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你才是女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五人在风景如画的山林中、悬崖下、小溪边、巨石上,吃完韩虎带来的食物。

    韩虎带着书玉去整理一直停在一旁的马车,素兰在溪边清洗碗筷。

    雪容和书琴躺在巨石上晒太阳。

    书琴闭上眼睛,听着耳边潺潺流水声,又想起昨晚刚离世的双亲来,眼角禁不住流下晶莹的泪水。

    雪容听到书琴不太平稳的呼吸,轻轻用手肘支撑起头来,静静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不去打扰她。

    舒芹从半空中降下来,躺在书琴的旁边,用同样的姿势,同样的高度,看着雪容。

    雪容的双眸,似无穷无尽的黑夜,吞噬着舒芹的灵魂。

    舒芹不明白,一向喜欢貌美健康男子的她,为什么会疯狂地喜欢上眼前这个谜一样的男子。

    他看起来不健康,甚至可以说是有很重的病气,隐隐约约在他的身上闻得到中药的味道。

    他看起来很清瘦,一米八几的个子,却最多只有一百二十几斤重。

    他看起来很柔弱,一张苍白的脸上,柔和的线条,若不是他过高的身材和略带磁性的声音,以为见到的是个美女。

    即便如此,舒芹还是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他。

    此刻才会如此大胆地,近距离地,细细端详他。

    若是在二十一世纪,她绝对不敢这样做。听到雪容说,看到难看的东西会难受,看到难看的东西会没食欲这些话,哪里还敢出现在他的眼前,哪里还敢那么近的距离……甚至能看清他圆润的下颌上,刮过的胡子茬露出小小的青点。

    这难倒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舒芹突然感觉有点气闷,自己是来遥远的两千七百年前寻找情败原因的,以灵体状态存在于这个世界不知还有多长时间,不管如何,自己是一定会回去的。现在这样,让她怎么甘心就这样离开?

    想到要离开的事,舒芹抬起手来,看了看手表。这是她的小习惯,每次上班前、赴约前,都会看看手表,计算好时间,掐着分钟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她记得非常清楚,催眠前看的时间是2:30分;催眠过程用大概了二十分钟,在颜府大门前看过手表上显示的是2:50分;而现在手表显示2:52分。照这样计算,她在这里手表才走了两分钟,难倒时间出错了吗?还是手表坏了?

    雪容看着书琴晶莹的泪水,缓缓从眼角流出,缓缓流到柔软的头发上,再从头发上缓缓聚焦成水珠,滴到石板上,“嘀答——嘀答——”敲打着石板,敲打着他的心脏。

    他伸出苍白、修长、瘦削的手掌,摊开在已经被泪水浸湿的石板上,让泪滴打在他的手掌心。

    温温的,湿湿的感觉,让他觉得很奇妙。

    以前的他,不会在意别人的哭泣,更未曾在意过别人群下的泪水是什么样子的。现在的他,却在关注一个刚刚认识的女孩哭泣,在感受她的泪水的温度,这完全不是他的作风。

    况且,这个女孩的哭泣并不是为了他。

    但是,他为何看到眼前这个女孩的泪水,原本冰凉的心会有悸动的感觉?真不想看她再哭,不想让她的泪水继续流。

    轻轻抬起冰凉的手指,为书琴擦去眼角的泪。

    缓缓形成的泪流被切断。

    书琴终于感觉到有人在她的身边,为她擦去眼泪。

    缓缓睁开一双水汪汪的泪眼,楚楚动人。只见雪容离自己非常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他微微皱起的黛眉下,一双焦灼的黑色眼眸正盯着她。

    时间好像凝固了。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对视着。

    直到有人不识时误地打断了,他们有些**的姿势。

    “雪容,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吗?”韩虎在马车上大声冲着他们叫喊。

    雪容稳定一下心神,坐起身来,整理一下衣服,跳下巨石。走出几步后,转过头来,脸上露出招牌式的微笑,对依旧躺在巨石上发呆的书琴说:“别想太多了,我们要走了,快点下来吧。”随即大踏步向马车走去。

    书琴看着雪容的背影,缓缓坐起身,缓缓爬下巨石,缓缓移动步伐,向马车走去。

    她的头脑有些混乱,刚才雪容,哦不,是师傅与她对视的时候,眼里的东西是什么呢?厌恶?怜悯?疼惜?爱怜?

    书琴摇了摇头,管他是什么,现在她只想跟着师傅离开这个地方,离开没有公子佗的国家。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