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星元的威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楚歌动了,但场间除了内宗的那三人以外没有人看得清他何时动了,最先说话的那名青年男子仿佛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冲击,直接倒飞而出,这股力量很大,足以把他震出擂台。青年人一惊,但当他快要飞出擂台之时,却是被人一把拉了回来,楚歌提着他的衣领,青年人双脚悬空,这个时候只要楚歌一放手他掉出擂台外便算作输了。

    但他并未选择这么做。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

    青年人的话还未说完,楚歌翻身便把他压倒在地,最后一拳砸了上去。

    “轰!”

    一阵音爆声从擂台上传出,待烟尘散去后,众人才看清这用青钢岩筑成的擂台竟被砸开了一个坑洞,那个青年人平躺在地上,但他的头颅却是陷进了擂台里。

    “滴答……”

    楚歌的拳上有鲜血滴落,不知是场间太过安静的缘故,那鲜血滴落在地的声音竟显得极为清晰。

    “接下来……该轮到你们了!”楚歌嘴角扬着,他的眼神异常平静,看不出有一丝的情绪波动,可台上的武堂弟子眼神与之交汇时竟有种如同置身冰窖般的感觉。但人数上的绝对优势让他们的身体稍微暖和了点,就算这家伙再厉害也只是个外宗弟子,只要你没有进入内宗,没有获得高深的功法,我们凭什么打不过你。

    “小子,不要太猖狂了!!”一名武堂弟子大声吼了出来,或许只有如此才能驱散内心的那一分恐惧。其余六人也吼出了声,并迅速将楚歌包围了起来。

    楚歌拳头紧捏,漆黑的眼瞳深处有着抹疯狂在不停躁动,与此同时他的双拳上不知何时缠绕了丝丝白蒙蒙的雾气。是的,楚歌的确没有学会任何武技,但他打通了四条元脉,掌握了星元,即便不用武技,那星元的威力又究竟如何呢?

    那些雾气极淡,不是细心或对星元敏感者根本无法察觉到它们的存在,外宗弟子没有这个本事,但谁说此处只有外宗弟子?

    在楚歌凝聚星元的那一刻,老人身旁的小姑娘便惊得捂住了嘴巴,她那对水灵的眼睛睁得陡大,其模样便如同见了鬼一般。

    “怎……怎么可能……那是星元?”作为星府境强者,对于星元可谓是敏感到了极点,虽然非常稀薄,但他拳头上凝聚的东西绝对是星元没错。那名主持争丹会的长老眼神变得凝重起来,他赶紧吩咐身边的人查找这黑衣小子的资料身世,未辟星府,先聚星元,此子究竟是何来历?

    对于在场从内宗前来的三人而言,这场争丹会的意义或许已经开始变了,就连那个俏皮的小姑娘此时都没再胡闹,她把目光聚集到楚歌身上,不知在想些什么。名叫影子的老头已经离去,想必该是去查找关于楚歌的身世来历了。

    然而此时的擂台俨然成为了一个人间地狱,在场近两千名外宗弟子从未见识过如此可怕的武斗,战斗的趋势的确是一边倒,但结果却是与众人的想法截然相反,那七名武堂弟子到如今竟然连主动跳下擂台的机会都没有。惨叫声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有断过,楚歌的身影形同鬼魅,无论是速度或是力量,楚歌所展现出来的东西根本就不是这些外宗弟子所能抵抗的,那七个人不行,淬体四层的白霜不行,自然,那严松也不行。

    没人知道楚歌楚歌的修为,就连同为淬体四层的严松也无法确定,境界相同,但他们的实力却有着天壤之别。

    终于……惨叫声渐歇,整个擂台变得坑坑洼洼,裂缝从楚歌脚下如蜘蛛网般向四周蔓延而开。原本坚实的青钢岩擂台竟有种破碎飘零之感。

    那几名武堂弟子倒地的姿势各不相同,但相同的是他们脸上,胸膛上都布满了死血淤青,模样看起来极为凄惨但也不至于死去。楚歌虽然处于暴怒状态,但还好他出手时克制了些,不然,这些人恐怕便再也无法醒过来了。

    帮凶得到了惩罚,那么接下来便轮到主谋了……

    楚歌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双眼俯视着严松,其意不言而喻。

    直到此时观战的人们才发现,面对七人的围攻,此人竟是毫发未损,除了衣服起了些褶皱,他的呼吸竟都未曾乱过半分。

    “这……这莫不是从内宗来的某位师……师兄吧?”

    “但是他穿的是药堂的衣服……况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