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2章 .柳家没有好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边柳青芜被带到了内院,没和表姐王媛儿聊上几句就被她拖着悄悄来到了前厅后面的窗户下。

    柳青芜看她一副要撩袖子裙摆爬窗的姿势,拉住了她,“不是要逛园子么,怎么来了这儿,你要进去?”

    “当然啦,爹不让我过来,还让妈妈时刻不离的看着我,看着我也有办法出来的,现在你来了,我就带你一块儿过来看看。”王媛儿一逮到单独相处的机会就想要溜出来看,柳青芜拉都拉不住。

    王媛儿麻利的站上了花坛边缘,朝着柳青芜伸手,笑嘻嘻道,“来,我们赶快进去。”

    “表姑,这些是大人的事,我们不合适过去听,还是回去了。”柳青芜谨记着祖母说过的话,带她来是陪着表姐,不让她偷跑过来,但她好像拦不住啊。

    “哎哎,你可别叫我表姑,我就大你一岁,哪里不合适了,不就是那个周姑娘怀了大哥的孩子,想要威逼大哥娶她,我倒要看看他们周家有多大的能耐。”王媛儿嘴巴一翘,看着柳青芜眨了眨眼,“祖母带你来说是陪着,是来看着我的吧。”

    柳青芜见她都知道,笑道,“辈分可不能乱,既然知道就更不应该进去了,祖母和舅公一定会处理这件事,我们回去吧。”

    “那你自己回去,来都来了,我要进去看看,他们偏不让我看,我偏要看。”王媛儿说着,王媛儿踮起脚往那窗户摸出一个小插片,用力一推,紧闭的窗户打开了。

    王媛儿一脚踩上装饰墙壁的砖瓦,双手攀着那窗框,用力一蹬,半个身子挂在了窗户上,继而双脚再蹬墙,大半个人悬在了窗户上,膝盖往上一靠,手扶着窗沿,双脚入了屋内,坐在了窗户上,一气呵成。

    柳青芜看呆了。

    这哪里是一两回能练出来的,一看就是惯手了,王媛儿回头朝着她伸手,“来来,我拉你上来,比爬墙简单多了。”

    “这...”柳青芜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王媛儿笑眯眯道,“就是她们找到我们了现在也不敢到前厅来找,你赶快上来。”

    她要是不进去,她一个人就溜进去了,不能让她做更出格的事了,柳青芜为难的看着这窗户,拎着裙摆踩上花坛,王媛儿示意她学着自己踩墙上的石块,紧紧的拉住她的手,“来,另一只手抓这里,对,用力,是不是很简单。”

    柳青芜终于和她一样坐在了窗上,长这么大可没做过这么出格的事情,心惊之后还真有了点成就感,拿出帕子给她擦了擦汗,“这窗子和表姐一定是很熟了。”

    “老熟人了。”王媛儿咧嘴一笑,跳到了屋内给她搬来了凳子扶她下来,低声道,“从这儿过去,躲在屏风后就能看到前厅了,你跟着我。”

    柳青芜下来,王媛儿关上了窗,把那小插片重新安回去,没人知道两个小丫头会偷偷跑到前厅来偷看,王媛儿拉着她躲到了屏风后,透过缝隙刚好看到厅堂里的情形,王媛儿看到瘫坐在那儿的女子,小脸一肃,低声嘟囔,“我哥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女子。”

    而柳青芜的注意力全在祖母身上,她们过来的这一刻,她刚好听到祖母和瘫坐在那儿的姑娘说了一句,“这孩子到底是不是王家的,也无从佐证。”...

    柳老夫人此话一出,周家人的脸色变的十分难堪,周敏慧的面色不能更苍白,柳老夫人这句话就是对她极重的污蔑。

    “我听闻周老爷和周夫人之前是给周姑娘说了几门亲事,也是稳妥的人家,门当户对不是挺好,但后来都不了了之,外头传周姑娘心高气傲看不上,你与我侄儿在元宵花灯遇见,若是相互有意,理应告知你叔父,两家长辈言谈媒妁,男子不论,你一个姑娘家更应该忌讳这些,你们二人却私下授信,还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些你总不能说都是被人逼的,你的品德王家不敢信,你这腹中的孩子,王家也不敢认。”

    谁家的姑娘会做出这等败坏门风的事,再无知能不知道这么做是不可能被对方认可,更不可能明媒正娶的抬进门,自己都不给自己脸面,怎么去要求别人给脸面,侄子是错了,但错误从来都不是单方的,柳老夫人可记得侄儿说的那句‘她说自己不能有孕’,然周家姑娘又否认,试问哪家的姑娘会对一个男子披露这等*,还说自己不能有孕来降低对方的警惕,我不能生,将来也不可能拿孩子威胁你。

    柳老夫人只觉得这是一个坑罢了,这周家姑娘是要赌上名誉,赌上性命要让侄子往里跳,坑成了,这王家夫人的身份可比周老爷给她说的任何亲事来的高贵,商家的夫人一辈子也就守着钱银,官家的夫人,可不是更显贵。

    “夫人,你不能这么污蔑我。”周敏慧颤抖着身子,“你...我腹中的孩子断然是他的这绝不用说,王家看不上我,我的身份配不上王家配不上王少爷,即便是如此你也不能这样污蔑我。”

    周敏慧顿着字句说着,泪水潸然的看着王鸿泽,“你不想认这孩子也罢,权当我当初付出的心意喂了狗,这般侮辱,我也活不下去。”话还没说话,周敏慧迅速的奔着撞上了身后的柱子,周家人护的及时,可还是让她冲撞的背撞在了柱子身上,周敏慧倒在他怀里。

    周夫人抱着周敏慧大哭了起来,“孩子啊,你这是要做什么,你疯了你,你死了我和你叔叔要怎么向你爹娘交代,你这苦命的孩子,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能信了他的话,你怎么这么傻。”

    这哭诉声可怜,王鸿泽不忍,抬头看向姑母,她腹中怀的毕竟是他的孩子啊,可柳老夫人看着周家人如此,无动于衷。

    也说不上无动于衷,柳老夫人眼底闪过一抹厌恶,她已经犯过一次错,决不能让王家也走上这样的路,这周姑娘并不是个秉性纯良的,怎么能让她嫁入王家,踏入王家大门都不行。

    “我们周家是没有王家在仪都有权有势,但也不是任人欺负,发生了这样的事,闹到了官府里谁的脸面都不好看,王少爷的差事也当不安稳,你们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