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十故老时光里(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顾一兮没想到在楼道里会遇到一个人,纪唯。

    他一手插在口袋,似是正准备敲门,看到顾一兮,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怎么突然搬家了?”

    顾一兮想起上回严凉说的话,心中有些担忧,道:“想换个……更安静的地方。”

    “那也应该和我说一声,”纪唯道,“找了许久,你又一直不接电话。”

    顾一兮笑笑,没有再回话。

    纪唯突然问道:“一兮,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顾一兮抬起头,镇定道:“我应该知道什么?”

    纪唯抿着嘴,轻轻笑起来,“方便进去看看婴儿吗?”

    “不。”顾一兮鼓起勇气,说道:“上次答应得……太仓促,对不起,我不同意。顾婴还小,这件事情,我做决定。”

    纪唯的表情冷了下来,双眼直直地望着顾一兮,“我想,你的确是知道了什么。”

    顾一兮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纪唯,不由得有些害怕,她想着严凉应该还没有走远,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打电话。

    但是纪唯并没有进一步为难,临走,却丢下了一句话:“我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顾一兮心中一凛,目送着他进入电梯,只觉得手脚发麻。

    他想带走顾婴。

    短信铃声响起,顾一兮惊魂不定地回过神,拿出手机一看,是严凉。

    “你到家了吗?怎么灯还没亮?”

    顾一兮这才知道,原来严凉一直在楼下,等着看她亮灯才走,心中一暖,快速回复。

    正要按发送键,手机开始震动,是严凉直接打电话过来了。

    顾一兮接起来,道:“严凉,我到了。”

    严凉道:“我看到纪唯下来了,他刚去找你?”

    “……嗯。”

    顾一兮正犹豫着要不要把纪唯刚才的话告诉严凉,对方已经说道:“别怕,我正在上来。”

    挂上电话没多久,电梯一声提示音后打开,严凉就从里面出来了,对顾一兮道:“他有说什么吗?”

    顾一兮面露紧张,道:“他似乎……知道了婴儿的事情。”

    “这个人真是不简单。”严凉低叹一声,道:“我会想办法的,别太担心。”

    顾一兮略一点头,打开门,见室内只开着盏走廊灯,灯光微弱,她做了个轻声的动作,道:“婴儿睡了。”

    严凉放轻了声音走进去,顾一兮指了指沙发,“你坐一下,我去看看他。”

    “好。”

    严凉在沙发上坐下,宽大的三人沙发,铺着厚厚的碎花垫子。他往后靠着,静静打量这个不大的房子。每个角落都是干干净净的,窗台上摆着几株绿叶植物,书桌上是顾婴的小书包。

    一时间脉脉温情,涌上心间。

    顾一兮看顾婴睡得安然,熄了床头的灯,轻轻关上房门退了出去。她回过身,见坐在沙发上的严凉,正微微抬起头看着她。

    客厅不大,能坐的只有一个沙发,严凉占了她常用的那个位置。顾一兮一时间有些尴尬,站在原地,都不知道该往哪儿走。

    严凉看着她,温柔地说:“坐到我旁边来。”

    顾一兮迟疑了几秒钟,还是慢慢移了过去。她轻轻地沿着沙发的边缘坐下,心中想着,是不是应该靠过去一些?

    正欲往严凉那边挪,不料对方已经先一步靠近,她只觉得腰间一紧,整个人往后仰去。

    慌乱中,顾一兮伸出手臂勾住了严凉的脖子。但很快,她意识到这人几乎将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伸手抵住他的胸膛,侧过头去,咬住了唇。

    他的声音近在耳侧,唇齿摩挲间的些微风声,都吹在她的耳垂上。

    “一兮,我想留下。”

    这么近的距离,顾一兮只觉得血液蹭的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你……我……”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要故作镇定,但有气无力的声音还是把她出卖了。

    严凉闷声笑着,俯身吻上她的脸颊,又从脸颊、到脖子、到锁骨。顾一兮紧张地瑟瑟发颤,她闭着双眼,耳中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声。

    她对自己说:没有关系的顾一兮,你是一个快要二十五岁的成年人了,这一天总是会经历的,就他了吧……就是他。

    她感觉到他手掌的温热,贴着自己微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