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章 十四如果这都不算爱(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顾一兮给那么陌生号码回了电话,对方就一声“喂”,顾一兮没有听出来是谁。

    “请问,您是哪位?”

    “顾一兮,你都没有存我的号码?”时亦欢的声音有些惊讶又有些生气。

    顾一兮这回听出来她的声音了,道:“抱歉……之前忘记了。”

    时亦欢道:“我刚和导演见了见,现在在楼下,你下来坐会儿吧,请你吃冰激凌。”

    这么冷的天,她倒是有心情!顾一兮道:“你稍等一下,我现在下来,不过冰激凌就算了,我怕冷。”

    她挂了电话,穿了件大衣下楼。

    刚出宾馆大门,就接到顾妈妈打来的电话:“兮兮,我没有收到什么短信啊,是不是信号出问题了?”

    顾一兮摸摸再度微微发烫的脸颊,道:“可能是信号不好吧,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过两天回来跟你说。”

    顾妈妈便也没有多问。

    到了冰激凌店,店里已经没什么人。

    时亦欢穿得很低调,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顾一兮,招了招手。

    顾一兮脱了大衣,在她对面坐下,只要了杯温开水,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时亦欢笑笑,顾左右而言他,道:“因为严凉的关系,我以前是有点讨厌你,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顾一兮明白她的用意,道:“你放心,我不是多话的人。”

    “我知道。”时亦欢道,“所以才找你聊聊天。”

    顾一兮喝了口水,道:“我也有话想跟你说。”

    时亦欢有些惊讶,道:“你说。”

    “你和李松鹤,很熟吗?”

    “你认为呢?”时亦欢的面色冷了下来,抬眸看着她。

    顾一兮道:“我找你,是想确认一件事情,当初你和李松鹤认识,是因为当年的那件事情,对吗?”

    时亦欢豁然变了脸色,眼神凌厉地看向顾一兮,道:“你什么意思?”

    “我原本只是猜的,但看你这神情,似乎*不离十。”顾一兮道,“六年前,其实你……也是受害者,对不对?”

    时亦欢双眼不经意间有些泛红,直直地盯着顾一兮,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顾一兮沉默地看着她。

    时亦欢道:“顾一兮,别拿这种眼神看我。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因为你的这种眼神,就好像在表明,全世界都脏,就你最干净。”

    顾一兮缓缓道:“你总是想得太多,我从来没有这层意思。”

    “我想让李松鹤放手的,我知道他对我有点兴趣,最不堪的事情也做了。”时亦欢的眼泪忍不住往下掉,“我甚至,暗中设计了一场车祸,想着和他同归于尽算了,可人算不如天算,最后受到惩罚的只有我一个人。顾一兮,你不会知道,我得知语冰死讯后,那种连自己的脸都不敢面对的感觉……你们都觉得是我害了她,的确,是我害了她……”

    顾一兮站起身,背转过去,对着窗外,许久,感觉到身后时亦欢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才转过身道:“时隔六年,刘梓心得知了严凉的秘密,联手李松鹤,打算再一次卷土重来。”

    她不去管时亦欢震惊的表情,继续道:“李松鹤怕严凉日后会挟怨报复,对他是欲除之而后快。”

    时亦欢端坐在椅子上,神态恢复如常,冷冷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之前和纪唯,拿走了严家以前的账本。”顾一兮道,“能不能和我联手,演一出戏,再把那个账本拿回来?”

    时亦欢听着,觉得这提议简直匪夷所思,反而笑了,道:“你都知道我跟他是一伙的了,还指望我帮你?”

    “因为我相信,你是真心喜欢唐一隽的。如果你想和他在一起,就必然要和以前的那些事情,彻底了断。”顾一兮抬头看着她,道,“何况,你之前只是受胁迫的。”

    时亦欢道:“你怎么就肯定我是受了胁迫?”

    “不管以前如何,”顾一兮定定道,“从这一刻开始,就是这样的。”

    时亦欢眯起了眼睛,嘴角扯起一抹淡淡的笑,道:“你还挺有意思的。”

    “后面会更有意思。”

    “好,那我拭目以待。”时亦欢彻底露出了笑容,“顾一兮,我很好奇,你对严凉,也是用了这样扮猪吃老虎的策略?”

    顾一兮回道:“不是。”

    扮猪吃老虎?她从来没有想这么多,刚坐下的那一刻,也根本没有把握会说动时亦欢。

    这样孤注一掷,只不过是想着,可以为他做点事情,哪怕只是一点点。即便严家以前是有些见不得光的生意,但那都是以前,和严凉,又有什么关系?她以前不相信,但认识至今,深以为以他的个性,不会去做什么授人以柄的事情。

    严凉独自开着车,几乎跑遍了市区的每一家大型商场。

    最后,他带着那只小小的黑丝绒盒子,往顾一兮的住地开去。

    今夜很冷、风大,两旁光秃秃的树木在风中发颤,严凉微微开着窗子,还是抑制不住内心那股滚烫的热度。

    他爱的那个姑娘,心思敏捷,但很少言表。好不容易,今晚听到了她简短的告白,几行字,看得他心跳不已。虽然是发错了的短信,但……那应该算是告白吧?

    严凉到酒店停了车子,直奔顾一兮住的房间。他从门缝里看去,里面还亮着灯,微微松了口气。

    他抬手敲门,却许久没有人应,也是给顾一兮发了短信,但还是没有回应。严凉有些着急了,正要打电话的时候,门却忽然打开了。

    顾一兮裹着件大大的浴袍,刚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