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对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主院,正厢房。

    豆蔻少女进了门,一身素雅襦裙,绾着低髻,比白雪惠身边穿金戴银的云菀霏,朴素得多。

    这个时辰,白雪惠跟平时一样,正在为快散衙的老爷亲自烹茶。

    红泥小炉上热气汩汩沸腾,白雾弥漫,映衬着一张保养适宜的娇媚少妇脸庞。

    云菀沁不动声色,施了个礼。

    这女人,上辈子佛口蛇心,害得自己不能生育。

    虽然那摧残身体和致人不孕的药物,是在她嫁入侯府前两个月前白雪惠施在自己身上,此刻的自己仍是一具健康的身子,但看见白雪惠的一瞬间,云菀沁还是心生恶寒。

    还没到完全翻脸的时候。最好玩的,莫过于——敌在明我在暗。

    掩住情绪,云菀沁转头朝云菀霏打了个招呼,似笑非笑:“二妹也在啊。”

    云菀霏哼嗯了一声,真是命大,那样深的池子都没淹死,发了足足一天多的热这么快就能下床起身,看样子几天后的寿宴免不了会出席!

    将女儿的手暗中一抓,白雪惠露出个“不要心急”的表情,瞄向云菀沁。

    还是跟以往一样低眉顺眼。白雪惠嘴角情不自禁浮上一丝轻蔑,用最拿手的慈爱语气道:“方才还叫陶嬷嬷去瞧瞧你,没料你这么快就能亲自过来请安了,还准备说叫你多休息几天,不要出盈福院,免得又复发了。”

    云菀沁浅浅一笑:“有劳母亲关怀,不用了,几天后是慕容老夫人的寿诞,就算再大的病,女儿也得养好身子去参加。”

    云菀霏一听急了,阴阳怪气道:“姐姐不爱惜自己身子就算了,小心将病气过给了别人!”

    “霏儿说得对。沁儿不要勉强,你抱病参加,爹娘会心疼,况且,到时参宴的都是达官贵人,听闻皇家也会来人,万一失礼了不好。”白雪惠婉转劝说。

    母女二人拼命不让自己参加寿宴的模样,云菀沁觉得真是讽刺。

    原来,十四岁这年落水,全因慕容老夫人的寿宴而起。

    她记得,十四岁之前,与慕容泰只是订下口头亲事,这次老夫人寿宴,才会换庚帖,成为正式的未婚夫妻。

    当她愿意再见慕容泰那男人?她才不愿意再与慕容泰成为夫妻,可她要借由这次寿宴,彻底断了与慕容泰的关系。

    所以,慕容老夫人的寿宴,她去定了。

    云菀沁笑盈盈盯着白雪惠:“不妨的,沁儿真的能撑得住,不但能参加,到时还会漂漂亮亮地参加,绝不会给侍郎府丢脸。”

    云菀霏气结。

    白雪惠有些意外,往日自己说什么这丫头都会应承,今天怎么了,可瞧她态度,还是很恭敬,跟平时也没不一样。

    她知道女儿早就瞧中了慕容泰,也偷偷地私下与慕容泰见过几面,只要云菀沁不去,这次寿宴是爱女的大好时机,这次说什么也得将云菀沁留在家中。

    白雪惠脸色肃静,柔声道:“沁儿,你这次生辰小宴上落水,失了礼仪,惊了贵宾,全无大家闺秀的形象,你爹爹不大高兴,还说等你病好要责罚你,只是我在老爷面前劝说了一通,才压了下来。这次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