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ALARX18:新希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黑暗。他的眼前一片黑暗。或者说,是虚无。

    [发生了什么事了?]

    岳少逸还依稀记得解决掉了教学楼里的灵……还记得他们已经逃出来了……

    [我……在哪里?]

    眼前的黑暗中似有若无传来了声响。

    如同是破晓一般,他眼前的混沌忽然裂出一道缝隙,有光从中透出。

    “……快看!他眼皮在动呢!”

    [什么声音?谁在说话?]

    [好像是个女孩。]

    [是谁啊?]

    他头痛欲裂,拼尽全力试图睁开眼睛。

    终于,刺眼的光驱走了所有的黑暗。

    “姐姐快来看啊!这小子醒了!”[听起来好像是小黄毛的声音。]

    “小逸哥哥!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一个女孩扑到了岳少逸身上,似乎在哭,他的胸前一片湿热。

    他逐渐恢复了视觉,眼前是一片模糊的光亮,就仿佛是没聚焦的相机镜头。

    岳少逸轻轻动了动,逐渐看清了白色的天花板。。

    “额啊……”他动了动嘴试图说话,然而只是嘶哑着发出了毫无意义的两个音节。

    “真的醒了啊!”听声音似乎是金发的会长大人。

    “水……”他有气无力地说道。

    “快!快拿杯水来!”不知是谁大喊道。[喊什么啊……我又不是快死了……]

    岳少逸看着病房的洁白的天花板。[是医院啊。]

    他努力动了动头,看到趴在他胸前的原来是小叶那丫头。而小黄毛和他姐姐正笑着看他,他们的面色有些苍白,大概是担心了很久。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们本来就白。]岳少逸小心地动了动头。[我81度角的头发应该没事吧……]

    小静安静地飘在他左边正瞪着大眼睛看着他。

    岳少逸看向静的边上,似乎也站了个人……阳光太刺眼了……[那是谁?哦,似乎只是因为阳光照射而有些扭曲的空气吧。]

    “太好了!你可算是醒了啊!”一个憨厚的男低音从那团空气中震动发出。

    [哦,原来是雷鸣啊。我还以为是空气呢。]

    他转了转头,[我姐姐呢?没来?]

    一只手递过来一杯水。

    小叶抢了过来喂他水。“慢点喝,小逸哥哥。”

    岳少逸润了润干燥的喉咙。然后用力试图起身。

    “快躺下,别乱动!”不知是谁说道。

    他只好无力地躺回床上,看到自己的右腿被打上了一层厚厚的石膏吊了起来。

    太好了,腿还在。岳少逸心里面暗自庆幸。[毕竟我好歹还算是主角啊……没了一条腿多悲惨……]

    岳少逸装作奄奄一息地看着他们。

    “我……我可能快不行了……咳咳……”他无助地看着他们。

    “你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病房里的人焦急地望着他。

    “咳……水里有……毒……我……帮我转告我姐姐……我……”[爱她?当然不。]

    “……觉得她该减肥了。”岳少逸头一歪,合上了双眼。

    “你小子找死啊!”一个女人在旁边大喊道。

    [咦?是刚才递过水来的那个啊。姐姐原来在啊。完了,我本以为不在呢。]

    “啊!疼死了!别揪我耳朵啊!快放开!我可是受了重伤啊!”

    “你伤什么啊你?不就是腿断了加上顺便断了几根肋骨吗?还跟我装死?一天到晚瞎折腾!你知道我多担心吗?!”疯女人大叫道。

    他们大笑着看着姐姐折磨岳少逸。

    [哼哼,老子还活着啊……真好啊……]

    ……………………………………………………

    “是吗?!我已经昏了一天一夜了?不至于吧!”岳少逸惊讶地看着坐在他边上削苹果的姐姐。

    小黄毛姐弟两个回家了,而小叶和雷鸣还要上课也走了。屋里只剩下了姐姐,静和岳少逸。

    “你以为呢?听那两个金发的说你腿断得骨头都出来了还又跑又跳的呢。”姐姐没好气地看着岳少逸说。

    [是静告诉他们的吧。]岳少逸转过头狠狠瞪了静一眼。

    “啊哈哈那不是被逼的嘛……”他挠挠头。

    “这次就算了,毕竟你是为了从劫匪手里救出同学,以后不许再冒险了哦。”姐姐说道。

    “啊,知道了……嗯?劫匪?”

    “对啊。怎么你不记得了?傻了吗?”姐姐疑惑地看着他。

    “是净灵师协会啦。他们那天比警察早到了5分钟,处理好了整件事情。总不能让普通人知道灵的存在吧。”静在一旁对岳少逸说道。

    “哦,对,对,我记得记得。劫匪嘛。”岳少逸煞有其事的看着姐姐说道。

    [这帮什么协会的家伙也真是可以啊,怪物我全打完了他们倒是来的挺快。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啊?拍电影呢?你们是警察吗?]

    这时挂在墙上的电视恰好正在报导这件事。

    “……为时一个多月的校园学生失踪案件中的两名失踪学生已经在前日夜里成功获救。据悉该案件是由失踪学生的同学发现了线索从而孤身一人救出了两人。该名同学曾与三名持枪绑匪进行了激烈的搏斗并且制服了他们。目前该同学身受重伤正在云川市第一医院进行治疗。而这件事也再次引起了云川市民们的激烈讨论,自从那位城市英雄不幸离世之后,警察们究竟在做什么?义务警员系统究竟何时关闭……”

    [义务警员啊……无聊。]他拿起遥控器换台。

    “……关于这次校园失踪案您有什么见解呢徐教授?”另一个台仍然在报导这件事。电视上的女主持人正询问一位秃顶的老头。

    “啊,关于这件事呢,首先我们要感谢这位勇敢的年轻人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人。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