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难道是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就在容纤月恼羞成怒,索性恨不得就和身后这个人鱼死网破的时候,身后清琅的声音再至。

    “闻一人喜攀登,独爱夜爬高峰,看日出之云海。某日,即将到达山顶,那人脚下石动,摔滑下去。山高,他不知所滑几许,后一枯树救他一命。然悬在半空,此山又鲜有人至,于是,他祈求上天。**游神经过,问,‘汝信我否?’他答,‘信’。神曰,‘纵身一跃罢。’……皇后若是他,会如何做?”

    啊?什么?

    容纤月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身后的人是和她说话。

    容纤月抿了嘴角,“我不知道……”

    随即,身上压着的力道加重,容纤月觉得自己胸腔里的空气都要被挤出来。几乎下一刻就要窒息而死。同时,脖颈处的灼热也狠狠的压过来。

    什么气节都给抛到九霄云外,容纤月差点儿要哭了。她急急的回答。

    “若我是他,便会纵身一跃!”

    “哦~?”

    压在她身上的力道随之骤减,身后那个人也好像远离了她,

    容纤月喘了口气,咬牙,“既然怎么都逃不了一死,不如一搏!”

    “就像是刚才?”

    不同于容纤月显然有些气力不足的声音,身后的语气不止兴致盎然,且明显的带着一丝笑意,“知道逃不掉,就讨好我。不舍不得,大舍大得?”

    容纤月隐隐的觉得他后面的那两句话别有深意,可此刻她并没有什么闲暇去深思,因为那人说的“讨好”这两个字足以让她的青筋直蹦。

    她委曲求全不假,可什么时候“讨好”了!还“大得”!她得什么了?

    可就算是她满肚子恼怒,此刻鱼在案板上,根本容不得她有丝毫举动。

    就在容纤月以为自己隐忍不发的时候,突的,身后那人的讶然传来,“恼了?”

    “……”

    容纤月一愣,同时脖颈上剧痛,晕了过去。

    在容纤月眼前泛黑之前,她默默的骂了句,“混蛋——”

    *********************************

    容纤月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因为动作太快,脑袋里一时有些懵。

    眼前一片大亮,视线内是对她来说并不陌生的房间,摆设。

    窗外,隐隐传来小春桃忙碌的声音。

    这里,还是冷宫。

    容纤月的目光快速的环绕一周,屋子里没有丝毫外人来过的痕迹。

    听到里面的声音,小春桃很快就走进来,手里端着冷宫里唯一算是值钱的物件,小铜盆。里面清水湛湛。

    “皇后娘娘!”小春桃躬身相扶。

    不管是穿着还是打扮和昨儿早晨一模一样。

    容纤月有些发怔,难道昨儿晚上的神秘人只是梦?

    她伸手往脖颈上摸过去。

    嘶——

    疼,疼疼。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