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流星泪的作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渝州城仅是星云宗管辖地内极为边陲的小城镇,即便是搭上最快的马车,一行人也花费了近三天的时间才到达了宗门的山脚下。

    自然,对于那赤色流星一事,程战也没查出个究竟,他把四人扔到了宗门脚下便独自离了开,对于楚歌他也只是嘱咐了句“成为内门弟子的最低要求是淬体五层。”

    这句话看似平淡无奇,但楚歌却是听出了些别的意思,大概就是如果你连淬体五层都办不到,那也不值得我栽培。

    星云宗的宗门立于一座高耸如云的大山上,几人抬头望去也只是看见了那道仿佛没有尽头的石阶。此地人烟罕至,四周更是群山环绕,不过四处望去,隐隐也能见到那些山上都有着不少建筑,显然,这片辽阔山域都是属于宗门的一部分。

    当然,来到山脚下的不仅是楚歌四人,其余管辖地通过宗试考核的新弟子也陆陆续续来到。山脚下有接待新弟子的办事处,每人可以在这里领取弟子服饰、木牌以及基础修炼法门。

    “药?药堂,老子是来修炼的,不是做苦工的。”通过一份书面说明,楚歌也明白了这木牌的作用,除了用来做身份标识以外便是决定新弟子的去处。

    周围人闻言看向楚歌的眼神都犹如看待一个白痴般,星云宗的外门弟子说白了就是做苦差的,什么药童,武童之类,更有倒霉者甚至被分配到了净山堂,顾名思义,就是负责打扫卫生。

    当然,宗门并不会让你无偿劳动,成为外门弟子在完成了各项任务后,每个月还会得到不定量的星元石,那东西蕴含的星元极为精纯,对修炼者可是有着大用,也正因如此星元石才成为了修炼界的货币。因而,即便是被分配到净山堂的弟子,也无人如楚歌般抱怨。

    “那……那个,我,我也被分到药堂了……”

    楚歌转头,看见唐小虎手上的木牌,也是写着一个大大的药字。他无奈一笑,这唐小虎虽然有些无趣,但这小子身上好像散发着某种奇异的香味,闻了过后提神醒脑,更何况两人好歹也算老乡了。

    一同被分到药堂的新弟子共有十二人,相较于其它分堂,这里的人已经算是极少了。

    “看来,这药堂似乎不太景气啊……”楚歌眉间微挑,接领他们上山的药堂老弟子是个体型发福的青年人,但比唐小虎这个小胖子瘦得多,看其模样估计有十八,九岁。只是一路上,他都是在思考着什么,根本就没有理会那些嬉笑交谈的新弟子。

    “师兄,咱们药堂为什么只招了这么几个人,我看别的分堂多的都有上百人了。你这一路上都不说话,总得告诉我们一些注意事项吧?”楚歌上前,试探着问道。

    “啊?外宗弟子没有师兄弟之分,我叫黄芍,你们以后叫我声黄大哥便可。”那青年人被楚歌一惊,这才望向众人挤出了丝笑意。

    “你们以后要做的事情主要就是先学会辨识药物,然后上山采集,研磨。除了在山上要时刻注意安全以外,药堂也没有什么繁琐的规矩束缚你们。”

    “还有就是,武堂的弟子来取药时,就算态度差了些,你们也不要与其产生冲突,不然到最后吃亏的还是你们自己。”黄芍说到这时,脸上也不由露出丝无奈。

    “历年新弟子基本都是来自小城边陲,真正有天赋实力的人都是被分配到武堂了,这也就注定了药堂的地位要低很多。当然,药堂在众多分堂中并不是垫底的存在,被分到净山堂的那些家伙才是最惨的。”

    “剩下的我也就不多说了,以后你们慢慢就会明白。木牌上的数字代表着你们被分到的住处,记得明日早时到药堂集合。”

    黄芍把新弟子们领到一排茅草屋前便独自离了开。

    药堂所在的位置在半山腰上,这里算是个极为空旷的地段,看起来虽有几分冷清,但这也正合了楚歌的意。他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若是流星泪的秘密被别人发现了,说不定内宗的那些家伙都会对它有所觊觎。

    楚歌从先前黄芍的一席话中得知,药堂的弟子大多都是在宗试时表现不佳的人,那以自己的成绩都被分配到了此地,想必应该是那个执法长老的意思了。

    “这还真够简陋的……”楚歌推开了茅草屋的门,一道烟尘便升腾而起。屋内的空间还算大,但除了两张床和一套桌椅以外便再无任何家居。像是许久没有人打扫了般,木桌上都是积了厚厚的灰尘。

    木门发出一声刺耳的“吱呀”,当唐小虎进门看见楚歌时,神情微微一愣。当他明白过来后,急忙跑到了墙角,拿起扫帚就急忙打扫起来。

    楚歌见状也没闲着,提起一个木桶便往门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