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宣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夜莺停止了鸣叫,仿佛又陷入沉睡,俱静万籁中,夹仲冬之调。

    诗五律拂袖,收回断弦的古琴:“你在旋律中找我的踪迹,我在风云下看的你生死,这一战,诗五律败的心服口服。”

    “五律叔叔严重了,单论琴弦造诣,只怕当世无人可及。”

    “默淋小友过奖了,这场比试本就是小友你占下风,我已琴音入道,却在十几个音弦中被你掌控律动,那时我已知此战难以取胜。”

    动人的旋律,停歇后仿佛还回荡在耳间,一场天无之境的交锋,演奏出另一番魔道奥义。

    远处,黄木杉意味深长,道:“真是了不起啊,虽然诗五律是以琴音入道,但在音律上没有等价的造诣,最后十二音节,诗五律是绝对不会顺势弹奏的。”

    伊天翼点点头:“恩,因为这最后十二音调是一个绝对的收尾,连贯之前琴声,对此诗五律有两种选择,一是变调,可他若是奏不出凌驾于这十二音节的琴音,强行变调,将使道心受创,二是就此收尾,但那时收尾,此曲整体不完整,同样会使的道境受损,他是不得不弹奏出来。”

    “这场比试虽然诗五律占据主动,但若对手的天无道境未凌驾他之上,双方只能已平手告终,孙儿要胜,琴艺也必须高出一筹。最后这十二响,使所有夜莺叫声混乱,却又清脆入耳,更与琴声同时停歇,孙儿的道境,看来已经步入虚有了。”

    雪满貂裘,风摇薄雾,笑看胜败定雌雄。

    罗胜天笑了几笑,道:“五律兄,难得见你败得如此彻底,默淋小友,时间耽搁了这么久,阴月门的事情以及我们战前的对话想必已经传到万毒门和鬼蜮,接下来要如何处理呢!”

    “有两位叔叔的支持,我的优势已经足够,而现今神州大陆的局面,已经彻底明朗化,现在正是时机将至。”

    诗五律沉思了一会,道:“我想问一下,月杀接下来的动向是什么?”

    我嘴角一扬,笑了笑:“五律叔叔问这个,是依然对小侄没有信心吗?”

    “哪里,但是接下来与黑芒楼一战,也许会是最后一战,我觉得我们应该知道月杀的大致动向。”

    “月杀的行动,我并不清楚,而我大哥的动向,他也不会告知天魔宫。”

    罗胜天道:“行啦,再聊下去时间越拖越久,那两边可巴不得能有时间做准备,我们还是先把这事处理了再商谈吧。”

    “那万毒门我亲自去一趟,鬼蜮就劳烦两位叔叔了,我爷爷和外公在附近,就顺便让他俩一块去活动一下筋骨。”

    听到这番话,黄流溪苦笑一声:“老翼啊,你说孙儿是想让我俩打前锋呢,还是当监督工?”

    “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俩也应该卖力点,不然这罗胜天、诗五律两个小娃娃,心里肯定会有些不爽。”

    如果一定要灭这两门,万毒门的毒,无色无味,毒瘴无孔不入,甚是棘手,所以伊默淋自当奋勇。而鬼蜮以身法为主,战力相对较弱,让伊天翼与黄流溪一同前往,一来以两人的修为,足以应付突发状况,减少伤亡,二来,确实能起一个监视作用。威与压,拿捏的可谓恰到好处,这两点可让魔音谷和血幽冥两家难以生出二心。

    万毒、唐门,浓烟笼罩,漫天落花暗香,使得多少人垂涎,又使得多少人为之闭舍,层层落花旋绕在万毒,只为守护千年阴史。

    无色的污秽,在风云的吐纳间,烟雪袅袅,骤然,无一丝征兆,天空降下数到黑色奔雷,天珠所过之处,皆为平地,无人来得及一声呐喊,就此断写千年万毒之名。

    “父亲,还未找到默淋的踪影。”

    书房内,黄木杉靠在椅子上,拾起青花瓷茶杯,抿了一口茶:“他今天打算一个人去万毒门,我就应该料想到唐家的结局,但没想到结局是他用天珠抹杀整个世家。”

    黄流溪顿了顿:“父亲,他现在会不会只身前去追杀万毒门的活口。”

    “从现场的痕迹来判断,此天珠的威力绝对比他之前动用的强大很多,而且使用之后,功体并未受损,不然现在早就回来了,况且斗鬼神之前建造的黑芒楼都经不住一轰,更区区他万毒山庄,我估计当时身在里面的人,无一幸免。”

    “这也不排除当时正好还有别的弟子在外面。”

    “里面大致有些什么人,现在的孙儿已经能清楚的洞察了,只怪唐演下的一步错棋,肯定是下令让弟子用落花暗香围绕整个万毒山庄,想让前来的人知难而退。对了,秋月呢?”

    “秋月回了天凤舞,好像是岳父找她有事。父亲,关于鬼蜮,我们改如何处理。”

    黄木杉叹了口气:“如何、如何,我都把天魔宫交给你几十年了,这些事情都还来问我,随他去吧。”

    当伊天翼一行人赶到鬼蜮时,武曲级以上的人,全部撤离,只剩服用三鸠丹后,坐在尊椅上的东方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