说没有调料的肉自己也能吃掉三只,真是太佩服自己,真是饥不择食。

    自己没回去,不知道家里那几位担心不,罢了,担心又有什么用,能冲进牢房来救自己,还是得靠自己。

    扯了一下那床全是洞的被子,意图盖住肚子,只是刚拿起来,就有很多沙子似的东西掉下来,低头一看,全是老鼠屎,这群该死的死老鼠,你们来吧,来一只我灭一只,来两只我灭一双,看看是你们历害还是我历害,唉,臭哄哄的真是没法睡。

    把被子丢掉一边,翻了个身,双手枕着头,翘起个二朗腿,心想,自己该不会命丢这里,

    最后扔在某个乱岗坟,狼啊,老鼠什么的全往自己身上来,然后尸骨无存,真真是太凄惨,不行,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脱身。

    外头也没个内应,根本无法知道外头的情形,传说中的肖县令也一直不曾露面,陈县辅一心想要自己死,再这样下去自己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就会不明不白地死了。

    转动着黑眼睛,思索着这到底是谁要害自己,谁又会把眼睛盯到自己这里,如果就因为陈公子一事,应该不至于要自己死,肯定是这个陈夫人平时得罪人太多,刚好逮着这个机会嫁祸自己,到底是谁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