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 车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是今天的任务,晚饭之前做完,我会亲自检查。”男人打了个哈欠,把一张写满任务的表格递给方严就进屋睡觉了,关门之前还补充了一句:“机会只有一次,要是失败就滚回家去办家家酒吧,两位小朋友。”

    “喂,我们还没答应要接受你的训练啊!”莫名其妙被拷上,勾起小狮子在看守所的不愉快记忆,他死劲拉扯手铐,似乎想靠人力把它打开。

    “你想徒手掰断金属吗?”方严好心提醒,换来一个白眼:“都是你,招惹他干什么。”

    “拜托,你刚才比我兴奋得多。”他当然没有生气,只是想逗逗这只容易炸毛的小东西:“别告诉我你不想让他做你的教练,有多少人想要得到他的指点而没有机会,你却没有兴趣?我真不敢相信,你打算拒绝?你知道他退役后就消声灭迹了,这次为了我们才重出江湖,难道不觉得荣幸吗?或者,你想给这位大人当头一棒,拒绝他善意的帮助,以显示你那可笑的骨气。”

    “那太无礼了,怎么能这样,我也有分寸。”克劳德习惯性地抱起胳膊,却比平常沉重地多。因为他的手腕上还挂着方严的右手,让人十分不习惯:“就算要训练我们,也不用拷上吧,现在怎么办,带着这玩意连街都不能上,绝对会被警察当成逃犯抓起来。我不管,你想办法把这东西给我去掉,不然我哪也不去!”

    “第一个任务是前往超市大采购。”扫了一眼任务单,看来不上街是不可能了:“要是遇到警察,可以说我们在玩S&M。”

    “你见过哪个S会把自己和M拷在一起,疯了吗?”小狮子抓狂了,一把抢过任务单:“你看他根本不想训练我们,而是缺一个做家事的保姆!”

    密密麻麻写满的一张纸,都是需要采购的物品清单,其实任务不多。包括采购、清扫、加固牛栏和做晚饭一共四项,全是家庭琐事,也不难。但小狮子看得青筋暴涨,把纸狠狠揉成一团仍在角落:“现在去找个锁匠,打开这玩意,然后回家。”

    “别这样,你不是很崇拜他吗?”方严安抚他:“而且,这样我就能时时刻刻抓住你的手了。”

    他扣住小狮子的手,微笑着看他:“我喜欢这个手铐。”

    被爱人深情而专注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某个笨蛋脸一红,有点扭捏:“你要是喜欢这种方式,那我一定会好好学习。虽然我不是个粗暴的人,但是你喜欢的我也会喜欢。其实蒙眼也很有乐趣,我在某些电影里看过,能最大程度刺激感官。”

    “走吧,等车队成立以后,你想干什么都行。但是,现在得听我的。”懒得纠正小狮子完全扭曲的错误思想,床笫之事也不是现在应该讨论的,他二话不说,直接拖着满脸通红的笨蛋出门。两人用非常别扭的姿势挤进汽车,一路飞奔向最近的超市,只用一件外套遮住手铐,开始大买特买。

    “有人在看我们。”虽然手铐被盖着,但两个大男人牵在一起还是十分引人注目。小狮子不喜欢这种看大熊猫一样的围观,全身都不自在,只想快点离开。

    方严一边对清单上的物品,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你不是最喜欢接受采访了吗,怎么看两眼都不行。”

    他说的是十年后的克劳德。

    “哪家电视台这么不长眼,采访我是想破收视率新低吗?”路过水果货架,小狮子一口气拿了四盒草莓,这些酸甜可口的新鲜浆果一直是他的最爱:“我觉得我们应该套套词,不然又过不了测试,我可不想再被手铐拷一次。”

    “不,克莱德。”方严摇头:“我们应该从生活中了解对方,而不是背书。”

    “拜托,沟通也是一种从新认识对方的办法。我最亲爱的,请把你的兴趣爱好都告诉我,我非常非常渴望了解你的一切。”小狮子絮絮叨叨念个不停,多动症一样绕着冷柜拿零食:“刚出院就被拖出来打杂,多拿几袋吃的不为过吧。我喜欢吃肉,但是偶尔也要来点零食和巧克力,高热量的东西能让我保持活力,一整天都精神抖擞。”

    看见小狮子又恢复了精神,方严微笑着,低声说了一句:“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嗯?”克劳德没听清。

    “走吧。”推着满满一车战利品离开超市,在停车场,克劳德忽然两眼发直,几乎是一边流口水一边发出由衷的赞美:“噢,是航海者,太美了!”

    方严瞟了一眼,一辆加长型的林肯轿车,白得亮眼:“我记得你不喜欢豪华轿车。”

    “外行了吧。”小狮子得意地笑,很乐意为爱人展现他丰富的汽车知识:“航海者可不是普通的奢侈品,强大的5.4LV8发动机让他动力十足,像战机一样有力。福特公司专门为V8发动机匹配6速ZF自动变速箱,使它能像跑车一样进行提速,这是独一无二的。而且它具有独特的悬架系统,通过坑凹路面时可以通过旋钮调整到四驱模式,此时底盘会升高10cm。这在加长型豪华车里很少见,毕竟它们是城市型汽车,并不会去跑泥巴路。”

    “真有那么……”话没说完,方严就感到一阵眩晕,身体本能地抖了一下,恐惧从心中升起。豪华轿车从他们身边缓缓驶过,经过的一瞬间,他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

    元冕!

    “严严,你怎么了,脸色好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因为不能像往常一样抱住他,小狮子只能干着急,在一旁嘘寒问暖。轿车很快离开了,但方严无法从头晕中缓解过来,看到那个男人总是会勾起他不愉快的记忆和一些生理性的疼痛。

    他扶着头,胸口一阵翻江倒海,不可抑制地吐了。

    “严严,你怎么了!”小狮子吓到了,不断轻拍方严的背,又手忙脚乱地翻出矿泉水给他漱口:“咱们去医院吧。”

    “我没事。”方严摇摇晃晃爬进汽车后座,失神了半天,他以为再面对元冕时不会露出恐惧,事实上没有。尽管此时的他精神年龄已经是三十二岁,却依然害怕自己的父亲。他的记忆回到很多年前,脑海中浮现出很多画面,像人生走马灯一样飞逝而去。

    他闭上眼睛,把头靠在小狮子肩上:“让我休息一会。”

    “睡吧,最近照顾我,你真的太累了。”克劳德握住他的手,轻轻摇晃身体,小声唱起求婚那天表演过的歌曲——《温柔地说爱我》。

    悠扬的旋律回荡在小小的车厢里,他唱得很专注,也很深情,似乎在完成全世界最了不起的事。方严受到感染,跟着他的节拍轻轻附和,两人都不擅长唱歌,但结合在一起却特别动听。每一个转折都配合得恰到好处,展现了前所未有的默契。

    “我们的心好像又靠近了一点。”一曲毕,小狮子懒洋洋地靠在后座上,心情愉快地说:“严严你看,外面真美。”

    空调升温,让他们处在一片温暖之中,暖气让窗户上结起厚厚的水雾,看不清楚外面了。方严抬起眼,只捕捉到朦朦胧胧的灯光,依稀能辨认出那是经过他们的汽车的车尾灯,连成一串,无端生出许多美感。也许美的不是这些闪着红光的小灯,而是此时此刻的氛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