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你们都不介意是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沁慧的话让代菡恍然大悟,捂着嘴笑道:“大伯母那人就是精明过了,难道旁人都是傻子不成,但是现在的情况应该怎么办?你知道徐氏在吃食和炭盆这方面看的很紧,姐姐没法子帮助你,这用膳取暖的问题要怎么办?”

    沁慧狡黠的笑道:“没事,她们不给我去讨就是了,我想她们都不会介意的。”

    菡姐明白过来之后就呵呵笑道:“这个主意很好,就是苦了你了,不仅搭上了脸面,还要受这份罪,再说你现在的情况能活动吗?杜太医都说让你静养呢。”

    “菡姐姐严重了,这也没有什么,杜太医说我恢复的很不错,至于脸面的问题根本不重要,比起宝贵的生命,其他一些都是次要的。”

    沁慧经过这几天已经想明白了,想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生存的很好,唯有让自己适应这里,适者生存,只有保护好自己,照顾好自己,才有可能开创属于自己的天地!

    不管艾米和佳妮去了哪里,相信她们都会和自己做一样的选择,她要留着这条命,期待她们有机会重逢的一天,所以她相信自己一定会更好的。

    讨论到生命这个严肃问题,代菡道:“慧姐,这几天你这边都乱哄哄的,我有些疑问藏在心里没来及问你,你出事那晚我就担心你知道了大堂哥的事情,想晚上过来看你,可是屋子你根本不在屋子里面,等我到了树下的时候,随风椅都碎了,而且你还跌进了荷花池,当时我都要吓死了,这几天乱乱的,一直没顾得上问你,那么冷的天,又是半夜了你去哪里做什么?”

    关于这一段慧姐的记忆不算清楚,慧姐想了一下缓缓开口道:“为什么出去我有些记不住了,只是记得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把,我的头撞倒了石头就昏过去了,后面怎么跌进冰冻的荷花池我真的不知道,一点没有印象了。”

    代菡道:“这还真是你这一跤摔下去,能记得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你在荷花池里面,而随风椅都碎了,那个椅子是实木的很结实,没有本事根本没法子劈的那么碎,而且昨天我还偷偷的过去看过那个绳子,左右两边的确是被割开了口子,怕是这卢家有人对你不利呢,可是谁要对你不利呢?”

    说道这个问题,屋子里面有些安静异常,只有一只没出声的青杏道:“姑娘,奴婢知道姑娘出事之后,第二天何家表姑娘也得了伤寒病了,而且有几个巡夜婆子碎嘴说是在院墙下发现的,当时她们主仆冻得差点没了人气,只是这件事情被大夫人封口不准提起,只说是得了风寒,奴婢一直都感觉那个何表姑娘对姑娘不安好心。”

    沁慧想想道:“菡姐姐,你说那对主仆能将我推到,然后跌进荷花池吗?”

    代菡深思熟虑道:“好像不对,何沛玲平时还真没有那么厉害,她的大丫头翠怜胆子也不大,不会有能力劈开随风椅,只是她们这么巧你出事了,她们在隔墙差点冻死,你住的清花阁和她的秋枫阁的确是一墙之隔,她们那么晚不休息,在你隔壁院子要做什么,这点还真的不对。”

    沁慧道:“就是这里,她们也许可以给我推下随风椅,可是怎么劈开那实木的椅子?又怎么给我弄到了荷花池里面?难道这中间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某府里面一个斯文男猛地打了几个喷嚏,意外的看看外面渐渐变暗的天空,继而摇摇头,对只是喷嚏,不会有人念叨我的,一定不会的!

    然而莫名其妙想起那晚自己做的善心事,这才想起来一直没去看看,也不知道人活了没有,今个就过去探探好了,对,我这个人绝对的善心的好人,绝对是!

    因为担心徐氏找麻烦,代菡没敢停留时间太久,就匆匆的从后门离开了,而此时的天色已经渐晚,启国京城的冬日昼短夜长,这样会让人有种寒冷的冬季时间格外漫长的感觉。

    很快就到了晚上的申时一刻,慧姐整理一下衣衫,穿的比较厚实,让秀雁打赏点银钱,叫来两个婆子,抬着轿子,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卢家长房松柏院的饭厅松竹厅,今个是初九是每月府里的两房家宴的日子。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