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章 仙人骨木(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宝钗国西边荒山之上,此处土地眼儿一眯,耳朵朝着沼泽地动了动,低头对被他抱在怀中的一只黄鼠狼道,“你那糟心儿子无恙了。”

    黄鼠狼双眼紧闭,不闻声息,若非土地细致,绝看不到那只耷拉下来的尾巴若有似无地一动。

    土地叹了口气道,“你呀…”

    却是欲言又止,半响复抬头看向那女树落根的湖泊方向,“请佛容易送佛难哟。”

    这边花非人正气道,“什么银山海土,分明是息壤!”

    鉴天将袈裟一收,匆匆裹住众人,再用佛珠缠在四周,他们便如同严实的包裹一般被抛了出去,这次除了树根窜出来骚扰了一番外,倒是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异常顺利冲出了湖面。

    黄小仙道,“快看!”

    众人回头,便见湖水一阵沸腾,一团庞大的黑影自水下慢慢扩散开来,片刻之后,一切归于静止。

    蟾蜍阁主抽了一口气道,“果真是只要银山海土就行。”

    阿幺默然,谁能想到,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这片清澄而宽广的沼泽便成了一块实地?

    息壤,亦叫息土,最早见于凡间记载在民间传说大禹治水的典故中。此土见水即长,为天帝所持,曾用于填补海眼‘归墟’,增压群邪。

    方才在水底之时,几人商讨这指头大的银山海土如何使用时,不慎敲碎了外面的那层宝石膜,息壤见水即长,瞬间在水中生出了一大片土壤,众人怕最后被困死在土中,这才慌慌张张跑了上来。

    人面鱼惆怅道,“我曾在此住过许多年了。”

    阿幺出言安慰了他一番,无论如何,引出这桩麻烦事的仙人骨树总算与它那些成形或未成形的树茧一起,长久地封于地下了。

    只是不知道谎儿有没有及时逃出水下,阿幺心道,这息壤生成的土地,除了用手踏踏实实挖,任何力量都不能触动它分毫,他们乍然泄漏了息壤,事出突然,谎儿恐怕只能自求多福了。

    此事至此,总算是勉强尘埃落定,众人相互拱手,各自散了,鉴天一人独自离去,蟾蜍阁主作为此地桃夭阁主,见人面鱼丢了洞府,便邀请它与自己一同回去,正好封香亦需要他给龟息丹解药,二人便相谐去了。

    黄小仙道,“我也要回去找老头子去了。”一时又有些担忧私自离家,会被如何教训。

    阿幺方想起了黄大仙尚且在那土地手中,情况不明,见黄小仙一脸懵懂尚且被蒙在鼓中,不由叹了口气。

    花非人此时感知如凡人,阿幺又想着黄小仙之事,有些心不在焉,故此两人离去前,竟不知有一人躲在暗处,将这事看了个完完全全。

    那人颤声道,“仙家明明说好不管我与娘子事情,现在又为何要食言?”

    他身边,裹着一具被黑布包裹着的木人,虽然现在还是白天,但因主体已死,这变化出来的假人自然也动不了了

    “无非是仗着本领大。”

    突然出现在耳后的声音让刘汉吃了一惊,他跌倒在地,发出一声‘碰’响声。

    一人在他身后道,“你心中有怨,有恨,还有阴气极重的命,正是极好的人选,用一个心愿换你做我弟子如何?”

    刘汉被眼前人气势压得只敢匍匐在地,他听了这话,忽而生出一股希望和勇气,结巴着嗓子道,“小、小人只求让、让娘子、回来。”

    那人暼了一眼地上的假人,脸上闪过一抹不屑,却是和声对刘汉道,“这有何难?”

    刘汉道,“那、小人愿、愿意做仙家弟子。”

    那人道,“我不是仙,你叫什么仙家?且我的弟子,怎可自称自己为小人?”

    刘汉不敢抬头,正低声畏畏缩缩应诺时,眼帘之内,出现了一双颜色艳丽的绣花鞋。

    那自称要做他师父的人说,“这个是你的师姐。”

    刘汉便听到了一声沙哑的笑声,如鬼如兽,让他冷不丁打了个哆嗦,不禁把头压得更低。

    这日晚上,月圆之夜,世上少了一名叫刘汉的樵夫。

    “什么声音?”

    洞外传来喧哗声,阿幺正奇怪,便听到鼠二十八的声音传来,道今夜乃是月圆之夜,山中小妖献上了酒食,大王与夫人可要出来一同观月?

    今日事情了结之后,阿幺心情格外畅快,听了邀请便欣然应允,携花非人一同出来,发现洞外煞是热闹,大小妖怪正往此处赶来,已有一些果脯,煎饼摆在洞外平地上,又见那些猴子精提着竹筒来了,想必里面装的,定是那猴儿酒。

    见花非人二人出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