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章 【解连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怎么就来了,没养病了么?”

    江城垂首道:“属下/体质好,伤势已经痊愈了。”

    “这么快?”看他这脸色就知道是在硬撑,明霜拿他没办法,只得道,“那正好,有件事要麻烦你呢。”

    “您说。”

    “我落了东西在铺子里。”明霜含笑道,“你跑一趟去帮我取来,老赵知道是什么。”

    江城未及多想,点头应下转身就走。

    她歪在榻上眸色温和地瞧着他的背影,暗道:但愿高先生能把他好好摁回床上休息吧,这人总是学不会怎么照顾自己,身体再好也不过仗着年轻,要老了怎么办呢?

    “小姐。”杏遥端了碗参汤,走到床边来给她掖被子,“在看什么呢?”

    明霜收回视线,“没什么。”

    她也没在意,一面吹着汤一面笑说:“还有一个多月就是您的好日子了,夫人说明天家里要来人给您量身做嫁衣,是京城里最好的裁缝呢。”

    “还有一个多月了?”她喃喃道,“这么快。”

    “可不是么?您也该想想陪嫁的事儿了。”杏遥递过汤碗,“丫头准备带几个?嬷嬷是一定得跟着你去的,就看未晚和尚早了,这俩姑娘被您惯坏了,一个傻一个呆,我看都不成气候。”

    想了想又补充,“还有江侍卫……他倒是最麻烦的那个。没见陪嫁要带贴身侍卫的,估摸着老爷过些天要把他送还给严大人吧?”

    野山参熬的汤,鲜虽鲜却带了点苦。明霜放下碗,忽而怅然地望向窗外,“遥遥,我……”

    她轻声道:“我后悔了,怎么办?”

    “诶?”杏遥听得不是很明白,“您说什么?”

    她万分发愁地转过眼来瞧她,“我后悔了,我……不想嫁了。”

    *

    街市上,市肆繁盛,行人摩肩接踵,很是热闹。

    江城自明府角门出来,牵了马正要翻身而上,目光不经意从远处站着的那人身上扫过,神色骤然一凛。他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是个小厮,个头不高,缩着脑袋左右张望,正缓步朝这边走来。

    错不了的,上回借口把他从明霜身边引开的就是此人。

    为了避免被他瞧见,江城闪身躲到马背之后。

    既然是调虎离山,那么幕后定有主使,那帮山贼至今没有逮到,也不知到底是受雇于人还是临时起意。无论如何,他都需要把这件事查个明白。

    那小厮在巷子口立了好一阵,像是在等什么人,很快便迈开步子朝州西瓦子的方向而去。江城忙不紧不慢地尾随在后。

    以他的轻功,要跟踪又不被人察觉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随着这人在胡同里东拐西拐,最终从一边小门穿进去,举目一看,竟是个酒楼的后门。柳树之下正有人负手而立,折扇在前,风流儒雅。

    “公子。”

    乔清池颔首看他,“怎样,话传到了么?”

    “传到了,曹大人说等他审完手里的案子就来。”

    他皱着眉不耐:“大约什么时候?”

    “也就半个时辰吧。”

    “行,知道了,我去包间内等他。”乔清池收了扇子,挥手示意他下去。

    江城隐在墙后,偷见他举步走进酒楼,也不迟疑,纵身一跃,上了二楼露台之处。

    明府内院里,杏遥正被明霜刚才的话吓得呆住,好半天才回过神,压低了声音,不时往外看。

    “您疯啦?聘礼已下,而且婚期都要到了!”她实在是弄不明白,好端端的,小姐怎么就不想嫁了。

    “您给我说说……是个什么缘由?乔公子欺负您了?”

    明霜垂眸,随手研墨,“没有,他对我还是挺好的。”

    杏遥百思不得其解:“那是为什么……嫁给他不好么?”

    “是啊,我也奇怪,嫁给他不好么?”明霜放下墨,嗓音轻轻的,语气怅然,“一开始只是觉得我年纪也不小了,尽管有个铺子或许不愁吃穿,但下半生的路一个人走,难免会很坎坷。清池在这个时候出现,又真心诚意地待我,那么就嫁了吧,何必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呢?”

    她说完,顿了顿,道:“不过近来这段时间,我忽然觉得有点累。”

    杏遥诧异地咬了咬嘴唇:“累?是成亲的礼节太繁琐,还是因为山崩的事儿?”

    “我不知道,也许都有。”明霜摇轮椅走到床边,“起初我觉得我和清池也算志趣相投,性格相似,但这样子处久了,好像并不快乐。你说……”

    她转过头:“自古以来,咱们男女婚嫁之前,不见面,不相识,更不相熟,一面说这是婚姻大事,一面又不叫人相互接触,万一不和呢?万一对方不是自己的良配呢?这岂不是耽搁一生么?”

    “这……”想不到小姐忽然问她这个,杏遥立时就蒙了,“这不是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么?”

    “老祖宗就一定是对的?那为何前年皇榜上才颁布了修订过的律法,既是对的,又何必修订?”

    杏遥素来说不过她,如今一通道理讲下来,她脑子一团浆糊,只明白了一件事:“这么说,您是觉得和乔公子不相配了?”

    明霜没吭声。

    此时她心里也很乱,一直以来,姚嬷嬷用“独自过习惯了,害怕成亲”的理由来解释她因何惶惶不安。但没道理这么久了都是这样。

    “哎……我倦得很。”明霜头疼地摁了摁眉心,“先睡会儿。”

    “好吧。”杏遥见她难受,忙起身扶她上床。

    睡会儿也好,不管遇上多大的事,一觉起来总会觉得轻松得多。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