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眼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方严瞪着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人不会哭、不会悲伤、不会焦躁不安。

    他总是开怀大笑,把喜悦写在脸上,凡事都往好处想。

    所以他从未见过克劳德流泪,那些沉默的泪滴比利刃还要锋利,在他的心上刻了一刀又一刀。他心虚地低下头,不敢说话,也不敢看他,被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击溃。

    他害怕得浑身僵硬,肩膀不正常地颤抖,身体仿佛被刺得千疮百孔,痛不欲生!

    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比克劳德伤心难过更恐怖的事,怕他痛苦无法解脱、怕他钻牛角尖忘不了杰森、怕他对未来一片迷茫,走不出困境。有好几次,他想把一切都说出来,但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因为他更怕他知道真相,怕他一辈子不肯原谅自己……

    “克劳德。”他声音古怪地叫了一声,像坏掉的手风琴。

    小狮子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把车停在路边,然后趴在方向盘上调整情绪。过了很久,他才抬起头说:“对不起,吓到你了,我们回去吧。”

    “好,去吃寿司怎么样,可以配温热的柠檬水。”方严一时间找不到更好的话题来炒热气氛,只好往吃上说,希望能分散他的注意力。克劳德木楞地点点头,提出一个新的要求:“听说中国人总喝度数很高的白酒,我想试试,越辣越好。”

    “那叫外卖吧,未成年不应该在公共场合酗酒。”回去的路上,他们调换了位置,方严开车,不停地找话题:“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喝个烂醉,把不愉快的事统统忘掉。”

    “也许。”他歪在副驾驶座上,额头贴着玻璃窗,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两人不再说话,长久的缄默快要把方严逼疯了。他好几次主动找话题,挑有趣的说,甚至像傻瓜一样说些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冷笑话,但对方兴趣缺缺,只是敷衍地回答是或不是。

    方严知道,他现在一定很难过,但他不能给他更多的时间思考,然后下决心要怎么做。

    他必须在他心烦意乱,拿不定注意的时候给出暗示,让他学会放手,忘了那个渣男。他换了一张CD,高亢绝美又充满征服性的女高音回荡在小小的空间里,几乎能穿透云霄的天籁美声吸引了克劳德。他闭着眼睛听了一会,表情很陶醉,轻声问:“这是什么,真美,可惜我听不懂。”

    “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说自己是法国人,可你听不懂法语,这是怎么回事?”方严笑了,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别误会,我没骗你,我是私生子,从没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是儿童之家的负责人告诉我,我的生母是一个来自法国的漂亮女人,所以我一直称自己为法国人。我没见过她,但从照片上看,我们很像,都有一头柔顺的金发。”他静静地说自己的身世,避开了母亲的职业,看样子他心中还是有些介意,但没有恨,只是很遗憾:“其实我很想见她一面,但不能打扰她的生活,只是远远地看她就够了,看看把个生我的女人。”

    “会的,总有一天你们母子能相见,可以围在暖炉边倾诉多年的分离。”他已经习惯这样的克劳德,心思细腻,容易伤感,和十年后完全不一样,却深深吸引着他。

    “你还没有告诉我刚才那首歌的名字。”幻想太过美好,让他不敢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歌剧卡门的经典唱段——《爱情像只自由鸟》,演唱者是被称为歌剧女神的希腊女高音歌唱家卡拉斯。”就算十年很长,跨度很大,但有些喜好与生俱来,不会改变。十年后的克劳德迷恋卡拉斯和萨拉布莱曼,他爱听卡门和凯撒大帝,在悠扬的乐声中品红酒。

    现阶段的他虽然听不懂,但已经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爱情像只自由鸟……”他重复了一次,眼睛看着窗外的风景,若有所思的样子。

    方严知道他有所感触,于是乘热打铁,继续说:“作为演唱者,她是完美的。舞台上的卡拉斯光芒四射、无人能及,至今没有谁能超越她;但作为女人,她很失败,一生充满了悲剧。”

    这个话题成功勾起克劳德的兴趣,他坐正身子,问:“为什么?”

    “打个比方,如果男人的爱是俯视而生,那么女人的爱则是仰视而生。爱情像座山,男人越往上走可以俯视的女人就越多,反之,女人越往上走可以仰视的男人就越少。”方严打开车窗,寒冷的空气立刻涌入,让两人的头脑都清醒许多:“卡拉斯一生都在追求不属于她的爱情,她的目光只专注在一个人身上,所以错过了本该拥有的幸福,最终只得到遗憾和仇恨。她死的时候怅惘、沮丧、孑然一身,没人爱她。”

    “想说什么就说吧,拐弯抹角的样子真不像你。”克劳德虽然天真,但不代表他是个蠢货,当然能听出弦外之音。

    “听着,不要爱一个人爱到浑然忘我、爱到无条件的放纵和容忍、爱到离了他就活不下去,因为最后受伤的只会是舍不得放手的那个人。”方严咬牙,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你很聪明,不该看不清事实。很明显,你付出得过多,而他没有像你爱他这样爱你,这不值得。”

    这番话,他几乎是耗费了全身力气才说完。如果克劳德没有死,如果他没有重生,那冷漠的他和杰森有什么区别?

    他们的关系从来都有失公平,克劳德在不断付出,他理所当然地接受一切,从未考虑过回报。重生之前,他是喜欢他的,但仅限于没有伴的条件下,可以试着相处的程度,不会再多了。他甚至要和他分手,去过正常人的生活,却间接导致了克劳德的死亡。

    再活一次,他才明白,感情应该是相互的。

    “我小时候被一对老年夫妇领养过,那时候过得很不好,后来杰森的父母收留了我。那年我才八岁,从那家逃出来以后,走了整整二十里,在隔壁的镇子偷面包吃。”过了很久,克劳德慢慢开口:“他们抓住了我,但没有像对待小偷那样处罚,反而抚养我长大成人,给我家庭的温暖,使我不至于流落街头,无家可归。养父母去世之后,杰森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不能失去他。”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故事,所以他对杰森病态的依赖源于对家庭的渴望。

    方严深吸了一口气,决定打醒他。

    他在下一个交流道出了高速路,但没有回城,汽车在乡间小路上颠簸,一边劝诫:“你其实很清楚,杰森是你的兄长、家人、朋友,但不是情人。你当然知道亲情和爱情的本质区别,但你需要一个能陪在身边,让你感觉不到孤独的人。这种依赖有些病态,原谅我用看这么沉重的字眼,作为朋友,我不希望你越陷越深。”

    “如果你想开心灵辅导大会,麻烦停车,我宁愿一个人走回去。”他不悦地皱眉,用手按压疼痛的太阳穴。

    “你听不进去的话,请便吧。”方严倒也果断,一脚刹车停在路边,克劳德愤恨地看了他一眼,有点骑虎难下,最后拉开车门就走。

    “喂,你身无分文,就算走回市区也没用。”方严探出半个头,冲小狮子的背影喊:“还有,你的护照在我这。”

    果然,他在原地站了几秒,然后大步走回来:“还给我。”

    “凭什么?”方严晃晃手上的证件,笑得很愉快,露出一口小白牙:“你未成年,监护人又不在身边,我怎么能让你独自面对凶险的社会。怎么,你不怕被神秘组织割一个肾吗?”

    “还给我!”克劳德急了,伸手去抢。

    方严也不抵抗,乖乖给了他,但又说:“就算你拿了护照,没有钱也寸步难行。”

    他把证件放进贴身的口袋,还把外面的扣子系上,像小孩子闹别扭一样说:“等我进了红龙车队,食宿就不是问题了,还能赚很多钱。”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