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八章 药性发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或许真如初夏之前说的,在京城,脂粉行业是个大大的商机。

    今天经几个小姐一提,云菀沁联想到,药妆,更是潜力无穷。

    药与妆,也许真的能像书中说的,完美结合之下,既能叫人永葆青春,又能治一些可能连正统医学都治不好的毛病?

    而若到时真的能够在这方面有造诣,眼前这些官宦千金们,全部都是潜在贵客。

    云菀沁有些兴奋,掌心冒出细汗。

    以前,她根本没考虑过赚钱这个问题。官宦家的千金,吃穿不愁,还赚什么钱?

    前世,她沉溺闺中,高贵清雅,不屑铜臭污手。可是,经历过一生,她方知道,铜板这个东西,其实是很可爱的。

    否则,爱好攀附权贵的爹爹年轻时,怎么会肯与商户出身的娘亲成亲?有了钱,方能斡旋官场,上下打点。而,白雪惠母女又怎么会觊觎自己的嫁妆?

    钱财这玩意儿,永远不嫌多。

    趁大宣如今是盛世光景,商业蓬勃,有钱傍身、以防万一绝对不是个坏事,何况还是兴趣使然。

    云菀沁心思活络了。若说之前的志愿是要保住娘遗留的铺子、花田和花圃,那么现在开始,不仅要保住,还要发扬光大。

    槐树下,小姐们麻雀似的说着话,殊不知隔着一堵粉墙背后,伫立着一抹英魁修拔的人影,也停了许久。

    夏侯世廷凝视中间的女孩。

    不到及笄的年龄,一笑一颦,却拥有着强烈的光芒和自信,乌黑丰厚的秀发在金黄色的阳光下,反射出迷人的光晕,雪腻肌肤透着活力的酡红,让人看得不能挪眼。

    樱桃红唇中吐出的一字一句,如落玉滴盘,锒铛清脆,叫身边的人不愿漏一个字。

    听说她跟慕容二少订过娃娃亲?

    夏侯世廷英眉一耸,惯性地摸了摸玉扳指,不知道为何,心坎就像被人拨了一下。

    “三殿下。”有声音在背后响起。

    沈肇半天不见他回,找了过来,在背后已经站了半天,虽然不敢相信,但还是只能告诉自己,秦王今天来侯府的目的,居然是为了云菀沁。

    他心忖,秦王还未曾立正妃,王府暂时也没听说有侍寝的姬妾,私生活惯有洁癖,洁身自好,可——谁又知道他私下如何?或许只是为了取悦圣上,而故意装出来的?毕竟秦王的出身被许多人盯着,不容许他行差踏错一步。可再如何,他毕竟是个皇子,若看中了一个女子,就算随时随地享用,旁人也不能说什么,何况云玄昶是个巴结权贵的,对方眼睛一眨,只怕他将女儿亲自送上别人床榻的事儿都做得出。

    一想到秦王保不准会对云菀沁做出什么事,沈肇心跳加快,握紧了拳。

    夏侯世廷收回目光,应了一声:“嗯。”长腿一转,离开了粉墙,走了几步,却又扭过头:“喂,你流汗了。”这小子,看自己的眼神,就像看着抢了自己狗粮的家犬……

    沈肇忍不住了,开门见山:“三殿下今日来的目的,可是为了云小姐?”

    夏侯世廷看出了面前男子的心思,原来,这小子是云菀沁的裙下之臣。

    夏侯世廷清骏面孔上添了一抹难察的深意:“你多虑了。”

    多虑?就是说对云菀沁没意思?那为什么如此注意她?沈肇一脸的不相信,却缓道:“殿下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