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七

    暮色渐深,在田里劳作的农家三三两两的赶着牛儿往家里走。小路旁,南笙弯腰筑田埂,站在她身旁的,是衣衫单薄面容秀美的季安然。还剩下两步距离,再折腾一会就可以收工回家了。

    有农妇扛着锄头走上小道,远远的就看到那两个立在田里的身影了,走近一看,呦呵了一声,“阿笙啊,犁田啊?”

    南笙闻声抬头,只见五步外一穿着粗布的健硕妇人扛着锄头走过来。点点头,应道,“嗯,五姑姑,收工了?”

    “哎!”南老五走近前,扛着锄头站在路旁的季安然身旁,憨厚的笑笑,“季姐儿也来了。”

    “嗯,五姑好。”也不介意对方一身的泥泞,季安然点点头,矜持的打了个招呼。

    南老五对她笑笑,目光落在正在劳作的南笙身上,便道,“阿笙啊,今年田东还耕不耕?”

    “嗯?”南笙抬头,探寻的看向了憨厚的妇人。

    南老五嘿嘿一笑,说出了自己的意图,“家里今年又添了口人吃饭,你要是又不耕田东的那亩田,今年就借给我耕呗。”她呶呶嘴,露出了讨好的笑容。

    南笙看着她这幅模样,将锄头放在田里,两手握着锄头柄站在泥里皱眉沉思了一会,才道,“五姑,田东我不耕,借给你可以,不过今年收谷的时候你得给我一担谷,你看成吗?”

    “这……”南老五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复又笑笑说道,“这这这……你往年借给你四姑姑,六姑姑她们耕不都不用收谷子,怎么今年到我就要收了。阿笙啊,做人要实诚点。”

    她虎着脸,一副教训晚辈语重心长的姿态。在旁的季安然瞧她们二人这阵势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就很自觉的站在一旁当做透明人。

    南笙也不怕对方虎脸的模样,拎起锄头,噗的一声锄进泥里,淡淡的应道,“五姑,我家今年也多了个人吃饭,你要耕,收你担谷子也是没法子的事。”

    “……”中年女人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这才扛着锄头沉着脸离开,“那行吧,我回去再想想。”

    “嗯!”南笙点点头,中年女人扛着锄头转了身,立马变了脸一路低声咒骂着离开。

    季安然耳尖,听得对方的低声骂着难听的话语,皱起眉头。将目光落在南笙身上有些担忧的问道,“小笙……这样好吗?”

    听了一会,她大概也听明白了,南笙家田东有亩田,往年给别人种是不收租的,今年却因为她却收了,指不定会有人说闲话呢。

    南笙锄着田,低头生冷的应了一句,“她们该给。”

    劳作了一天,带着满掌的水泡,季安然扛着锄头,跟在南笙身后,哼着欢快的乡间小路,走回家中。一连几日,断续有人来跟南笙打听田东耕田的事情,南笙都打发了。

    一直到南笙将田东的田都犁了,别人家才晓得南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把以前被人当做公用地轮流耕种的那块田,收回来的意思。明眼人也就识趣的不再问,只不过私底下说多南笙几句也是有的。

    将田都犁好之后,南笙又把牛喂饱,这才和季安然一起将牛赶回师傅家。

    南笙师傅姓杨,叫做杨新,是方圆十里一个手艺出众的蔑匠,村里上了点年纪的都喊她杨蔑匠。年轻的时候在城里做灯笼,打拼了一笔钱回家娶了小郎君就安稳的做个村里的蔑匠,靠着卖东西和耕种为生。

    南笙母亲还在的时候,和杨新关系不错,这也是南笙父母不在之后,杨新舍得传授手艺给南笙让她不至于挨饿的原因。

    杨师傅家在村西头,旁边有一棵高大的桂花树,桂花树下则用稻草搭了一个牛棚。远远的,还没有到,季安然便看到了那棵两人才能合抱的桂花树,惊叹一声,便问,“好大的桂花树,小笙,这桂花树有多少年了?”

    “不知道。”南笙赶着牛,摇摇头,显然是不愿多说。季安然很识趣的没有说话,跟在南笙身后,走到了那个桂花树旁的房子前。

    和南笙家一样,用篱笆围好的院子里,是一座三进的瓦房。看起来比南笙家要大的多,也整洁的多。两人停在篱笆的柴门前,南笙牵着牛,刚想朝着里头好人,侧房的厨房里就走出了一个人。

    那是个模样清秀的男孩,看起来比南笙小不了多少,一出的厨房便看到了南笙,双眼一亮,抬手打了个招呼,“阿笙姐姐,你怎么过来了,田犁完了?”

    在旁的季安然听着男孩脆生生的呼唤,扭头看了一眼身旁面无表情的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