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2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溪溪,长大了啊。”闵柔给沈溪夹了一片肉片,声音柔缓。

    “嗯,小江也这么说。”沈溪笑了笑,露出一对小虎牙。

    闵柔看她得意地翘起小尾巴的样子,哭笑不得道:“你要独立没问题,但后面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遇到什么样的人,这话江衍听了不得糟心?”

    原来小江是听了这句话才生气的啊。后来还是问出来了,江衍当时确实是气跑了十分钟。虽然后来又变成屁屁猪回来了。

    沈溪嚼了嚼肉片,说:“他听了是挺生气的。不过后来我们商量好了……”

    “沈溪,你可真是有点任性,也就是江衍能忍忍你。”闵柔嗔怪地说了一句,语气倒是不重。自家孩子是心尖上的宝,但该批评时,还是要批评的。

    沈溪听了还觉得挺甜滋滋的,但立马又想到什么,又有点战战兢兢地瞥了眼沈学坚,道:“那个……爸爸……你……你同意吗?是……不是会影响生意上的什么?”

    昨晚和江衍在酒店的时候,听见他在和什么人在打电话,似乎还是她家的事情。

    沈学坚安静地一言不发。

    沈溪有些忐忑地看他。

    良久,沈学坚突然一拍大腿,爆发出了巨大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同意为啥不同意,别说推迟了,我家溪溪要是不想嫁就可以不用嫁。多留几年多好……”

    沈溪红着脸,说:“也没有不愿意……就是等等看……”

    沈学坚胃口大开,夹了好几块排骨,说:“等等,早就该等等了。从小就你追江家小子屁股后头,我看也该轮到他等等看了。他小子n年前说的果然是对的。”

    “女儿奴。”闵柔白了沈学坚一眼,“到时候溪溪要真嫁不出去了都怪你。”

    沈学坚嘿嘿地笑:“怎么可能!嗨,我以为江衍这小子当年说的那么好听,现在反悔了……”

    沈溪心念一动,问道:“说什么好听的了?”

    “去。怎么,听到好听的又急着嫁了?”沈学坚咬了咬排骨,“就是江家出事我过去商量那天,哦对,那天还是你生日……”

    “小江说过好听的?”沈溪有点茫然,那天,江衍明明说得挺难听的,是她记错了吗?

    沈学坚不得不承认,那是他能所知道的,一个二十岁的年轻男孩子最好听的情话了,但这样的话他是不便转述给沈溪的,于是张了张嘴,道:“嘿嘿,我早就忘记了。你要想知道你去问江衍啊,那小子不是打小记忆力好吗?”

    那不是之前,都不敢问吗?

    其实,现在好像也不用问了呢。

    沈溪偷笑了一下,眼底春意萌生。

    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沈学坚陡然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因为另一个男人笑,面孔不由自主地就板了起来。

    “爸爸你真好!”沈溪飞扑地亲了下沈学坚的面颊。

    沈学坚“嫌弃”地擦了擦自己的脸:“啧啧啧,你刚吃的醉排骨,油腻腻。”

    沈溪就嘻嘻地笑,她觉得她的爸爸妈妈真是太好了,怪不得江衍说过,很羡慕她。

    但沈学坚摸了摸下巴,下一秒立马就宣布了一个事实:“你想延后婚期,我会和你江叔叔说,这件事什么时候办本来也是你和江衍自己定的,这个看你们。不过,既然你想独立,这个月开始我就不给你□□打钱了,信用卡也先停掉。零花钱也不给了,□□的邮件一律不收,你要是自己乖乖坚持不下去,就滚回来结婚,反正我估计江衍会很高兴收留你的,你自己考虑清楚了啊?”

    原来真的有这么个大杀器等着她。

    沈溪虽然有过心理准备,但还没建设完,今天已经是29号,这个……决定来得太仓促了一些。

    她原来想着等到研究生毕业呢!而且细致到连□□都在计算之内呢,她爸爸是不是已经盘算很久把她踢出家门了!

    “溪溪,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闵柔微微笑了下。

    “不后悔!”沈溪气呼呼的,嘤嘤嘤,她爸爸妈妈一定是觉得她挺不过去

    闵柔柔情无限地给沈溪舀了一碗汤:“溪溪,你多吃点,过两天除了周末回家,就吃不到这么好的了……”

    沈溪欲哭无泪,不过还是咬咬牙点点头。小江骗人,她爸爸妈妈才不好对付呢!

    晚饭后,因为第二天还有课,沈溪一个人滚回了学校宿舍,只有沈学坚和闵柔在客厅里闲谈。

    闵柔思来想去,还是有些不放心:“不如帮溪溪找个实习工作吧,今年不是经济不景气吗?哪怕从最基础的做起也可以,给溪溪一个锻炼的机会,但也不要太过了。”

    沈学坚挥了挥大掌:“你放心,一切尽在我掌握之中。”

    闵柔定定地看着他:“你意思是溪溪坚持几天就会举白旗?”

    沈学坚呵呵地说:“我女儿像我,怎么会这么容易投降,沈溪看过去傻不愣登的,韧性还是可以的。她高二数学都48分了,最后还考到了江城大学,就冲这点,其实是我们限制了沈溪的限度。太想保护她,太想让她快乐……”

    闵柔低低地叹了口气,用手轻轻摸了下沈学坚的胸膛:“因为我们都是苦过来的啊,你看胸口的这道疤……”

    沈学坚握住了她的手,道:“你生溪溪的时候也受了很多苦……其实你想,一个人受多少苦是公平的,年轻时多吃点苦没什么。不说别的,溪溪要不是这样的溪溪,江衍那小子,真的那时会轻易答应婚约?他年轻,又有能力,那个时候江家是遇到了一点难处,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长淮选我们,一个是我们多年朋友,一个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两个孩子合适,除了他俩,那时候傻气得很,估计闹别扭闹到了现在。沈溪总归是要长大的,也幸好长大了……”

    沈溪没有听到她爸爸妈妈的这番肺腑之言,正大包小包地往后备箱塞东西。她之前零零碎碎地做过家教之类的兼职,但鉴于她这回是被直接断了生活费,估摸着得找个长期一点的实习工作了。

    送她的,照例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