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离开的前几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潇少将花枝摆弄好之后,便去了后院。轻歌和付尧还在聊天,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一两个时辰。潇少到的时候两人都面上带着笑意,看上去聊得很是愉悦。

    见潇少来了,付尧多少有些拘束。轻歌却一脸的轻松站了起来,调皮的拉着潇少:“表舅,你来了。”

    恩了一声坐到了一边看着付尧:“事情说清楚了吗?”

    “说清楚了。”跟着坐了下来,含情脉脉的看着轻歌,轻歌面上带着羞涩撒娇的拉着潇少:“表舅,你怎么不早早告诉我原来付公子便是...便是...”说不出来下面的话。

    付尧看着轻歌的样子心里痒痒的,原先他还以为当说出来自己就是她未婚夫的话只怕不会答应,但是没想到却比自己想象中更加的轻松。轻歌很乐意的接受自己,就连擅自将婚期定了,轻歌也什么都没说。

    理了理自己的衣袖,潇少一脸温和的拉着轻歌的手,转头看向付尧又伸手将付尧的手拉了过来。潇少的手刚接近付尧付尧全身就颤了一下,本能的缩回了自己的手,奈何还是被潇少握到。

    将付尧的手叠放在轻歌的手上。

    “表舅....”轻歌不解的抬头看着潇少。

    潇少面色忽然淡了下来:“关轻歌,付尧,你们将得到我最大的祝福。我将用我的以后来交换你们生生世世的幸福。”一股淡青色的光从潇少的身体里散发出来,但是关轻歌和付尧却什么都没看到。

    “潇少..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付尧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听得潇少继续开口:“没什么。”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说的话,潇少起了身离开了后院。留下了莫名其妙的轻歌和付尧。

    “潇少他...怎么了?”疑惑的看着轻歌。轻歌只是摇摇头看着潇少离开的身影却觉得如此的遥远,好似只要一个伸手潇少就会不见一样。

    正要坐下来。不远处就传来了玉龙的说话声:“少爷,关老爷遣人来接关小姐回家,又带话来,若是无事的话,请少爷一并过去。”

    咯噔了一下,转头看向潇少。

    “不必了,让舞月帮小姐收拾一下。然后送她回去吧。”说完便远远的走开了。

    付尧也听到了。看着轻歌一副不愿意的样子便知不想回去,但是却也不能多说些什么,只能道:“你先回去吧。等过两日我便和父亲讨论成亲的日子。再去你伯父面前说说。”

    挣脱开了付尧的手:“对不起,我想和表舅说两句话。”留下了一个匆忙的背影,付尧看着离去的轻歌只能追过去。

    追到潇少的时候,轻歌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潇少就站在方才种花枝的地方。听到身后的喘息声随手折下了面还未开花结叶的花枝转过身子递到轻歌的面前:“这花枝拥有百世千秋不萎的寿命。将这个花枝带在身边,它能在你危险的时候救你一命...”

    风中带着淡淡的细雨卷过了潇少的衣角将花枝带到轻歌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很难过。就好像离开了潇少就离开了一个自己最重要的人一样。

    忍住眼中的泪水:“表舅,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跟我一起回家好吗?你不是也姓关吗?你和我一起回家好不好,好不好,表舅。”没有接过花枝反倒是拉住了潇少的衣袖。付尧站在不远处看着轻歌眼泪汪汪的往后抽着身子恳求潇少。心中很是难受,就连他也感觉到了潇少好像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伸着手擦去了轻歌脸上的泪水,离自己这么近的一张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