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牢头狱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古拉格劳改营,从九泉之下,浮上来的地狱。

    俄罗斯作家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曾用浩繁的文字著述了一部《古拉格群岛》。泱泱雄文向我们讲述了,古拉的恐怖与可怕,对于这座人间炼狱,已无需再由旁人复述,去到那里的人,意味着彻底失去未来,也意味着人生提前终结,无尽的痛苦将深深的陷入到他们的皮肤、肌肉、骨头里去,活生生的流入他们的骨髓。尽管也曾有无数的苏联作家,颂扬过这种可怕的奴隶劳改营。在二十一世的今天,他们却总是说:“别这样!不要翻旧账。”

    弗兰基米尔久久凝望着铁窗之外的夜空,薄薄浓烟在星空中翻滚着,自从工业时代来临以后,漫天的工业废气,就像是个容易征服,却难以割舍的chanji,流连忘返的迷恋着,如梦如海的湛蓝天空。

    也许是狂风吹散了浑浊的烟云,使得今晚的夜空繁星点点。弗兰基米尔注视着璀璨星空,思考着过去,也思考着未来。在他深陷沉思之际,囚室之外突然响起连续的铃声。

    “开饭了。”老赫说道,他从床铺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打了哈欠。他从肮脏的地面上,捡起来破旧的鞋子,随意的套在脚上,揉了揉鼻子,站到囚室的铁门前,等待着铁门的开启。

    走道上的狱警,一间接一间的打开囚室牢门,伴随着铁门开启时的叮当响声,各间囚室里的犯人,纷纷走了出来。他们目光呆滞,行动迟缓,虽然活着,却像是死了一般。

    弗兰基米尔跟在老赫身后,走出了151号囚室,这地方到处充斥着的恶臭味,让弗兰基米尔一想到食物,就感到恶心,想要大吐一场。

    犯人们歪歪斜斜的排成一排,像一条长虫慢慢向前蠕动。

    “我们要去哪?”弗兰基米尔向老赫问道。

    “闭嘴!排队时不要交头接耳,被狱警看到,有你的苦头吃。”

    “为什么……”

    “跟着我就好。”

    见老赫一副紧张的模样,弗兰基米尔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跟在老赫的身后。

    “快走,快走,别磨磨蹭蹭,你们只有十五分钟的吃饭时间,不要给我拖拖拉拉的。”站在巡视走廊上个狱警不断叫嚷着,就像是这里的每一个犯人,都欠下了他巨额款项。

    食堂里长桌和长椅都是被钉在地上的,数十个囚犯坐在长椅上,狼吞虎咽的吃着饭。今天的晚餐是土豆泥,里面还有一些洋葱和风干的秋刀鱼碎屑,说不上好,也不算太差。

    弗兰基米尔取了食物,紧挨着老赫坐下。他听到旁边长桌上,围坐在一起几个囚犯,正在窃窃私议的讨论着什么,听上去似乎是关于,有犯人神秘失踪的事情。

    犯人失踪,这让弗兰基米尔很快想到了越狱。监狱里的犯人会失踪,这很显然只能是越狱。如果有人在这里越狱能够成功,那么他也同样能够成功越狱。

    弗兰基米尔竖起耳朵,想要听清楚他们的谈话,希望从中得到启发,让自己也能成功逃离,这可怕的人间地狱。想到这些,弗兰基米尔不由自主的激动起来。这让他坠入绝望深渊的心,重新点燃了希望的星火。

    突然什么东西,在弗兰基米尔的屁股上拧了一下,紧跟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秃头汉子,在弗兰基米尔身旁坐了下来。这汉子皮肤黝黑,身材魁梧,寸草不生的秃头上,反射着食堂屋顶的照明灯光。他的肚子剃的干干净净,眉毛也很稀疏,像是剃掉后还没有能够长出来。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