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记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埃德有好一阵儿发不出任何声音。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浓稠的黑暗让他甚至无法呼吸,无数恐怖的传说在他的脑子里疯狂地搅成一团,他开始真心后悔今天没有乖乖地待在房间里看书。他不能想象妈妈看见他干瘪的尸体时会是什么表情,他发誓他甚至看见半空总浮着一双红色的眼睛……

    一点微弱的火光闪了闪,然后亮了起来,伊斯把火把从架子上拿下来,若无其事地对他点点头:“你妈妈刚刚走过去了,你可以说话了。”

    埃德眨了眨眼睛。

    “我们在哪儿?”他粗声粗气地问,希望刚才恐惧的表情没有被他的新朋友看见。

    “一个秘密通道,我猜。”伊斯平静地说——一个他在多年之前,和尼亚一起探索过的秘密通道。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个……秘密通道?”埃德愣愣地问。

    “我不知道摸到了什么,然后墙上就开了一道缝。”伊斯看着他,表情天真又无辜:“你不知道这里有个秘密通道?”

    “我当然知道!”埃德不满地说,“我说,我当然知道城堡里有秘密通道,任何城堡里都有很多的秘密通道,但我不知道这一个。”

    他打了一个喷嚏,皱起眉头:“什么味道?”

    “霉味儿。”

    “我们会生病吗?”

    “……不会。”

    埃德拿过伊斯手里的火把,四周照了照。通道很窄,不知道通向哪里,前面依然又黑又冷又安静,但埃德已经不再害怕了,他只有不止一点点的兴奋。

    “我们看看这个通向哪儿。”这一定是命运安排的新冒险。

    伊斯犹豫了一下。

    “我跟娜里亚天黑之前得回家。”他说。

    “来嘛!”埃德怂恿着:“这不会花很长时间的。”

    的确不会花很长时间,前面没多远就是死路。

    伊斯默默地跟上了埃德。

    石制的阶梯直直地倾斜向下,平整而牢固,走到一半的时候向右拐弯,经过一个小小的平台,原本只容一个人走过的通道也变得宽敞起来,足够两三个人并肩而行。

    依然是往下。

    厚厚的石壁隔绝了所有声音,埃德完全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在城堡的哪一部分,他只能从地上的尘土分辨,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过。

    他一路不断地打喷嚏,起初还担心有人会听见,后来便肆无忌惮地打得越来越响。石壁间响着沉闷的回音。

    “如果有人听见,他们会觉得墙壁里有鬼魂穿过。”他兴高采烈地说,然后把火把放低,照亮脚下:“小心点儿,这里的石头破了。”

    伊斯楞了一下才意识到那句话是对他说的。即使没有火把,他也能看清墙上的每一道缝隙。当然,他不打算让埃德知道这个。

    他们又向下走了一会儿,然后停了下来。

    “这里有道门!”埃德大声说,就像伊斯看不见似的。

    那是一扇铁门,满是斑驳的锈迹。埃德试着推了一下,门纹丝不动,甚至没有发出一丁点响声。

    埃德把火把凑近门边仔细地看了看。

    “这里连个钥匙孔都没有!”他惊奇地说,严肃地思考了一下,然后得出结论:“这是扇被魔法封住的门。”

    这个结论正确得让伊斯有点惊讶。上一次他们也是在这里停了下来,最后尼亚还是决定不要招惹上什么魔法的东西。

    “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尼亚对小小的伊斯摇着手指:“魔法,很坏!”他生动的表情像是就在眼前。

    伊斯靠在了墙壁上,他觉得有点喘不过气,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里还有两个手印!”埃德继续惊奇地大声说:“一个跟我的手差不多大,一个……这是小孩子的手印吗?”他用手指点了点,又随手在衣服上蹭掉指头上的白灰。

    “伊斯,过来看看嘛?”

    伊斯有点犹豫地走了过去,像埃德一样,用手指摸了摸较大的那个手印。

    无数景象呼啸着冲进他的脑海。他看见像是神殿的废墟,燃烧的黑色火焰,有仿佛人形的黑影在火焰里诞生,发出无声的尖叫向他扑过来。他看见劳根·提尔克,那个老矮人坐在地上,靠着破碎的石柱,愤怒地瞪大的双眼里毫无生机,他听见有人在惊恐地尖叫着:“莉迪亚!”

    那是他自己的声音——那也是尼亚的声音。

    他一头撞在铁门上,晕了过去。

    .

    埃德·辛格尔总是觉得日子过得太过无聊,但那不包括今天。

    今天,绝对是丰富多彩得让他再也不想多来一次的一天。

    当他的新朋友伊斯在他面前突然晕倒在地之后,埃德差不多是被吓呆了。确信没有办法弄醒伊斯的时候,他蹲在地上苦苦地思索了很久,终于还是咬着牙开始一个人把伊斯往上拖。

    他点燃了墙壁上所有的火把,拖一段路歇一歇,一路喃喃抱怨着这一整天的坏运气,好不容易把伊斯拖到半路上的平台,他瘫开四肢在朋友的身边躺了下来,虽然感觉地面又冷又硬一点也不舒服,却一动也不想动。他的手臂和腰都快断了。

    太重了。他不知道看起来瘦瘦的伊斯为什么会那么重,简直像是在拖着一具尸体……

    他像一条被扔上河岸的鱼一样弹起来,哆嗦着把手伸到伊斯的鼻子下面,感觉到呼吸后又迅速倒回地上。

    他担心伊斯是不是被什么魔法击中,担心他会这样昏睡下去再也醒不过来,担心上面墙壁上的门没有办法从内侧打开,他们两人最终都会死在这里,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多年之后,才有人发现他们干瘪的尸体……

    他一点也不喜欢干瘪的尸体,却无法控制地总是想起那个,他曾经在一个神殿的地下墓室里见到过。他当时一定是疯了才会跑到那种地方去玩,结果吓个半死。

    他躺在那里,自怨自艾,直到冷得受不了,只好爬起来。

    伊斯就算醒过来,也绝对会生病。

    他愁眉苦脸地戳着朋友的脸,觉得整个世界都在跟他作对。伊斯的眼睛就在那个时候毫无预兆地睁开。

    一双金黄色的眼睛,冷冷地注视着他。

    埃德大叫一声跳了起来。伊斯眨了眨眼睛,困惑地问:“埃德……发生什么事?”

    埃德蹲下来,又警惕地躲远一点。

    那双眼睛现在又是浅蓝色了。他或许是看错了,伊斯的蓝眼睛里原本就带着一点点金色。

    伊斯坐了起来,揉了揉脖子:“为什么我浑身都痛?”

    “你在下面的门那里晕倒了,我把你拖上来的。”在石头阶梯上磕了一路不可能不痛,埃德稍稍有点幸灾乐祸:“你不记得了吗?”

    伊斯摇了摇头。他记得,但是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没事了吗?你刚刚看起来可不像没事,你中了魔法吗?”

    “不,我只是……偶尔就会这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