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整装,出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圈可点之处,甚至有的地方连龙天应都自愧不如。崔振东还突发奇想,让龙天应给所有人讲授作战指挥,在训练完后,还要听课,这对人们来说,开始时是一种煎熬,但每次崔振东都要去监督,而且最终的考核还决定了人们的官衔,众香主认为在训练中不相上下,在战术考核中也硬着头皮去听,听到最后竟都听出了一些门道,并且互相切磋,更信心十足,并且明白自己的指挥有很大的缺陷。随着战争的发展,队伍的扩大将越来越不适用,所以也都收起浮躁,认真地听起来,这对他们以后的指挥起了莫大的帮助。

    崔振东接过红旗,说:“这是我们部队的番号,新编三十六师。虽说我们现在人员短缺,但我认为咱就是三十六师的魂,以后我们还要扩编,但番号永远是新编三十六师,你们都是三十六师的一员,并且以后你们会为自己是三十六师的一员而骄傲,三十六师不出孬种,都是一个个响当当的汉子,都是有着铁脊梁的中国人!”

    崔振东的一番话赢得了一阵又一阵的掌声,众人情绪都十分激动。

    崔振东顿了顿,压了压手说:“在新编三十六师有几条纪律。一、不能干损害老百姓利益的事,大家都是穷出来苦出来的,都是从老百姓出来的,所以我们不可以抢老百姓,就是饿死也不抢老百姓的粮。二、老子不要俘虏,没说的,不管见到日本人、汉奸、二狗子,就立即杀,投降也不行,老子不认。你怎么杀我不管,只要时间充足,就不能让他们痛快死,对鬼子以后不留活口。那个刑讯营,你们不是专门负责这个的?你们把你们的狠招教兄弟们点儿,以后人人都能成为上刑高手。”众人一愣,便一脸放松。众人被日本人欺压得很惨,有些人是因为全家被杀才投奔山寨,有些人目睹了日本人烧杀*掠的过程,早已对日本人恨之入骨,所以现在听说自己可以杀鬼子,而又不犯什么纪律,一个个都十分兴奋。崔振东又说:“现在的军规和原来的山寨规矩基本一样,兄弟们的饷钱也基本不变,但有一点就是,你们现在所有人所属的部队暂时没有番号,因为我可不想让你们出去给新编三十六师丢脸。你们现在的番号是新编一团,一直往下排,下面我宣布人员名单,新一团团长冉图,新二团团长李富田,新三团团长张文斌,教导连连长北宫雷,工兵连、工程连连长南宫翼已,电讯连连长东方朔林,特务连连长西门天隆,警卫营营长李文兴。各团以下职务由团长任命,然后上交到师部由师长审批。下面点了名的人上来换领军装。”这是国民党的最新军装,分为冬夏两套,冬装还有一个较厚的绒夹层,穿着十分舒服。按崔振东的要求,帽子上的青天白日徽统一换成了一条盘旋直上的龙,而所有军装都无军衔,军衔等到打完第一仗后和其他干部的军装一起补发。同时,所有人都领到了一套迷彩服,这是龙天应要求被服厂加工的,所有人的均一样,一来是为了好在丛林中隐蔽,二是怕日本鬼子有专门挑军官大的狙击手,这套衣服在作战时会穿,它十分轻便,折叠后很薄,很省地方,方便穿脱。

    众人见领到了新衣服,都十分高兴,尤其是从附近村中找来的百姓,因为战事频繁、年成不好,人们几年都没穿上新衣服了。

    崔振东看了看,仪式进行的差不多了,便一挥手:“仪式结束,除了点了名的人之外,剩下的人解散,到军需处领军装。解散!”便转身回了聚义厅。

    到了聚义厅后,崔振东吩咐众人左右坐下,说:“你们是三十六师的第一批领导机构,你们和底下的人处了这么长时间,也清楚手下每一个人能干什么,所以你们手下的干部由你们自己定,但是有一点,如果出了问题,我直接找你们。”

    这而是龙天应提出来的,以后的队伍需要进一步扩大,扩大的队伍迟早会暴露在日军眼中,虽说现在他们可以秘密进行行动,但队伍大的话行动也日益变大,就会引起各方面关注。日本的菊机关、特高课、军统、中统,*的地下党都不会轻易放过这支装备精良而行动诡异的军队,所以将导致日军将会派出不同的高手来刺杀。这样的话,保持崔振东的神秘就成了非常重要的事情,他不会像希特勒一样有5个替身,而不管他的警卫力量多么严密,但时间一长便会有疏忽的时候,与其让敌人追着自己打,还不如不让他知道自己是谁,毕竟,随着时间的发展,崔振东亲自上战场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小,他只能稳坐中军大帐,做那个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首领了。

    没过多久,众人便选出了自己队伍当中军事理论考核与专业考核较为优秀的人来。这个部队的编制和别人的不一样,团长手下也有像崔振东一样的配置编制,每个团都有自己的团直属队,也就是说,每一个团都可以拿出来独立使用,但后来没想到每个营连长都不约而同的给他们各自的团长多了一份同样具有很多直属队的人员编制单,连长给营长也奇迹般的交了一份几乎类似的名单,而排、班因为人员过少,分的就不可能那么细了,便草草地拟了几个人上交了。

    汇总出来后,崔振东愣了一下,对忍俊不禁的龙天应说:“你看看这就是你所谓的理论教出来的兵?一个个和人精似的,老子的几千号人投出去让人还以为是几个独立大队组合的呢,正规参战人数还不及各种编队,真他妈怪了。”

    龙天应说:“这也不是一件坏事,到时候收编了别的部队,我们总不会像别的部队一样没有充足准备,全部编入战斗序列,况且这样的话,只要我们有一个整编连在,每个人就知道自己干什么。”

    崔振东想了想:“你说的也对,以后我去管他们,他们怎么管手下我就不用一个一个核对了,走吧,我们马上要出发了,我以后铁定是没仗打了,借着这几仗,好好过把瘾。”

    龙天应笑着说:“好啊!我也很久没摸我的枪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