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4

    尼斯的海一片蔚蓝,天空万里无云,偶飞过几只白鸥,也有带着水上滑翔伞的人在眼前飘过带出欢呼。

    莫瑶戴着墨镜躺在沙滩椅上,蓝白相见的遮阳伞和海天完美呼应。海浪声轻柔地在耳边重复着,皮肤吸收着太阳的光热,她昏昏欲睡。

    她已经这样过了一个星期,清晨跑步,日升就躺下,日落时用相机记录,夜间在水里游到精疲力竭。手机在她到达尼斯的第一天就耗光了电,不停有电话打进来,手机持续震动到再没气力发亮。在战地,通讯如同生命,然而莫瑶依旧讨厌手机。

    “周总,得回去参加电话会议了。”

    一句中文低低飘进莫瑶的耳朵,她侧过头,看见毕恭毕敬的周耀燃助理和就在她隔壁躺椅上叠腿仰躺的周耀燃。

    他起身,着休闲裤的两条腿站起来,投下一片阴影,莫瑶逆光看他。他的视线虽隐匿在墨镜后被挡住,但莫瑶确定,他在看她。

    “真巧。”她微微挑起唇角。

    “确实。”他答,停了两秒,又道,“既然有缘,不知道莫小姐能不能赏光共进晚餐?”

    莫瑶高兴见到他,尤其他今天格外礼貌,轻快地回了句:“当然。”

    莫瑶做过功课。周耀燃年少成名,十八岁就本科毕业,在美国麻省理工读了研究生,也在那里创立过科技公司,十分成功。六年前卖掉在美国的公司回国发展,以一款聊天软件成名,迅速在纽约挂牌上市。通过不断地创新和成功的收工,今时今日的耀燃集团,已经是国内顶尖的互联网公司。外貌出众,眼光毒辣,周耀燃是当下最受关注的黄金单身汉,不光是科技、商业媒体力捧,连时尚杂志和八卦周刊都追着他跑。

    个人生活上,传言很多,主要是性格古怪,对员工要求极高。偶有绯闻,但他本人都正面否认。社交媒体上很少放生活照片,全是公司消息,有时分享行业文章,不评论,不表态。诸多信息莫瑶总结来就一个字:傲。

    天色暗下来,莫瑶穿着红色的吊带长裙出现在酒店大堂,单边的耳坠在灯下微微闪光,不远处已提前候在那里的周耀燃同她四目相接。他迎上来,唇依旧绷着,只有一双眼格外清亮。

    周耀燃接她到餐厅,临海的露台,醒好的波尔多葡萄酒,要说法式的风雅浪漫,此情此景是占全了。

    替她拉椅子,请她先动叉,说话分寸拿捏得也是刚好。周耀燃显然深谙此道,经验丰富。莫瑶不主动开口,安静地欣赏美食、美景、美男。

    “我看了莫小姐的作品,尤其是在利比亚的那一些。我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会选择做战地摄影师?”这问题问出,甜品已端到眼前。

    莫瑶将一小勺提拉米苏送进嘴里,待其融化,随后开口:“既已有了一顿饭的交情,叫我莫瑶就可以。鉴于我们也只有这一顿饭的交情,我这样回答你吧。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听了一场玛丽·科尔文的演讲,深受影响。她是美国最著名的战地记者之一,2001年斯里兰卡报道战事时遭到攻击,失去一只眼睛,之后像海盗一样的黑色眼罩成了她的标志。”

    “那场演讲她的语气很平淡,但故事很真实,真实得让人觉得可怕。我曾对未来很迷茫,在那时候觉得自己受到了召唤。人生在世,自己过得开心固然重要,但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追求。我想你懂这种感觉?”

    “我不是个很高尚的人。”周耀燃两指扶着侧脸,“做事凭自己喜好,要说追求,大概也就是突破技术界限,所以比不上你。”

    “褒贬你我都听得够多,对彼此就不要再费这功夫了。”莫瑶耸肩。

    周耀燃唇边露出一抹浅笑,浅得让人没底。

    “现在轮到我问问题了。”莫瑶放下叉子,身子微微前倾,手臂交叠搭在桌上,“传言说你不近女色,真的还是假的?”

    “如果你想问的是一夜.情,对,我没兴趣。”

    “喜欢固定的?”

    “我不喜欢把性与爱分开。”

    “那是你没有遇见好的。”

    她微微抬起下巴,细长的颈子仰着,骄傲、笃定、直白,周耀燃的浅笑变得真实。

    他只说了一句:“我送你回酒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