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7结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处肉肉免费,领取方法见作者有话说。】

    “啊——”硬物侵入的瞬间,方严忍不住弓起身子,紧紧抓住克劳德的后背。他抱住他,像在激流中攀附最后一块浮木一样用力,连指甲也陷进肉里。像这样拥住心爱的人,被他正面贯穿,感受绝对真实的存在,是无比的幸福。他的胸腔不断起伏,像喘不过气一样地大口呼吸,连皮肤都开始泛红,全身都在战栗。

    他不能自己,在激动,在发情,因为克劳德的正在他体内。

    这是无法言语的美好,即使是不择手段换来的爱情,现在,也能开花结果!

    “我弄疼你了吗?”细心的克劳德很快察觉到方严的不对劲,他亲吻他渐渐湿润的双眼,体贴地停下动作,不再侵入。

    休息片刻后,他温柔地抚遍爱人的全身,耐心地等他放松。方严很快适应这种被充实感觉,他颤抖着接受像对待珍贵宝物一样小心的触碰。小狮子的嘴唇和指尖像具有魔力一样令人着迷,所到之处都炙热地燃烧,热得无法忍受。而空气中有一种神秘的元素在蔓延,仿佛世界都为之疯狂,任何人或事都不重要了,天地间只剩下这个小小的房间,全世界最激烈的爱如爆发中的火山一样喷涌,势不可挡。

    他半合着双眼,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像做梦一样。

    方严紧紧抓住克劳德,用尽全身力气一样哽咽着说:“我好高兴,死而无憾了。”

    “这就要死了,等下怎么办?”知道他没有不适,小狮子舔舔嘴唇,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他扣住方严的膝窝,把腿推上去,让那个位置暴露在空气中。桃红色的入口像小嘴一样含着那玩意,正一收一放地吞吐,连周围的褶皱都撑平了,确实是让人头脑充血的景象。

    克劳德看得血气上涌,咽了咽口水,赶紧把自己抽出来一点,调整好位置后猛烈侵入,一直到底。

    “克劳德!”虽然不是未经人事的身体,但重生后并没有真正结合过,加上对方缺乏处于主动地位的技巧,多少让方严有些疼痛。但这种不适并不明显,喜悦大于难过,比起轻微的撕裂伤,能和爱人合为一体更重要。所以他没有抗拒,而是努力放松身体以便迎合猛烈的冲击。

    他晃动腰部,更好地接受他的小狮子,心中满是甜蜜。

    “你里面好热,好挤,好舒服。”大幅度摇晃了一会,过度的刺激迫使克劳德停下来缓解立刻释放的冲动。

    “叫我的名字。”方严用腿环住他的腰,气息不稳地恳请。

    “方严。”小狮子乖巧地叫了一声,缺乏男人的霸气,但是很温暖,但方严要的不是这个。

    “不对,是名字。”他用手抚摸他的脸颊,温柔地说:“我想听你叫我的名字。”

    “严?”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得到肯定后,小狮子的脸上荡开了一份清浅的温柔。他细细回味这个词,猛然觉得它不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汉字,不再是一个代号,而是和他紧密相关的爱人。也许是被这种想法所触动,他在再次开始晃动以后,像呓语一样不断呼唤这个名字:“严,我好喜欢你……”

    【此处肉肉免费,领取方式见作者有话说。】

    他们叫着对方的名字,在医院的病床上互相需求彼此,一次次攀上顶峰,直到精疲力尽!

    “我们会被护士小姐骂到死吧。”完事后,克劳德为方严清理身体,然后对着一塌糊涂的床单犯愁,这些明显的痕迹实在很尴尬。他把床单拆下来,考虑要不要洗一洗放在暖气机上烤干,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那是你的事,别问我。”方严翻了个身,事不关己的样子。

    连续两天没合眼,精神高度紧张,一旦放松下来就会特别困,加上一场剧烈的体力运动,他已经十分想睡了。至于护士进来后要怎么办,这和他无关,都交给克劳德好了。想到这里,他打了个哈欠,放心地入睡。

    于是,可怜的小狮子只好默默去洗床单,一脸委屈小媳妇的表情。

    而方严,已经在小床上睡熟了……

    “欢迎回家,我的严。”睡梦中,方严的意识回到十年后,位于慕尼黑的家,克劳德坐在沙发上,像平常的每一天一样蜷缩着打最爱的电动。电视画面上的小人很厉害,一路过关斩将,打怪兽救公主造福万民,最终登顶成神。他玩得很起劲,但表情很悲伤。

    过了一会,他用低沉沙哑的嗓音说:“这栋房子是我挑选的,因为打开窗户能看到漂亮的湖泊,这里的风景很优美,如同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严,我很高兴你能回来,但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