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十七章 离乡——远走他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玄明于是把想法告诉了老僧周恕,周恕也想一同前往随行,以便照顾玄明,玄明道:“周公,您年纪大了,此去路途遥远,您身体也多有不便,如您一个人留在此地,我也放心不下,要不您一起进乾坤玄妙图,百年后,您想去哪都行。”

    周恕一想,也只好如此,不过他提笔写了封信,给他在武岳书院所在地的侄子周望远,让他务必照顾好玄明,然后与玄明洒泪而别,玄明看着他背影蹒跚走进乾坤玄妙图,然后渐行渐远,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视线中,他也不禁感慨,千里搭长亭,世上没有不散之筵席,一个与他曾经有缘的人,就此了断世缘,也许这一别,今后就再不能相见了。

    因为玄明发现,乾坤玄妙图中除花鸟鱼虫外的其他众生,都被三教至尊引渡到别的三界外的世界,他都看不到了,而且开天之宝,也进入封闭状态,如同沉睡一般,也沟通不了,看来宝物再灵,也要看主人的自身的能力而言的。

    玄明打点收拾好行装,准备出门远行,恰好舅舅也派仆人来,想接玄明还俗,他还是前去向舅舅辞行,说想要外出游历一番,舅舅先是不准,后见他执意如此,只好多给些盘缠路费给他,但是玄明也没有接受,说自己经成年,需要自己养活自己了,舅舅也不免感慨道,不论将来你能不能在外立足,这里永远是你可以回来的地方,江湖险恶,你注意安全。

    玄明心中也颇为感动,如一阵清风吹动一池之水,泛起不尽的涟漪,也许这也是最后的辞行,因为此去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返故乡,他只是恳求舅舅在他不在的时候帮他母亲墓除草祭祀,舅舅点头答应

    最后,玄明去了他母亲的坟前,磕头上香,告诉母亲自己要出门远行,不知何时能回,希望母亲在天有灵,不要为他担心难过。

    玄明回转寺中,又做了最后一遍法事,方除去僧衣,换上一件俗世常人的衣服,背起行囊,向外面的世界走去,蓦然回首,眺望那苍穹下的南国武当山,不禁一阵感伤,从此这里的生活就有可能永远留在记忆里了,往事不堪回首,前路漫漫悠长,一个少年,孤独的行走在离乡的路上,人生一片迷茫,不知出路在何方,但路还是继续走下去,唯愿佛祖保佑吧!

    从没出过远门,也不知道武岳书院在何处,不过他想,既然是一个闻名天下的学院,应该不会打听不到路线,一路上,他边走边问边打听,就沿着官道走,因为沿着官道走比较安全,而且沿途有落脚休憩的旅店,不但防野兽,而且防贼寇

    大概走了有半个多月,全靠脚力,但玄明也不觉得有多辛苦,虽然他确有盘缠,可以购买马匹,但是一,他不会骑马,二,明末,马匹因为农民起义军四起,非常紧缺,价格昂贵。

    这一日行来,正是农历六月,骄阳流火,酷热难耐,玄明戴了个斗笠,依然汗如雨下,却也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所幸发现一棵大树,枝繁叶茂,绿荫如盖,于是紧赶几步,来到树下,坐下休息,掏出水壶,一饮而尽,不由感叹,人生的快乐尽在苦中的甜处,只甜不苦,也腻烦,算不得真快乐。

    突然远处疾驰一列马队,从树旁呼啸而过,马蹄扬带起的灰土,殃及玄明一脸尘埃,玄明性格极好,也不以为怪,抹去灰尘,靠树干上闭眼小憩,正在怡然自得,玄明的心性的确不错,能在恶劣的情境下,不计常人苦乐,自得其乐,这也是他宿世的慧根,常人是无法企及与达到的。

    突然那驰聘而过的马队,又折返过来,在树旁停下,只听一个高头大马上一个彪形大汉,向玄明问道:“小和尚,这附近哪里有客栈?”玄明如实回答道:“小僧也是路过,不知周边有无客栈。”

    大汉焦躁起来,骂道:“他奶奶的,这个屌天气热得让人发癫,小祖宗偏要这个时候去赶什么书院入学,让我等先行探路,周边哪来的客店?”

    于是大汉,又对玄明道:“小和尚,你让下地方,我家公子一会要来,没处安顿,你快去赶你的路吧!”

    玄明虽好性子,也不是软性子,不由道:“请问这地方,是你家公子的吗?他要来便来,我大不了挪个位置,为啥还要赶我走?”

    大汉大怒,喝道:“你个小秃驴,老子跟你客气,你还蹬鼻子上脸了,看老子我怎么教训你,你是皮痒痒了吧!”说着大汉挥起马鞭,作势要打玄明,玄明不由装作害怕,道:“青天白日,强盗打人啦!”其实他想着要如何教训这家伙一顿,也让他吸取点教训,不可以貌取人,仗势欺人,不过他之所以装成这样子,也是有原因的。

    大树上临空突然飞出一个大马蜂窝,正好击向大汉,而且结结实实打了个正着,刹时,大汉被群蜂围攻,急忙叫旁边同伙帮忙,没想到那马蜂好象会识别敌人与友人一般,只向着大汉一群人猛蛰,对玄明倒不攻击,不过玄明倒也不害怕,反倒兴致勃勃看大汉们出糗的模样。

    此时,一辆双驾马车神奇地出现在树旁,仿佛凭空而生似的,驾马车中飞无数细小的钢针将马蜂一一击落,不过大汉们也变成了麻子脸,

    只听马车中人,虽是热天,却冷气森然地道,没用的废物,几只马蜂都奈何不了,要你们何用?更为诡异的是,双驾马车却没有车夫!大汉们齐齐跪倒,哭丧着脸向车中之人行礼,道“请少主,替我们作主啊!”

    车中人一声冷哼,然后飞针又全部从地上飞起,合拢成尖锥状发出刺耳的尖锐声,直射大树枝叶浓密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