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 手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好热……”克劳德睡觉很不老实,一抬脚就把被子掀翻了,嘴里含糊地抱怨,额头上也渗入密密麻麻的汗珠。方严微笑着看他,轻抚他的脸庞,然后换了一床薄被:“好些了吗?”

    “恩。”他嘴上胡乱地答应着,不知在说什么,听不真切,眼睛也不曾张开,只是本能地回应着,不一会又睡着了。方严一直守着他,握住他的手,静静地这享受来之不易的二人世界。以前,他有很多这样的机会,能和爱人朝夕相处,却出来没有在乎过。现在想想,很是懊恼,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克劳德睡得不踏实,半梦半醒之间翻了个身,一把抱住旁边的人,手脚都缠在对方身上。

    方严就任由他搂着,也不动弹,只是一下下梳理他的发丝,轻轻说:“如果你知道真相,一定会恨我,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我为什么这么做。”

    其实,不管克劳德酒量多差,两杯红酒也不至于让一个大男孩醉成这样。让他陷入昏睡的真正原因是草莓,方严早就在那些小东西上做了手脚,而剩下的证据也被他扔到雪地里去了。是的,他给他下药,当然是对身体没有危害的安眠药,只会让他踏踏实实地睡上一夜,为了某个计划能顺利进行。

    他看着克劳德的睡脸,想起他们在一起的每个日夜,想起他没有好好珍惜的幸福生活……

    “这辈子,请让我来守护你,照顾你,陪在你身边。相信我,我绝不会伤害你,不会背叛,不会比你先死,更不会让你孤独一人活在世上忍受寂寞。”他感慨万分,紧紧握住克劳德的手,俯□去,虔诚地吻他的额头。他的动作很小心,像朝圣者亲吻他的圣物一样,眼神中都是坚韧:“你死的时候我也会死,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我会铲除一切障碍,解决所有的敌人……相信我,我的爱人……”

    他在低语,在祈祷,在向他深爱的男人发誓,我要用我的全部去爱你!

    他还在伤感,没有从回忆中挣脱出来,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铃声打断了思绪。十年前的手机屏幕很小,而且是黑白的,铃声也很单调,但作为通讯工具,已经足够了。

    “先生,很抱歉,我留不住他,他马上要下来了。”手机那头,一个听上去很年轻的女孩压低声音说,似乎怕什么人听见一样,语气很急切地询问:“我大概还能缠住他十分钟,现在该怎么办?”

    方严看了一下手表,凌晨五点半,也差不多了。

    “你做得很好,让他下来吧。”挂掉电话,他开始穿衣服,从容不迫地系领带,然后将克劳德的被子掀开一半,故意露出他不着寸缕的下半身。他最后碰了一下他的脸颊,目光很温柔:“你会是我的,我一个人的,很快,我保证!”

    然后他打开房门,点了一只烟,靠在门口上吞云吐雾。

    “你这狗杂种在我的房间做了什么!”从楼上下来的男人看到这位不速之客后,第一时间抓住他的衣领。从他们这个位置看过去,能清楚地看到凌乱的床铺,一个金发的大男孩□地躺在床上,结实的臀部藏在被角下面,若隐若现。

    眼前的场景让杰森发疯了,他瞪着血红的双眼,恶狠狠地威胁:“离他远一点,我的东西别人不能碰!”

    “克劳德,给我滚出来!”男人很愤怒,似乎有点控制不住情绪。他开始大吼,但昏睡中的小狮子毫无反应,这种沉默的无视根本是火上浇油,让他的怒气彻底爆发。

    方严很理解这种人,典型的男权主义者,他可以花天酒地,玩女人,流连于*,却要求伴侣绝对的忠贞。要击垮这种人其实很容易,因为他们往往很冲动,不会冷静地权衡利弊,分析眼前的情况。比如现在,在不确定发现了什么之前就愤怒地大吼大叫,只会引来旅馆的保安。

    “先生,你这样会吵着别人的。”方严无辜地眨眼,露出一个挑衅的微笑:“而且,他并不是你的东西。”

    “你这肮脏的黄种人,吃动物内脏的低等民族,你怎么敢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仗着身高的优势,他居高临下地提起方严的衣领,拳头捏得咔咔作响。这个帅气而富有魅力的男人,嘴里一直蹦出侮辱性的词汇,口气很恶毒,和他的俊朗的外表完全不相配。

    “我不知道你哪来的优越感,不过是头沙文猪罢了。”方严舔舔嘴唇,毫无畏惧地反驳。

    他像猫科动物一样半眯着眼睛,射出冰冷的光,如同一头狩猎中的野兽,随时可以撕裂猎物:“像你这样的人其实很自卑,你的内心很胆怯,很弱小。你不断地拈花惹草,只不过想从女人怀里得到安全感,证明你还是个男人!”

    方严故意加重男人两个字,然后发出让人恼怒的笑声。

    “去死吧!”杰森彻底怒了,他抡起拳头,照方严的面部砸去。

    但他低估了眼前这个小个子的东方人,看上去其貌不扬的年轻男子不像他的外表这么老实,好欺负。

    他一个闪身,轻易地躲过看起来非常有威胁的拳头,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挥出一记重拳。强有力的一拳,正中对方的腹部。杰森吃痛,本能地弯腰捂住肚子,但方严怎么会给他喘息的机会。

    “怎么样,那对金发姐妹花还对胃口吗?虽然我讨厌你这个人渣,但我不得不承认你很有眼光。你喜欢金发碧眼的美人,普通姿势很难吸引你,所以要找到能勾引你的漂亮姐妹可花了我不少功夫!”方严嘴上在说话,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他曲起膝盖,照对方面门一记猛击,接着又一拳击中他的太阳穴。

    他的招数没什么套路,但出手又快又狠,膝盖手肘一起上,不到三分钟就把这个花心鬼揍得口吐鲜血,毫无还手之力。

    体格强壮得像摔跤选手的杰森在他面前完全是个沙包,一连倒退了好几步,跌坐在墙边。

    “先生,我猜你没有受过正规的格斗训练,你不知道如何出拳,也不懂防御技巧,连抗打能力都在及格线以下。像你这样的门外汉,我一个人能干掉五十个。”方严冷漠地站着,不忘把衣服整理好,他的余光看着房内,时刻注意克劳德的情况。

    “去死吧。”不知好歹的男人完全被激怒了,像一头垂死的困兽,横冲直撞地撞过来。

    奇怪的是,方严冷笑一下,没有避开。

    杰森不知道,他的拳头砸向方严的瞬间,克劳德已经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了。他还没从宿醉中完全清醒,所以头脑不太好使,反应有点迟钝。醉倒之后发生的事他一点也不记得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了个精光,于是傻乎乎地站着,过了两秒才发现大门敞开,杰森正在揍他刚认识的朋友。

    “住手!”他来不及多想,立刻套了条裤衩冲出来。

    但他还是慢了一步,方严惨叫一声,摔出去老远。他痛苦地捂住头,显得很害怕,不停地求饶:“我很抱歉,不要打我,请不要使用暴力,不要!”

    “我的上帝,你在干什么?”克劳德又惊又气,一把推开罪魁祸首,几步跨过去,小心地把摔在地上叫痛的方严扶起来,关切地问:“快让我看看,伤着哪里了。”

    方严的脸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他表情很痛苦,以至于克劳德以为他伤到大脑了。

    “你真是个疯子,整晚在外面鬼混不说,一回来就发疯,你打他干什么!”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克劳德也晕了,根本没注意到杰森才是口鼻流血的那位,一心只关心他刚认识的朋友。

    “不……别打我……很痛……”某人演技一流,把恐惧诠释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他的身体抖得厉害,不停往克劳德怀里缩,像待宰的小动物一样惶恐不安。他用两只手紧紧抓住男人的手臂,连指甲都陷进肉里。也许是被这种恐惧感染了,克劳德没有推开他,反而紧紧抱住这个吓得快要哭出来的年轻男子,用身子护住他。

    “见鬼,我根本没有碰到他。”杰森看着自己的手,立刻明白他被耍了。

    他的拳头根本没碰到方严,对方却像受了多大攻击一样飞出去,而且演得很逼真。

    “难不成你想说你身上的伤是他揍的?”他这时才看清楚自己的恋人口鼻流血,被揍得鼻青脸肿,但他根本不信瘦弱的方严有能力伤害一个壮汉。

    况且,他太了解那个男人了。他喜欢勾搭别人的老婆,被捉奸在床,打成猪头回来也不是一次两次。想到这里,他就来气,酸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