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章十:弧线再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什麽?判点球?”

    “不可能的,我队友根本没碰着他。”

    “刚才那是合理冲撞呀,不应该判点球!”

    卡比内的队友们围在主裁判的四周叽叽喳喳地叫个不休,多番解释和辩护,祈求主裁判改变判罚点球的决定。而哈斯先生在贵宾座上懊恼得直跺脚。

    极少!在足球比赛中,主裁判一经判罚点球,极少改变主意。

    改判只能说明自己是误判!试问哪位主裁判愿意质疑自己?

    对於主裁判坚持己见,卡比内没做多余的回应,他清楚知道自己的确碰到对方,将其绊倒在地。他双手叉腰,木讷地站在禁区外。他想不到自己期盼已久的首战,不但尚未有建树,反而累球队先丢一个点球。队长费斯克上前安慰起他,喘着气说:“不要紧,这点球不一定进。就算进了,我们也还要时间追!”

    卡比内点点头,满脸愧疚。

    操刀主罚点球的是9号中锋,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只见格拉纳达队的门将摆好扑式,稳稳地站在球门线上,心说:来吧!我来收拾你!

    9号中锋已经准备好,主裁判吹出哨音示意可以罚球。卡比内却眯着眼,暗暗喊道:射失!射失!射失!

    这次点球的结局显然不会依照卡比内心中所想那样发展。9号中锋起步加速,左脚拉弓,皮球右飞,两秒後。皮球已在球门内打着转转,格拉纳达队的门将虽然判断准确,且伸直全身扑救,但速度慢了点,狼狈倒地时,皮球已在他身後。

    “~~~~球进啦~~~~~,进球的是9号。。。。。”现场评述员高亢地喊了起来。

    瓦伦西亚的队员们尽情地庆祝进球,格拉纳达全队则灰沉沉地退回中圈,准备重新开球。卡比内回到阵点,悄悄地望了望科博尼教练,只见教练瘫在教练席,已怒红了脸,卡比内感到大事不好,如果今仗毫无建树兼拖累球队输球的话,不晓得科博尼教练怎样责骂他?他整整精神,准备开球。

    前锋队友将球传给麻鼠,瓦伦西亚队进攻线拉前,麻鼠见对方逼得甚紧,就乾脆把球倒後,卡比内接球。想带球往前,但敌将来袭很快,阻挡前进空间。只好又把球倒後,长传给守门员。守门员不等球到脚下,上前拉弓大脚把球开出。皮球落至中圈,麻鼠和对方球员争顶抢下控球权,一两脚功夫就理好球路再向前带,中途巧妙避过敌方的拦截。卡比内突上前协攻并主动要球,但麻鼠见左侧翼锋位置更佳,就塞球过去。翼锋持球,眼观禁区四方,见队友站位尚未最佳,犹豫不决。此时,敌卫赶来阻拦,但己队左边卫似来救驾,从翼锋身後奔过,翼锋後脚一磕,将球送出。左边卫带球在脚,向底线奔,试图传中。敌卫前来贴身肉拼,左边卫见机不对,带球回撤,将球回给翼锋。翼锋接球後想移至中路,奈何前路已遭封锁,并有敌卫向前试图断球。二人相距太近,翼锋难耍动作,但在空隙之间,把球高挑,挑给正找攻击点的卡比内。

    卡比内接球,位置停在禁区外两米。射位极佳,刚有念头,只见一名敌卫从他左旁滑地铲来,卡比内避开不果。小腿硬吃一记,扑地喊叫:

    “该死的!好痛!”卡比内的眼睛似要标出泪来。

    主裁判的哨声已响,绝对的犯规。绝对的任意球。

    “喂~~这应该给红牌。”

    “太粗鲁了,你看我队友都痛成什麽样了!”

    “简直是过分嘛,别放过他。”

    格拉纳达队的球员又围在主裁判四周叨叨不休,表示应该严惩对方的犯规球员。瓦伦西亚队的球员固然也上前,为队友求情。

    主裁判向犯规球员出示黄牌!在场球迷们哇声四起!

    “什麽?判得太轻了吧?”格拉纳达队的球员还在叨叨着。

    卡比内被麻鼠搀起,麻鼠问卡比内:“怎样?有没有大碍?”

    卡比内跺了跺脚,感到疼痛感已弱,就说:“应该没事,还行!”

    站在球场边的科博尼教练却吓出一身冷汗,他多怕卡比内又再受伤。

    麻鼠抱着皮球,站在罚球点。轻声对卡比内说:“你主射吗?”

    卡比内想了想,说:“你是副队长,你决定!”

    麻鼠说:“让队长费斯克决定吧。”说完已将皮球稳放在罚球处。

    队长费斯克走到麻鼠跟前,问:“怎麽?有问题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