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死亡开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在这方浩瀚无垠的宇宙里,有无穷的星辰在闪烁着神秘的光辉,无尽的光辉,炫织出一个个庞大璀璨的星系,而星系与星系相隔遥远,却又在遥远的地方被神秘的力量牵连着转动,就像是构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巨大阵网,牢牢地禁锢着这片时空。

    在这片犹如梦幻般的瑰丽和璀璨之中,穿越过不可计数的巨大星辰后,有一条宛似河流的星带,静静的浮沉在虚空中流淌,散发着宁静的光芒,它是那样的渺小却又那样的美丽,每一颗星辰宛如幽兰的宝石,荡漾起美丽的光芒。

    在这条美丽的星带之中又穿越无穷的时光,有一颗璀璨夺目的火红星球,它炽烈的光芒照亮着他周边狭小的空间,火红的光闪烁在它周边的九颗星球之上,九颗星球按照着某种神秘的规则在相互的牵引着转动,如此已不知道过去了多少的岁月,九颗星球其他八颗都是满目的荒芜,有得上面是长年的积累的寒冰,有得上面是时刻喷发的岩浆,只有其中一个蓝色的星球表面似乎闪耀着不一样的光芒。

    在那颗星球之上生活着数百亿的生灵,有得生灵浑浑噩噩灵智也未开启,有的生灵灵智虽然开启了,却又由于种种限制,无法改造环境,依然只能昏沉的活着,只有一种名为人类的存在,最为特殊,他们灵智已经开启,而且善于改造环境,他们用极快的速度发展着他们的文明.无数的人类忙忙碌碌为着所谓的文明或者生活而活着到死去,但也有很少数的人类,开始仰望向这浩瀚的宇宙星空,他们在好奇,人活着是为了什么,这个宇宙之外又有什么?是他们的生命实在太过短暂,短暂的有如一个梦幻的泡影,在还没有涨大时,便已“啵”的一声破灭。

    以有限的生命,妄图拉开这宇宙无限奥秘的帷幕,实在太难,古往今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伏尸在这条充满未知的道路上,或许,这只是人类无聊的猜想,只是为了满足他们的好奇心,从前没有人能够破解,未来或许也不会有人能够解开,但是,我们常说事无绝对,我说万一,或者说有没有可能,在某一天有那么一个意外呢?

    蓝色的星球,在那炽烈的火红光芒未照耀的一面,此刻正被黑暗笼罩着,在黑暗而宽阔的大地上正上演着各种画面,有人出生,有人死去,有人大笑,有人大哭,人生百态种种画面不一而足。当然,在大地上的某一条城外公路上,此刻上演的一幕自然也包括在其中了。

    夜色如水,清蒙的月光将整个山野罩上了一层薄薄的纱雾。清风徐徐,激荡起树叶沙沙作响,满世界似乎都在这沙沙声中沉寂了下来。黑暗拉近人与宇宙的距离!

    城市郊野的公路上,白天火热的气息此刻已经完全的褪去,犹如剥去外衣的少女,青涩中带着醉人的清新。

    两道车头灯,宛如利剑一般的刺破眼前的黑暗帷幕,帷幕被短暂的拉开,却又用更快的速度在他的后面拉上,黑色的车子以极快的速度穿行在这条有些荒凉的公路上,它狼狈如一个落魄的斗士,在决斗中失利,放弃了所有尊严,正在仓皇的逃命。

    车上的人二十多岁模样,有一张平凡而轮廓分明的脸,短发加上一米七零的个头再配上一副不胖也不瘦的身材,本也算是完整的组合,可在他身上,却让人看着显得有些清瘦,或许只有那双眼睛,偶尔透露出来超出表面年龄的深邃,让他显得有那么一丝的特别。

    只是此刻那双深邃的眼睛中,却显得有那么一丝的慌乱和紧张,紧张让它显得格外的灼灼有神。

    他一边极速的开着车,一边透过反光镜观察着后面被黑暗笼罩的道路,似乎那里深藏着着什么不可思议的存在,以至于到现在,他的脸上还带着震惊他的震惊也许并不是什么无的放矢,如果仔细倾听或者摒弃掉车子的轰隆声之后,后方那深不见底的黑暗区域正传来

    “嘭”“嘭”“嘭”

    的声音,声音很急,也很有规律但是这些声音却告诉林兴,原来死亡离人远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遥远,它或许就像这长长的公路,前面是永恒的黑暗,在没有撕破这黑暗之前,谁也不知道等待在前方的是什么,或许在这黑暗里的某一个位置,此刻正有一扇静寂的门敞开着,也许只需一步不慎,他就将跌入永远的静默和沉寂里,无知无觉。

    他在这之前没有过多的思考过死亡,但是当死亡的威胁突然降临时,他也绝不愿意束手就擒,毕竟生命有时候是自己挣来的。

    车速已经开到170码,已经快到极限了,如果还不能摆脱,那么对方那森然的牙齿和爪子,以及那双血红泛滥出来对食物渴望的眼睛,将告诉他死后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而它的到来也不是为了找他聊聊天或者告诉他世界原来还有这些东西的存在。

    不知道是因为死亡带来的威胁让林兴爆发出巨大的潜力,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他在这场历时2个小时的追逐赛中还没有崩溃,相反,他漆黑明亮的双眼,因为不知道紧张还是兴奋而越发的深邃。他的头脑也越发的清晰、快捷。

    前面是一个圆形的转盘,下了这个转盘也就算是城区了,林兴在快速的分析哪里能解决掉这个它,警察局?武警队?又或者军区?更重要的是,如何保证它进城后只跟着自己,而不被其他的车辆吸引,这是一个难题。

    但是比这更难的是到现在林兴也没想通对方到底为什么这样死追着不放,好好的纯天然野味不吃,非的追着他来,他想过是不是对方针对他而来,可是活了20多年,他并没有什么仇家,再说有仇家也不会是这样的怪物。

    要说对方贪图他什么,从头到脚他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最后悲剧的发现,除了他本身这120多斤的身体,自己实在没有什么可值得对方这么费劲的追上两个小时的。林兴只觉郁闷无比!

    后面的嘭嘭声更加的急促了,显然对方似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