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再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当时把咖啡泼到你身上,还拿错了行李。”他傻傻地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湿漉漉的卷发黏在额头,居然有些诱惑力:“方严,你果然是我命中注定的人。”

    “什么?”泉忽悠克劳德时,他不在现场,所以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插曲。

    “做我的恋人吧,我会一辈子珍惜你。”也不管当下情况如何,克劳德忽然一个熊抱,把方严紧紧搂在怀里。他轻抚他的背部,深情地开口:“我知道忽然说这种话会让你很困扰,但现在不说,我害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听着,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会锲而不舍地追求,总有一天,你能被我的热情打动。”

    “我不是GAY。”面对克劳德抽风一样的告白,他冷冷地回绝,用不自然的姿势游到对岸。

    “人生苦短,不妨一试。”虽然不愿掰弯直男,但这个人是他命中注定的恋人,不可轻易放走。在经历了一段荒谬的感情后,他迫切需要新的开始,一个他爱,也愿意爱他的人。

    方严爬上岸,回头看他:“你先试试把那些警察甩掉吧。”

    不远处传来警笛的轰鸣,似乎有大量的警车朝这个方向驶来,方严不敢耽搁,带着克劳德钻进地下管道。黑暗中有些发亮的记号,他们沿着事先做好的标记在错综复杂的下水道穿行。

    “你伤口又崩开了吧,快让我看看。”他走在前面,步伐有些吃力,细心的克劳德很快发现不对劲。

    克劳德几步追上去,掀开衣服检查,伤口果然又开始流血了,绷带被浸得鲜红:“你是不是有凝血障碍,怎么老止不住血,最好去医院检查下,我担心会感染。”

    “你的话太多了。”方严有点烦躁,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带上这个累赘,还任他胡言乱语。

    “你是在暗示我应该少说话,多行动吗?”克劳德眯起眼睛,显得兴致勃勃。习惯了黑暗的双眼能准确地找到对方的位置,他看着方严的身影,开始调整呼吸,一步步逼近。

    这时的克劳德充满了野性,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他像野兽一样猛地扑上去,把方严压在墙上狂吻。

    这是暴风骤雨一样的深吻!

    他捉住他的手腕,用身体紧紧压着他,狠狠吸他的舌头。

    方严其实能轻易制服他,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并没有挣扎。他静静地站着,没有动手,也没咬人,甚至闭上了眼睛。得到他的默认,克劳德更加卖力地加深这个吻,开始解他的衣扣。湿漉漉的睡衣被丢在地上,两具开始发热的*紧贴在一处,快速生温。

    “喜欢吗?”在这种时候,克劳德总是格外温柔。

    方严轻轻喘息,把手指插到他的头发里:“就这样,继续。”

    为了避免地上的污水弄脏方严,克劳德靠墙坐下,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他扶住他的腰,手指在伤口上轻轻滑过,成功地让怀里的人发出战栗一般的颤抖。和女人不同,男人不需要过多的前奏,他们凭着感觉,很快结合在一起,分不清彼此。他叫他的名字,在狭小炙热的甬道中滑动,顺着脖子往下吻,动作激烈,但又十分温柔。

    那天,他们在弥漫着奇怪气味的下水道中疯狂地需求彼此,直到精疲力尽……

    故事讲到这里,其实后面的事不怎么重要了。

    方严最终完成任务,并且成功逃脱,克劳德也没有受到任何牵连。他们甚至没有立刻分开,一同去了慕尼黑,又缠绵了好几天,直到泉出现。在那里,始作俑者被方严暴打一顿,直到答应把克劳德安排到MARS车队,这才幸免于难。

    之后,克劳德代替受伤的汽车组选手出赛,经过两年的努力,终于取得不俗的成绩。但他的感情生活却没有比赛那么顺利,定居慕尼黑后,本以为能和方严相亲相爱,稳定地发展下去,谁知道他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自己。没有理由,他就是不要他。他愿意和他上床,却拒绝成为伴侣。

    克劳德用了四年的时候,发挥橡皮糖和万能胶的特性,从软磨硬泡到死皮赖脸,终于让他首肯,成为自己的爱人。

    要搞定一座固执的冷山,简直比登月还困难。

    幸好,他们现在很幸福。

    回忆结束,克劳德靠在床上,默默地算时间。如果任务对象就在这家旅馆里,那么他一定能很快得手,大概在四十分钟内。果然,又过了半小时,已经换了另外一身装扮的方严气定神闲地从正门进来。

    “我洗过澡了。”他把外套一仍,果断上床:“继续。”

    “拜托,我等得都软了。”克劳德可不想当人肉按摩用的小棒子,于是大喇喇地抱怨:“你不打算先服侍一下本大爷吗?先让我爽了,再喂饱你的小屁屁。”

    他挺了挺腰,笑得很贼:“快,含住老公的,等会让你神魂颠倒。”

    “让你爽个够。”方严也笑,握住克劳德的东西用力一拧,一声惨叫划破云霄!

    “放……放……手……”命根子还在别人手里,痛得提泪横流的克劳德没骨气地哀叫:“要……断……了……”

    “断了正好,不是硬不起来吗?”刚松手,某个笨蛋立刻蜷成一团,眼泪汪汪地看着他,一张脸委屈得不行:“严严,我断了无所谓,可是你怎么办啊,你那么饥渴的小屁屁会寂寞啊。像我这样神勇的大棒子,不是人人都有的,你应该珍惜。”

    “我上你也一样。”起了戏弄的心思,方严干脆翻身压上去:“反正你屁股够紧。”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又是一声惨叫。这天夜里,如果隔壁房间的人没睡的话,一定能听到以下哀鸣,一个大男人带着哭腔断断续续的说:

    “痛痛痛,好痛……你疯了,手指头拿出去,啊啊……”

    “严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饶了我,再放一根手指头就裂开了!”

    “啊啊啊,裂开了,出血了!”

    “呜呜,严严你好无情,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三根真的够了,我又不是你这个大松货……”

    “我错了……严严不是大松货,绝对不是!严严的屁屁是世界上最紧的屁屁,我发誓!”

    “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