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扮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吴氏给二房的长房又添了一个闺女,名字叫蒋纤瑶。

    因为二房对这胎寄予厚望,做好了是个小子的准备的,谁知一出来是个丫头,原本的那种喜悦也被失望代替了,旁的人还好,吴氏最气,尤其是抢了她当家娘子身份的孔氏给她送来了四五套女娃用的衣服鞋袜,还说是早就准备好了的,那不就诚心告诉吴氏,她就料定了她这胎是个女娃吗?这一说,可把吴氏给气坏了。

    当即就让水清把孔氏送来的小衣服小鞋子全都扔了出去,大骂道:

    “她这是笑我只会生闺女。哼,就算我只会生闺女,也比她田地干涸什么都长不出来的要好。”

    吴氏这是还在坐月子,如果不在月子里,没准还真的会拿着小衣服去下一下孔氏的脸面,让她五十步笑百步,好歹她还有两个闺女,她孔氏有什么?就算她出身好,手段高,可生不出孩子,还有什么脸面在夫家指手画脚?

    相对于吴氏的暴怒,孔氏在听到吴氏的那番言论之后,反应倒是平淡的很,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却是什么都没说的。

    吴氏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儿,对大房这边倒是没什么影响,反正不管她生男生女,他们大房都是没地位的,用句吴氏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大房连个争宠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当吴氏被孔氏气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大房这里还是很平静的。

    戚氏让蒋梦瑶坐在小凳子上,她坐在蒋梦瑶身后,替她梳头发,蒋梦瑶的发质很黑很软,虽不若水银流泻那么夸张,但也是很顺滑的,她如今才一周两个月,所以头发还没长得太长,只长到了耳朵下方,将将盖住了耳朵。

    这么短的头发肯定是不能梳辫子的,戚氏就给她用小夹子别上了粉粉嫩嫩的绢花,再替她梳了梳刘海,一个粉嫩可爱的宝宝就打扮好了。孩子就是这样,不用多么华贵的装饰,简简单单就很美好。

    蒋梦瑶梳完了头发,还很臭美的拿着一把明亮的黄铜镜子左照照右照照,横看竖看,她这辈子的这张脸真是不错的,虽然还没长开,但是看这模子,长大以后总不会太惨就是了,扭头看了一眼戚氏,心想她娘瘦下来的话,会是什么样子呢?

    瞧她的基因,她胖爹胖妈定然不会生的太差才对。

    蒋源从外头回来,满头大汗,戚氏见状赶忙让赵嬷去给倒杯茶出来,自己则迎了上去,抽出帕子给蒋源擦拭。

    “相公去哪里了,怎的这般模样?”

    蒋源喝了一口赵嬷端出来的茶,对戚氏傻兮兮的笑了笑,说道:

    “嘿嘿,没去哪里,就是在城里和几个朋友跑了会儿马。”

    戚氏了然的点头,蒋梦瑶却大为吃惊,爹,你骑马,有没有考虑过马儿的感受?那得是多壮的马才驼的动你呀!一定是一匹千里良驹,好马呀!

    蒋源的话并没有让戚氏感到奇怪,点点头,说了一句:

    “相公要不要去浴房洗澡,洗完了去房里寐一会儿,起来就可以吃饭了。”

    “嗯,多谢娘子。”

    蒋源和戚氏说完了话,看见被戚氏梳理完毕的女儿,觉得说不出的可爱,他蹲不下来身子,就直接跪在了地上和蒋梦瑶说话,张开双臂让蒋梦瑶坐在他的手臂上,然后才将她抱了起来,问道:

    “爹一天不在家,阿梦有没有听话呀?”

    蒋梦瑶在心里对这胖爹翻了个白眼,心想:爹啊,你在家和不在家有什么区别呢?嘴上却说:

    “听话。爹不在家,想我吗?”

    蒋源开心的用额头碰了碰蒋梦瑶的脸颊,亲昵的点头说道:“想,爹可想阿梦了。阿梦有没有想爹呀?”

    蒋梦瑶故作萌态:“嗯,想。”

    蒋源更加开心的抱着蒋梦瑶转圈,蒋梦瑶被他抓着腋下抛来抛去,倒不觉得好玩儿,只是觉得这胖子的离心力太大,若是一松手,没准她就可以直接被抛到前院去了。

    戚氏见女儿露出害怕的神色,赶紧叫停了蒋源,说道:

    “好了好了,别吓着孩子。”

    蒋源这才停手,将蒋梦瑶安全的交到了戚氏手中,她就顺势搂住了娘亲的脖子,只觉得娘亲身上好香好香,就不禁多闻了几下,戚氏被她这小狗的行径给逗笑了,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才肯将她放下地去。

    又过了几个月,清明到了。

    大房从十几天前就开始忙碌起来,因为大房的长辈都不在了,清明便须祭祀,戚氏的公公蒋易并没有继承家主,而蒋国公与秦氏尚在,所以蒋易和容氏就只能以儿孙辈的礼来祭拜,也就是说,这是大房自己的事情,不能劳动府里,当然如果大房有能耐设宴请客的话也是可以的,但是,自从蒋易和容氏双双离世之后,蒋国公府大房就此没落。

    人人都道大房没有大人,只有孩子在,一般世家官人不可能来与没有大人在家的大房交好,因此,从前蒋易的朋友也渐渐远离,再加上蒋源又是这般让人失望,那些故交老友纵然有心提拔故人之子,可在看见蒋源的模样之后,也是无从下手相帮的,就这样失去了与外界沟通能力的大房可不就越来越没落,越来越平淡了,所以,设宴请客肯定是没有的了,不过,在院里祭祀一番却是应该的,到了祭祀的正日,若是二房有心,便也会来大房这里磕头上香,毕竟大房和二房之前分了家,虽然并未分府,但分家就意味着各礼生活,大房有事二房来贺来帮腔是二房客气,若是不来,也只能说是生分,并不是什么错。

    戚氏今年是第一次操办祭祀的事情,去年因为怀有身孕,精神不佳,并没有亲自动手,现在孩子生了,她总要担起大房长媳的责任,一一操办起来才行。

    光是贡菜戚氏就准备了三十六样,还不连三牲瓜果,祠堂也是装点一新,几天前她就亲自去了一趟法华寺,替公婆记了缘簿,因为今年并不是公婆故去的整年,所以不需请得道高僧念往生超度经文,戚氏请了寺里的缘簿回家,供奉在牌位前,并带回了寺庙回赠的缘礼,这份功德便就算记下了。

    祭祀当天,蒋梦瑶也给穿上了一身素色的衣衫,戚氏也让她跟着跪拜,戚氏执香,蒋源上香,大房众人都在外头跪拜。

    二房二叔派人来传了话,说是公务繁忙,今日便不出面祭拜了,又让二房出了一份祭礼,命人送过来。

    原本以为蒋源二叔会差遣一个下人前来送礼,没想到却是孔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