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生子秘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生子秘方?”锦绣一愣,揣测着这事儿的可能性。

    看这丫头,不象有心计的样子,可这种秘密武器不是都得悄悄掌握偷偷使用吗?会被个大嘴巴丫头知道了?还这么四处咧咧开去,一个小银镯子就漏了风?

    “真有这东西?”她盯着芦花问道。

    芦花笃定地点头:“嗯。我们姑娘说,她身体调养好了,又有秘方,只要二爷肯来,一串儿九。……”说着想发誓的样子,“真的,我没说谎,就不知道啥是一串儿九。”

    锦绣却是知道的,从小陪着唐氏长大,耳濡目染,那也是有水平的,只怕说的是一蹴而就吧。

    想想妩娘是只服侍了二爷一次就怀上了的,难道还真有这东西不成?

    “那你这么随便说出来,不怕你们姑娘打你?”锦绣问道。

    小芦花并不害怕,还拍了拍怀里揣着的银镯子,抿嘴儿笑道:“财不露白嘛,我懂的。”意思你看,镯子我都揣得好好的不让人瞧见。

    然后又道:“我们姑娘本来也是只想留着自己用的。不过姑娘原以为生了小少爷就好了,没想到现在还过得这么艰难。二爷也不来看她,二奶奶也不待见她,还惹了徐妈妈,说好的抬姨娘也没有信儿了,往后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

    所以姑娘就想着把秘方拿出来献给二爷,到时二爷高兴了,就会对姑娘好起来,那姑娘就又能怀上个小少爷了。所以姐姐不用担心,我们姑娘不怕我们传出去,就是想要传给二爷听到的。”

    锦绣听着她这话前言不搭后语的,不由冷笑。刚才还四处瞧着没人才悄声给自己说的消息,如今就成了正要四处乱传,最好传给二爷知道的了?

    这么个小丫头子,竟都想诱自己上当?

    “那你为什么会告诉我?”锦绣压着恼怒,不动声色问道。

    直接去告诉二爷不就好了。

    芦花又忽闪着大眼睛笑起来,献好道:“我们姑娘说了,二爷对谁好,谁就吃的好穿的好能过上好日子。我看姐姐也不希罕我的点心,还穿这么好,肯定是二爷对你好的人。

    姐姐又这么大方,还给我镯子呢,所以我谁都没告诉噢,只告诉姐姐你了。姐姐去转告二爷吧,我们姑娘可说了,这对二爷来说可是个大好的消息,谁给二爷报的信儿,谁肯定能得赏呢。”

    一副我把好处给你了,你不用太感激的表情。

    然后却一脸遗憾的嘀咕道:“可惜我见不着二爷的面,唉。”话说她还真不知道那二爷是个什么物种呢。

    锦绣神色稍松,这听着倒有些像了,这丫头得了消息到处乱跑想传出去,却不知道该传给谁,见自己在这里,衣着气派都不错,便过来试探,得了自己的好处就还以好处。是这样没错吧?

    就听芦花又紧着催她道:“姐姐快些去告诉二爷吧,说得晚了,没准二爷就已经知道了,赏肯定也被别人领走了。”

    锦绣觉着这丫头不象说谎,却到底又让人不放心。不过生子秘方什么的实在让人心动,若她遇上了却不抓着机会,只怕死了也是后悔死的。

    想着就从身上又换出一些碎银子来塞给芦花,吓唬道:“你若说实话,还有赏给你。你若骗人,我就叫人重重打你的板子,然后把你远远卖了去。”

    芦花听了脖子一扬,道:“我才没骗人,不信你去问我们姑娘。”

    锦绣正有此意。这么大的事儿,和她个小丫头子也扯掰不清。她得赶快去找正主证实一下真伪再说。

    若这东西是真的,那就千万不能落到了别人手里去。她得哄哄吓吓,让她把东西拿出来自己用上。养息好了身子,自己也生一个,以后也就有指望了。

    若这东西是假的,那她就是惑众生事,二奶奶知道了定不会饶她。

    自己唬吓一番,然后再宽解一番,再应承她自己会帮着向二奶奶求情告饶,示她个人情。以后那妩娘记着自己的好,想着二奶奶面前得依仗自己,没准以后有个什么事儿,她就成了自己的臂肩。

    总之就算最后什么都没捞着,也是个和那妩娘好好说话的机会,反正她正寻思着怎么接近洛音苑去观摩学习呢,有这个由头总好过无事无非的去献殷勤。

    到时候二爷再提起来,自己可以说:和她很熟,时常照拂提点……

    锦绣想着便道:“我正要去找你们姑娘,若这事儿没谱,可是连你们姑娘一并打罚的。”

    芦花听了仍一副不怕的样子,嘀咕着:“本来就是真的。”

    锦绣见了,心里又把那方子是真的的可能性,多增加了两成。

    她催着芦花儿快走,一路就急忙往洛音苑去了。

    走着又想到洛音苑里还杵着那朱妈妈和杨妈妈来,那两位可是二奶奶支派过去的,只怕洛音苑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都会报告给徐妈妈的。

    自己过去洛音苑,传到二奶奶耳朵里了,总得有个说法吧。于是就教着芦花等下见了她们姑娘要怎么怎么说话。

    芦花眨着大眼睛不解:“为什么要说谎,姐姐不是说骗人要打板子发卖的吗?”

    锦绣忙又吓了一回,说朱妈妈杨妈妈是坏人,和你们姑娘不一心的,被她们听了去,连她们姑娘都要挨打呢,小丫头这才不言语了。

    ···

    洛音苑里,武梁一看来人,心下暗道:嗬,来的可够快的啊。若也以上门的速度爬床,现如今还何用在那儿玩伏击呀。

    她这里引着锦绣过来,自然是想得力帮手的。

    致庄院里众人畏唐氏之威,别人还真不好拉笼,也就这锦绣和徐妈妈常跟在唐氏身边,便是被骂也没有那么强的畏惧心理。尤其象锦绣,那很强的逆反心理不利用多白瞎。

    用锦绣,战徐妈妈,瓦解唐氏心腹集团。等唐氏失了得力爪牙,想办什么阴损的事儿也不便利吧?

    反正就是斗嘛,有时将来兵挡,有时也得主动出击嘛。大家慢慢磨,磨来磨去,小程熙也就一天天大了。

    徐妈妈,得势久了,早不记得自己的奴才身份和行事分寸了,嚣张跋扈不把别人的命让回事,让人不能忍啊。

    ——给她用药也好打罚也好,她反正也没死,几个婆子到底也没敢在她身上留下明伤。而桐花如今那嘴角,还留着一处小疤凹呢,就是徐妈妈打人时用那戒指子硬生生勾划掉一小块肉造成的。

    掌人嘴巴用手背么?她明显就是故意的。桐花又碍着她什么了?

    连个无害的小丫头都要下这样的狠手,比给她用药还让人不能忍哪。

    如今洛音苑解禁了,那老婆子还试图让朱妈妈杨妈妈作贱她拿捏她。

    她是不是说过,她会回敬这个老杂毛来着?

    徐妈妈,一家子都在唐府里,只她一人跟唐氏进了程家。从小奶大唐氏,府里横行至今。她的罩门在哪儿呢?

    武梁还真没找到。

    不过没关系,岁月那把杀猪刀早把这货杀得差不多了。人老了,总是事儿多些,非为老不尊和年轻人斗,身体先要挺住了。

    何况,这不还有锦绣呢吗。

    ···

    小芦花儿一见武梁,就一副低头认错的样,羞愧地对武梁道:“姑娘,我错了,我不小心冲撞了这位姐姐……”

    锦绣绷着个脸,呱唧呱唧一通指责:“别的丫头都领着差使,只你住闲在这里,却连个丫头都管束不住,今儿是冲撞了我,若明儿冲撞了别人呢?冲撞了二爷二奶奶呢?”

    武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