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拿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蒋源听到这句话之后,表面上依旧风平浪静,行为举止依旧淡定自若,上前一步,对蒋颜正说道:

    “国公容我回去接她们母女前来拜见。”

    蒋颜正看着蒋源,又扫了一眼蒋修和秦氏,不动声色的问道:

    “回哪里去啊?”

    蒋源不卑不亢的回道:“孙儿在城外自建小宅,如今妻女都随我住在那宅子之中,这件事情,老太君与叔父皆已知晓,是不是啊,老太君,叔父?请为孙儿侄儿见证,不然孙儿可就是置私产,罪大恶极的。”

    秦氏和蒋修对视一眼,有苦说不出,你要说他们知道吧,这就等于是和蒋源冰释前嫌,蒋源如今的所作所为都是他们默许的,要说不知道吧,刚才他们就是去他家把人给抓来的,这也说不通。

    蒋修只好点头,支吾了一声,最关键的是,其实他心里对于把蒋源赶出府,老国公会否怪罪这件事还是存有疑虑的,若是他娘在他爹面前能说得上话,此举另说,可看他爹对他娘的态度,几十年如一日的严厉,在这件事上会不会偏袒蒋源还是未知之数,若是蒋源强行吵闹告状,他自然也不会怕与姑息,可是偏偏蒋源不打不闹不告状,还做出一副要和他们重修旧好的模样,蒋修觉得,这个时候吧,有个台阶就下了吧。

    “好端端的在外头建宅做什么?”

    蒋颜正像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问的秦氏和蒋修心里头不禁有些发虚,蒋源倒是对答如流。

    “禀国公爷,孙儿……太胖了!之前就因身子太胖而把天策府的大公子给撞得在床上养了好多天,孙儿自知罪孽深重,这才痛定思痛,下决心减下几两肉的。”

    “……”

    众人头顶一阵乌鸦飞过。

    大锅,你减掉的那是轻飘飘的几两肉吗?割下来都够穷人家吃一年了好不好?

    蒋颜正看着蒋源,又看过一脸吃瘪的秦氏和蒋修,秦氏瞪了一眼这个年纪一大把却毫无用处的儿子,关键时刻,你怎么能讲和呢?虽然蒋源此时是这样的说辞,可是那日之事在场人多,又怎知其他人会不会重提,若是重提,国公会相信谁的话还不知道,而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失了告状的先机,被蒋源四两拨千斤,先入为主抹去了他们大部分的有利攻击,反而让她在把蒋源赶出府这件事上变成了没理的那一方,这怎么能行呢?

    秦氏一番思量之后,就恨恨的看着蒋源,看他依旧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粉饰太平的样子,秦氏就觉得讨厌!只觉得他瘦下来之后的眉眼就更像那个人了!看了就生气!

    近前一步,秦氏决定趁此机会,将事情的始末说与久未归家的夫君听一听,也好坐实蒋源不孝,不尊重祖母的名声。

    “夫君,我有话说,这孩子搬离府中实有内情,他……”

    秦氏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见蒋源在她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发出声响,然后蒋源就二话不说,对她磕起了响头,一边咳,一边说:

    “孙儿自知冲撞了老太君,还请老太君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孙儿鲁莽,那日之后,孙儿一直没有机会给老太君赔罪,还望老太君海涵,但孙儿确有悔意,成日闭门思过,茶不思饭不想,只要一想到自己那么混账,那么不孝,就食不下咽,寝食难安,求老太君原谅孙儿吧。”

    “……”

    臭小子,你丫要不要等她把状告出来再磕头赔礼啊?

    秦氏一阵气闷,原想先他一步,可谁知这小子混不吝先下手为强,抢了个认错的先机,那纵然他有错,并且还指名道姓,说是冲撞了自己,把她架上了道德的高台,让她骑虎难下,答应吧,不甘心,不答应吧,又未免落个不慈爱晚辈的名声,好毒的招,好贱的招!秦氏至此才明白,这个她原本以为是猪投胎的孙子,特么简直比猴儿还精!

    “行了行了!”蒋颜正连连挥手,其实他只要吃饱了肚子,脾气也没那么暴躁的。蒋源正好赶上了好时机。

    “什么仇什么怨,你这都把头磕破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祖母有多么苛待你呢。”

    蒋颜正一发话,秦氏就紧张,也顾不得其他的,上前赶紧喊起了蒋源,生怕夫君真的以为她苛待于这小子,那可真就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起来起来,我……并未怪你!”

    要知道,让秦氏说出这番话有多困难,她的心在咆哮,看着蒋源一边抹泪一边站起来的却也知道,今日她已经彻底失了先机,今后若再想以此事说话,怕是不能了。

    平白无故吃了个哑巴亏,秦氏五内惧焚,却也只得打落牙齿和血吞,和蒋源维持着表面上的和谐。

    就清雅堂内气氛大雨转小雨,小雨转阴,阴转晴的时候,管家福伯匆忙忙的跑了进来,环顾一圈后,直接来到蒋颜正面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