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章 杀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赵二原本是一名武僧,因犯了杀戒被逐出佛门,转而凭一柄戒刀在江湖上闯出凶名,后来被玄冽收伏,成为其最得力的打手。

    两年前,赵二听从玄冽的指派驻守到东州城中,时而会离外出完成接到的杀人任务,在没有任务的时候,就留在北城郊的一处宅院中闭门不出。

    这些信息都是自魏一处得来的,玄霜知道赵二的住址,虽然他第一次来东州城,完全不认路,但只要将神识全部放开,半个东洲城的情况便一清二楚了。

    玄霜很快来到赵二的住处,此刻他正站在赵二家宅的屋顶上,看这位光头壮汉在院落中演练刀法,手中挥舞的雪花镔铁戒刀虎虎生风。

    只看了一会儿,玄霜就觉得这套刀法乏善可陈,再加上赵二动作太慢,随随便便就能找出无数漏洞来。他不耐烦再看去,脚下微微施力,踏碎了一块瓦片,清脆的声响在这夜晚中尤为明显。

    赵二闻声立即收招,循声喝问道:“是谁?!”

    玄霜做出偷窥被发现的样子,转身就跑,为了引赵二追来,还特地将速度放慢数倍,表现出轻功不济的模样。赵二果然上钩,持刀紧追不放。

    一刻钟后,玄霜进入事先勘探好的场地——东州城外的一片小树林中,这才停下脚步,又过了好一会儿,赵二才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

    站在原地喘匀了气儿,赵二把戒刀当胸一横,大声喝道:“哪儿来的小贼?竟敢到你赵爷爷家撒野,今日就让你有来无回!”话音刚落,便操起戒刀劈头盖脸地砍将过来。

    玄霜手握剑鞘,用剑柄轻松架住刀刃,抬眼直视赵二,咧开嘴角森森一笑:“你可认得我?”

    赵二这才定睛去看玄霜的脸庞,随后嘿嘿笑道:“爷爷才不认识你这丑鬼,大晚上的还想吓人不成?你当爷爷是吓大的不成?”说着后撤半步,戒刀斜着就砍了过来。

    就听“嘡啷”一声,玄霜一翻手腕,毫不费力地就把刀身格挡开来,“你还记得八年前在玄真山庄做下的好事吗?”

    赵二闻言脸色突变,收刀转为守势:“你是……”突然眼睛一亮,“是了,你是逃进‘鬼狱’的那个小崽子!”

    “记得就好。”玄霜将“流火”赤红的剑身缓缓抽出剑鞘,“死了也不用做糊涂鬼了。”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不过是个毛都没长齐的——”

    嘲笑的话语刚说个开头,就见一道红光闪过,赵二的头颅与脖颈突然发生了细微的错位,渐渐地,错位越来越明显,最终那颗光头斜斜地滑落坠地,在落到地面的瞬间,头颅的眼珠还转向仍在站立的躯干。紧接着,切面光滑的脖腔中喷溅出大量的鲜血,尸身随即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与头颅躺在一处。起初如喷泉般汹涌的鲜血这时也显出后继乏力来,很快便变成一股一股的血色溪流,在尸体下汇聚成一摊红色湖泊。

    “贤侄的身手着实令人叹为观止,”一直藏身在暗处的沈兴慢慢走了出来,观看了赵二死亡的整个过程后,他现在似乎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两眼发直,表情木然道,“就按贤侄的计划行事吧。”

    玄霜没去看赵二的尸首,而是取出一方素帕,仔细地擦拭着一点血迹都没沾上的流火剑。“赵二的头颅还请沈叔叔帮忙处理妥当,三个月内不能腐坏。”说话间,玄霜已将素帕收好,用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剑身,“这可是要送给我那二叔六十整寿的贺礼呢。”

    收剑入鞘后,玄霜留下沈兴一脸厌恶地看着头身分家的死尸,独自离去了。

    玄霜的步伐十分稳健,然而当他估算到自己已经离开了沈兴目力所及的范围时,身形速度逐级提升,到后来简直脚不沾地一路狂奔。当他再次进入到一片树林中时,这才停下了脚步——此处是南城郊的树林。穿过偌大的东州城,玄霜只用了半炷香的工夫。

    放出神识将树林整个扫视了一遍,玄霜确定方圆数里内只有他这一个活人之后,整个人像散架了似的,他靠在一棵不认识的树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刚才这点运动量对玄霜来说根本算不得一盘菜,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负面影响,但他现在却脑子阵阵眩晕,胃里泛着恶心,两眼发花,耳朵嗡嗡直响。

    “我的身体没有任何毛病,这些感觉纯粹是心理因素造成的。”玄霜好歹对自己的身体还有正确的认知,他苦涩地想道,“就算事前做了再多的心理建设,就算是为了报血海深仇,就算我的武功已经可以秒杀当年的仇人,但是……”

    但是玄霜骨子里还是那个在法制健全的民主社会中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年轻人。

    尽管曾经遭人歧视、排挤,无法融入社会,可这些遭遇并没有扭曲他的心灵。他很喜欢那些快意恩仇的武侠小说不假,也时常沉浸其中,但虚幻和现实玄霜还是分得清的,他坚信,在现实生活中,即便是再穷凶极恶的杀人犯,也要交由相应的机关依法制裁。生命是无比宝贵的,个人没有权利任意剥夺其他人的生命。

    可是来到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曾经的虚幻变成了真实,想要复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